恒言中文网 > 全职艺术家 > 第一千零三十三章 老男孩
    为什么陆盛说,这是中洲的战术?

    因为这两轮比赛,两位中洲选手竟然纷纷唱起了以“坚持梦想”为主题的励志歌曲!

    玩技术……

    玩高音……

    玩爆发……

    两位中洲选手根本不是费扬的对手。

    既然和费扬比唱功技巧之类必败无疑,两人干脆唱了两首走心的歌曲。

    这就是他们的战术!

    要知道这类歌曲往往不怎么注重唱功的发挥,主要还是看歌者的情感表达是否到位。

    换言之:

    这场要玩走心!

    策略很成功,两位中洲歌王的演唱,感动了现场无数观众,也让评委们颇为满意。

    更高明的是:

    两个中洲歌王不仅避开了费扬的锋芒,同时还把现场气氛给带到那种走心的氛围里。

    因为他俩唱的歌曲风格一致,都是走心那一挂。

    费扬接下来的演唱,如果是那种很燥的歌,就会显得有些突兀。

    偏偏费扬的风格,就是以技巧和爆发为主,带点炫技的元素,比较大开大合。

    这一点,陆盛看得出来。

    各洲教练组,当然也看得出来。

    “有点意思。”

    “中洲这两首歌玩的很聪明,风格统一起来,始终让观众和评委处于一个走心的氛围里。”

    “扬长避短。”

    “应该是提前商量好了。”

    “因为比其他的东西他们根本赢不了,费扬的唱功太好了,那只能走感人的路线,避开他的最强项。”

    “算是做了个陷阱。”

    “接下来费扬的歌曲如果是比较炫技的类型,那就刚好被这种风格克制了。”

    “其实克制也是相对而言,在绝对的实力面前,这招数未必管用,就看费扬接下来的歌,能不能打破这种走心的氛围了。”

    走心的套路,在音乐比赛中很常见。

    如果一首歌能够感动到听众,那听众对这首歌就会产生好感,甚至忽略演唱的瑕疵。

    况且这两位中洲歌手哪怕玩走心那一套,演唱也没有丝毫瑕疵。

    ……

    秦洲直播间。

    观众们非常担心。

    “这两人的歌都很感人啊。”

    “现场的气氛完全被他俩把控住了,费扬最后一个出场,反而有些吃亏。”

    “是的。”

    “费扬的歌曲大多比较燥,在这种氛围里,太燥的歌曲有天然劣势。”

    “费歌王应该能行的吧?”

    “就看费歌王能不能把气氛拉到自己的歌曲中了。”

    “这两人用两首歌的时间来营造出这种气氛,不是那么容易被打破的。”

    ……

    中洲直播间。

    观众有些兴奋。

    “我怎么感觉咱们有希望赢?”

    “这两位歌王的歌,实在是太感人了!”

    “那种坚持梦想就一定会发光的励志已经传达给了观众!”

    “太走心了。”

    “差点把我听哭了。”

    “你们看评委都有些被感动了。”

    “正是因为历经磨难,才能获得如今的成功,每一个歌王一路走来都不容易。”

    “坚持下去,梦想会自己发光!”

    ……

    轮到费扬上场了。

    站在这一方舞台之上。

    费扬感受着现场的气氛,突然梦回当年,他想起了羡鱼,想起了《蒙面歌王》。

    走心?

    淡化唱功?

    靠情感取胜么?

    都是羡鱼玩剩下的啊。

    如果是参加《蒙面歌王》前,他遇到这种情况,还真不一定招架得住。

    而参加完那个比赛,经历过和羡鱼的舞台对决,费扬再看中洲这群对手的招数却只觉得粗糙。

    这才哪到哪啊?

    当我还是以前的费扬呢?

    我治不了羡鱼,还治不了你们?

    你们以为现场这种氛围,可以形成一个针对我的陷阱?

    我应该感谢你们今天的完美开场,提前帮我铺垫好了舞台氛围。

    念及此。

    费扬对着工作人员轻轻点头。

    舞台大屏幕上,出现了歌曲信息。

    歌名:老男孩

    作词:羡鱼

    作曲:羡鱼

    演唱:费扬

    出来吧,羡鱼!

    前奏的吉他声响起。

    ……

    秦洲。

    看到费扬的决赛歌曲,直播间一阵躁动!

    “啊!”

    “又是鱼爹的歌!?”

    “流行组的决赛歌曲咋都是鱼爹操刀啊!”

    “江葵的那场是这样,舒俞的那场也是这样,费歌王的这场还是这样!”

    “兄弟们,稳了!”

    “鱼爹的决赛歌曲还没输过呢!”

    “哈哈哈哈哈,这波啊,这波是大哥和老二联手了!”

