恒言中文网 > 少年风水师 > 08 谈判
    “对!”,她点头。

    “如果在欲光天,你们打赢了,你还会跟我谈么?”,我冷笑着问。

    “我们打不赢”,她说,“所以,没有这个如果。”

    “明知打不赢,你们还要打?”,我凝视着她,“你们那两百九十万大军,不是死的太冤了么?”

    她微微一笑,“佛界二十八天,有亿万众生,损失这五百二十万人,换得众生平安,虽然看着残忍,实际确是慈悲……”

    我玩味的一笑,转头看向了窗外。

    “你觉得我虚伪?”,她问。

    我没理会。

    她平静的一笑,点点头,“好吧,那我换一个说法。”

    我转过来看着她,等着她后面的话。

    “在众生眼中,佛界地位尊荣”,她说,“我们并非不知道你是未来的三界之主,但我们不是四真上仙,我们不可能什么都不做,就支持你上位,成为你的臣子。若是那样,三界众生该如何看待佛界?看待佛祖?所以在上尊危难之际,我们必须出兵帮他,让诸天神王看到我们的态度。我们损失了五百二十万将士,却也断了上尊最后的一线希望,因为若是佛界也无法阻止你了,那他也就只能放弃抵抗,交出欲光天了……”

    “所以,我还得谢谢你们?”,我戏谑的问。

    “我不否认,我们的确想得到更多的信众,以此来让我们的幻法界更加强大”,她看着我,“但既然你不同意,那我们自然会打消这个念头,只要你能保证佛界的利益,我们就顺从天意,承认你三界之主的地位,做你的臣子。”

    她顿了顿,“无佛界,则无三界,你将来做了上尊,也需要佛界,不是么?”

    “我需要佛界么?”,我反问她。

    “你当然需要”,她凝视着我,“你一旦成为上尊,之后的无量劫,你都会是上尊。且你一旦成为上尊,你就不再仅仅是修罗仙的王了,你将是三界所有众生的王。你要平衡三界的各种势力,只靠自己的实力是不够的,你还需要天界,密界,佛界,冥界的支持。如果少了佛界,你觉得你能维持这个平衡么?”

    她的话,确实触动了我。

    眼下我是修罗仙的王,无量劫以后呢?

    如今的诸天神王,都是上尊的血裔,他们又是怎么对上尊的呢?眼下的我,是天魔的小主人,无量劫以后呢?

    如今的魔主是我妈妈,她都不许我干涉天魔的事务,将来我的子孙做了魔主,他们会不会允许我继续掌控天魔呢?

    刹那间,我似乎明白了上尊……

    不在其位,不谋其政,一旦到了那个位置上,很多事,也就不一样了……

    我深深的吸了口气,示意她继续说。

    “你若答应我们的求和,保证佛祖的地位,那佛界就是你的佛界,我们会像当初支持上尊一样,无条件的支持你”,她说,“佛祖说了,若你能在百万大军面前,给他个面子,他会亲自前去劝说上尊放弃抵抗,让他把欲光天宫让出来。如此,你就可以顺利上位,成为新的上尊了。”

    “上尊会听他的?”,我看着她。

    “会”,她很自信,“上尊需要一个体面的结果,这个体面,只有佛祖可以给他,所以,他一定会听的……”

    我玩味的一笑,“然后,你们佛界就可以继续对众生说,佛祖一出面,上尊就退位了,然后我这个新上尊,也是佛祖扶上王位的,所以佛界的地位还是比天界高的多,如此一来,你们就能忽悠更多的众生,成为你们的信众了。我说的,对么?”

    她淡淡一笑,“众生愚昧,他们需要的只是传说,而不是真相,不是么?让众生认为佛祖地位尊荣,对你的统治只有好处,不是么?”

    “是”,我也一笑,“将来那些觉得我这个上尊不公平的人,就可以寄希望于你们佛界,他们对你们抱有希望,对我也就没那么多的要求了……”

    “是这样”,她说,“就好比这人间的皇帝,他们明明掌握着皇权,至高无上,却依然要敬畏苍天。其实,他们的敬畏有几分是真的?不过是做样子给群臣和百姓看罢了,让他们知道,皇帝也有敬畏,如此一来,那些对皇帝的不满也就可以寄望于上天的惩罚了。你上位之后,虽贵为三界之主,你也依然需要一个上天,不是么?”

    “你说得很对,我确实需要佛界,但……”,我话锋一转,“我为什么要扶植你们的佛祖呢?我完全可以打下佛界,然后让我嫡母来做佛祖,那不是更好?”

    “你当然可以”,她看着我,“以你的实力,你打下佛界,并不难。但若四面主已经贵为密界本尊了,她真的愿意做新的佛祖么?如果她做了佛祖,那密界六古神能不能答应?密界的其他本尊们,能不能答应呢?”

    “我母亲是我师祖的爱徒”,我说,“我师祖帝那龙珈本尊是六古神之一,密界第四本尊,掌控密界的一切权力,他会不支持我母亲?”

    “帝那龙珈本尊或许会”,她说,“那其他本尊呢?密界有二十四位本尊,如果四面主去佛界了,那她的法界怎么办?”

    “这个就不劳你操心了”,我淡淡的说,“我只告诉你,我母亲做佛祖,我怎么敬她都可以,但你那位佛祖,我不能让他做我的上天……”

    她静静的看了我一会,意味深长的说了句,“如果是这样,那我们只能血战到底了……”

    “可以”,我平静的一笑,“那就继续打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