恒言中文网 > 少年风水师 > 04 狐妖的传说
    外面的人们等了一会。

    二爷不放心,快步来到门前,想透过门缝,看看里面是怎么回事。

    就在这时,呼的一声,大风起来了。

    这风来的特别突然,而且风力强劲,以马家大宅为中心,迅速扩散,很快荡涤了整个东林寺村。一时间,遮天蔽日,飞沙走石,人们被吹得东倒西歪,嗷嗷直叫……

    二爷也被吹得迷了眼睛,不得已,蜷缩到墙角,捂住了口鼻。

    大风持续了约莫两三分钟,然后突然消失了。

    弥漫在村里的臭气,也被一扫而空了。

    吴悠悠开门出来,一眼看到了墙角的二爷,走过来扶起他,“二爷爷……”

    二爷一阵咳嗽,呸呸呸的吐了几口土渣子,脸上老泪纵横,混合了尘土,成了泥汤……

    吴悠悠一看,转身到车上拿了一瓶水回来,拧开盖子,一边倒水,一边给他洗脸。

    洗了几把之后,二爷的眼睛这才睁开了。

    他咳嗽着用袖子擦了擦脸,问吴悠悠,“刚才那风怎么回事?”

    “那是啸风阵”,吴悠悠淡淡的说,“不把臭气吹散,它能持续很久,咱们还得办事呢……”

    “啸风阵……咳咳……你才十九……就会用啸风阵了?”二爷有些吃惊。

    “我十三岁就会用了”,吴悠悠说,“我妈妈不让我用而已。”

    二爷吃惊的看着他,下意识的一挑大拇指,“孙子,你比爷爷牛!”

    吴悠悠对此很平静,“您牛!咱们进去看看吧。”

    “好,你等等”,二爷咳嗽了两声,转过来招呼远处的马子健,“老七,你三叔呢?”

    马子清看了看四周,发现了不远处躲在厕所后面的马志龙,“三叔!二爷喊您!”

    马志龙一听,赶紧过来了,“二爷!”

    二爷看他一眼,给他介绍,“这是我孙子悠悠,这次他给我当助手。”

    马志龙赶紧跟吴悠悠握手,“小少爷!”

    吴悠悠点了点头。

    “你二哥的尸体,收殓了么?”,二爷问,“有没有报巡捕?”

    “瞧您说的,这种事又不是第一次了,报什么巡捕啊”,马志龙无奈的叹了口气,“二哥的尸体已经收殓了,就停在堂屋,二爷,小少爷,你们快去看看吧!我二哥他死的太惨了……”

    他萧然泪下,伤心不已。

    二爷叹了口气,“先去看看吧。”

    三个人一齐走进院子,来到堂屋,来到了马志国的棺材前。

    棺材没有盖盖儿,马志国也没有穿寿衣,他躺在棺材里,惊恐的瞪着一双失去了光泽的眼睛,从喉咙到小腹,仿佛被利爪划开似的,整个被开膛了,内脏不翼而飞,就连血,似乎都被吸干了。

    这死相,确实太惨了。

    二爷看的心情沉重,轻轻叹了口气,下意识的看向了吴悠悠。

    吴悠悠看了一会,转身跑到院子里,吐了。

    他毕竟才十九岁,长这么大,他这是第一次见到死人,而且还是死的这么惨的死人,早上吃的那些好吃的,全都吐出来了。

    二爷赶紧来到院子里,不住地给他拍后背。

    “怎么样?没事吧?”

    吴悠悠吐了几口,最后吐得只剩下清水了。

    马志龙赶紧拿来一瓶水,递给了他,“小少爷,快,漱漱口!”

    吴悠悠接过来,缓了一会,漱了漱口,这才站起来了。

    “没事了吧?”,二爷问。

    吴悠悠脸色苍白,摇了摇头,“没事了……”

    “那咱们还进去么?”,马志龙问。

    吴悠悠摆了摆,“不能看了,再看就吐死我了……”

    马志龙也不想看了,他点点头,转过来问二爷,“二爷,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那狐妖不是死了么?怎么我二哥还……”

    二爷看他一眼,没说话。

    他也不知道该怎么说了。

    吴悠悠又漱了漱口,吐了水,问二爷,“年前去世的五位族长,也是这么死的?”

    “没这么惨”,二爷说,“他们都没被开膛,不过五脏也都被掏空了……”

    “那内脏呢?”,吴悠悠问。

    “二爷说,是被那狐妖给吃了”,马志龙说。

    吴悠悠看了看二爷。

    二爷点了点头。

    “狐妖为什么要杀人?”,吴悠悠问。

    “这个我问过那狐妖”,二爷说,“据她说,四百年前,这东林寺村本是一座古寺,名字就叫东林寺。那年马氏族人被乱兵追杀,逃难到此,是她保护马氏免遭兵灾,保住了他们的性命。马氏先祖为了感谢她,于是在村东为她立了一座狐仙庙,并承诺世世代代香火供奉,那狐妖也因此成为了东林寺村的保护神,马氏族人供奉了她三百余年。”

    “三百余年?”,吴悠悠看向马志龙。

    马志龙点了点头。

    “马家的祖先们本来一直是供奉她的,她也一直保护着马氏子孙”,二爷说,“百余年前,沧城地界出现了一场大瘟疫,东林寺村死了很多人,当时的族长请求狐妖显灵施药,狐妖却要求,让马氏族人用三对童男童女献祭,才肯赐药。马氏族人无奈,于是就献祭了童男童女,狐妖也如约给了他们治疗瘟疫的药物。但是村民们服下那药之后,根本不管用。恰在那时,有一个游方的和尚经过这里,用药救下了马氏族人。经过这件事,马氏族人愤怒不已,他们在和尚的带领下,烧毁了狐仙庙,那和尚还做法,把那狐妖抓住,埋进了祠堂下面。”

    他看看马志龙,“去年腊月初,马家重新修建祠堂,那狐妖趁机跑了出来,然后她就开始杀人报仇了……”

    “对”,马志龙点头,对吴悠悠说,“这件事,老人们有的知道,但也只是一些迷糊的片段,直到后来二爷杀了那狐妖,我们才了解了的。那狐妖杀人,就是为了报仇,可现在她已经死了,为什么还出这样的事?”

    他费解的看着二爷,“怎么黄皮子还跑来了?难道我们祖上也得罪黄皮子了?”

    二爷看他一眼,深深地吸了口气,“这事,有点复杂了……”

    “那现在怎么办?”,马志龙很慌,“二爷,我二哥死了,按照马家的规矩,我就是下一任族长了,我会不会也出事啊?”

    “你放心,我会想办法的”,二爷说着,看了看吴悠悠。

    吴悠悠想了想,看看马志龙,又看看二爷,缓缓地说道,“二爷爷,我们先回去,晚上再来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