    “费扬加羡鱼,这样的组合在流行组,应该可以横着走了吧?”

    ……

    中洲。

    俩解说员心态崩了,双目死死盯着歌曲信息!

    “糟糕!”

    “羡鱼!”

    “又是他!”

    “我有种不详的预感……”

    “流行组的决赛歌曲都是他写的?”

    “秦洲就没有其他会写流行歌的曲爹了吗!?”

    “不行我有点晕鱼!”

    “这家伙的歌一出来准没好事儿!”

    “刚刚舒俞就是唱了羡鱼的歌才拿了冠军!”

    “这人怎么感觉无处不在啊!”

    “没事的,我就不信这条鱼每次都能赢!”

    “要有信心!”

    ……

    羡鱼两个字似乎有一种无形的吸引力,牢牢锁住无数观众的目光。

    与此同时。

    观众的耳边突然响起一道歌声:

    “那是我日夜思念深深爱着的人啊

    到底我该如何表达?

    她会接受我吗

    也许永远都不会跟她说出那句话

    注定我要浪迹天涯

    怎么能有牵挂

    ……”

    这是情歌?

    怀念初恋吗?

    那岂不是和之前的《后来》一样?

    就在观众这么认为的时候,费扬萧索而厚重的音调陡然上提,首次揭开这首歌的主题:

    “梦想总是遥不可及

    是不是应该放弃

    花开花落又是一季

    春天啊你在哪里

    ……”

    不是情歌!

    这分明也是一首以“梦想”为主题的作品!

    观众感觉无比的意外!

    几个评委也不由得眼前一亮!

    这决赛可太有意思了,甚至有些戏剧化!

    三个决赛选手的作品,竟然不约而同的选择以“梦想”为主题,好像提前商量好了一样!

    而就在观众的讶异中。

    费扬忽地咬出了两个重音:

    “青春——”

    这两个字仿佛砸在观众的头顶。

    短暂间歇,副歌炸响,落在所有人的心坎:

    “如同奔流的江河

    一去不回来不及道别

    只剩下麻木的我没有了当年的热血

    看那漫天飘零的花朵

    在最美丽的时刻凋谢

    有谁会记得这世界她来过?”

    ……

    梦想就一定会实现吗?

    寻梦的路,坚持就一定能胜利吗?

    和前两位中洲歌手对梦想的阐述截然不同!

    两位中洲歌手在分享他们追逐梦想成功后的喜悦,费扬却只是唱出了更多人的无奈。

    无法实现梦想的无奈。

    草根才是世间的大多数!

    真正实现梦想的人又有几何?

    绝大多数人都倒在了追梦的路上。

    麻木了情感,冷却的热血,就如凋零的花朵无人记得。

    “转眼过去多年时间多少离合悲欢

    曾经志在四方少年

    羡慕南飞的燕

    各自奔前程的身影匆匆渐行渐远

    未来在哪里平凡?

    啊

    谁给我答案?”

    平凡人的梦想往往只是梦想啊。

    年少时踌躇满志,终究敌不过现实的蹉跎。

    两位中洲歌手唱出了成功后的喜悦,费扬这首歌却更像是为那些倒在追梦路上的人而唱:

    “那时陪伴我的人啊,你们如今在何方?”

    “我曾经爱过的人啊,现在是什么模样?”

    前面的歌词尚且委婉,这一段却仿佛来自灵魂深处的拷问!

    费扬没有使用丝毫多余的技巧,声音里只有真挚和无奈,以及那萦绕在所有人心头的迷茫:

    “当初的愿望实现了吗?

    事到如今只好祭奠吗?

    任岁月风干理想再也找不回真的我

    抬头仰望着满天星河

    那时候陪伴我的那颗

    这里的故事你是否还记得?”

    ……

    台下一片沉默。

    回忆在许多人的脑海中打转。

    年少时的梦想啊,几个人还记得?

    或许只是在某个加班到凌晨的月光下,拖着疲惫的身躯回家,麻木的舔舐伤口之时,才会回忆起那些曾经踌躇满志的梦想吧?

    “生活像一把无情刻刀

    改变了我们模样

    未曾绽放就要枯萎吗

    我有过梦想……”

    是啊。

    这才是现实啊。

    被生活改变了模样的我们,和从未绽放就已经枯萎的梦想。

    费扬是入行很早的老人了,他当年当然也有一起做音乐的朋友,但和自己一样坚持到最后并且取得成功的,其实只有他自己一个。

    他们如今在何方?

    如果自己当初倒下了,现在站在这里唱歌的人又会是谁?

    ……

    某人家。

    看着蓝乐会的比赛,一名约莫四十多岁的男人激动的对妻子道:“我认识费扬,我们年轻时还一起玩过呢,他现在唱的可真好啊!”

    说着说着,男人哽咽了。

    妻子下意识看向了角落里那把已经沾满灰尘的吉他。

    ……

    某个店铺里。

    和费扬年龄相仿的女人看着电视,渐渐红着眼眶:

    “他以前还追过我呢。”

    那还是当初一起做音乐的时候。

    ……

    某高级车厢内。

    同样是一个男人,听着车厢里的蓝乐会比赛转播,突然泣不成声。

    前排司机吓了一跳:“老板?”

    在公司严肃坚定的男人揉了揉眼眶,此刻竟然是又哭又笑:“当年我唱的可不比他差多少,现在是不行啦,也就在ktv欺负欺负公司小朋友。”

    ……

    某公司。

    那个在年会唱歌总能大放异彩的职员苦笑道:“这歌真是让人羞恼啊。”

    当年在酒吧就是这家伙抢走了自己的饭碗。

    真是叫人羡慕啊,也希望你能一直让我们这群失败的逐梦者继续羡慕下去。

    ……

    梦想是珍贵的东西。

    其最珍贵的地方在于:

    不是每个人都能笑到最后。

    费扬最后的歌声已经近乎呢喃:“如果有明天,祝福你……亲爱的……”

    这还是励志歌曲吗?

    或许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答案。

    与其说这是一首以“梦想”为主题的歌曲,倒不如说是一首“缅怀梦想”的作品。

    就像歌词唱的:“我有过梦想。”

    失败的梦想,也是梦想。

    未曾忘记,未曾死去,只是凋零。

    这才是属于绝大多数人的“梦想之歌”。

    ……

    中洲两位歌手无力的坐在台下

    输了。

    演唱,他们一败涂地。

    中洲的调查资料显示费扬的缺点是唱歌没有情感。

    而费扬这一次的演唱,情感却比他们俩更为浓烈与真挚。

    甚至不仅仅是演唱。

    比歌曲本身他们也输了。

    同样是以“梦想”为主题,和《老男孩》一比,他们的励志,更像是廉价的鸡汤。

    最让他们绝望的是:

    他们铺垫好了现场的气氛,却为《老男孩》做了嫁衣。

    当观众泛起对梦想的思考,羡鱼为费扬创作的这首歌可谓是正中靶心!

    ……

    各大直播间。

    气氛有些沉重。

    “费扬又一次碾压了对手啊。”

    “羡鱼作词作词,费扬负责演唱,这组合几乎是无敌的。”

    “羡鱼找到了一个所有人都意料不到的角度。”

    “老男孩吗?”

    “很多人在坚持梦想,也有很多人放弃了梦想。”

    “更多人,仍然在坚持梦想,但还没有获得所谓的成功。”

    “在大家都在聊梦想的时候,好像很少有人关注到这个其实是代表了大多数的群体。”

    “或许不是没关注到,而是刻意避开了吧。”

    “这首歌有些沉重。”

    ……

    中洲直播间。

    两个解说木讷无言,仿佛呆滞。

    满屏中洲观众在讨论的内容,比歌曲本身还要压抑。

    “根本不是对手!”

    “啊!”

    “好烦啊,又要输了!”

    “不管我们中洲怎么样在其他项目上高歌猛进,好像一遇到羡鱼就哑火了!”

    “这家伙到底有多少首歌啊!”

    “待会最后一场流行组的比赛,秦洲孙耀火该不会也是用羡鱼的歌吧?”

    “概率很大……”

    “孙耀火可是鱼王朝的人。”

    “可恶啊!”

    “他的歌就用不完的么,蓝乐会目前为止就数他作品最多!”

    ……

    秦洲直播间。

    陆盛有些感慨:“因为同样是以梦想为主题,这一轮的胜负,反而很容易分出来。”

    风格不同的歌曲,放在一起比,或许还有说法。

    风格类似主题类似的歌曲放在一起比却往往可以高下立见。

    与此同时。

    整个秦洲直播间,都陷入了沸腾!

    “肯定赢了!”

    “鱼爹太牛了!”

    “依然保持着决赛的百分百胜率!”

    “这首歌太好了,费扬的演唱也非常完美,以后谁还敢说费歌王唱歌没感情?”

    “听哭了。”

    “鱼爹的歌词,总是特别的戳人。”

    “生活像一把无情刻刀改变了我们模样,我从这句起直接破防。”

    “最喜欢最后一句,如果有明天,祝福你亲爱的,相比起中洲带来的感动,或许这才是大家更想听到的,关于梦想的祝福吧。”

    “评委打分了!”

    “本轮最高分拿到了,冠军,冠军,冠军!”

    是的。

    凭借一首《老男孩》,费扬拿到了本轮最高分,轻松夺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