恒言中文网 > 少年风水师 > 02 嗜血之性
    :

    母亲起身扶起我,说道,“你力量不如七世佛,和他们斗法力,你是斗不过他们的;你应该用法宝……”

    我眼睛一亮,“法宝?”

    “对”,她看着我,“法宝的威力依靠修为,修为越高,法宝威力越大。你的修为六倍于七世佛,所以你不要和他们拼法力,你要用法宝……”

    “可是刚才在六道天池,我用了诛天剑”,我说,“不过好像效果……”

    她平静的一笑,吩咐我,“把诛天剑拿出来。”

    “嗯”,我手中化出诛天剑,双手捧着,交给了她。

    她接过诛天剑,看了看,略一凝神,用手轻轻一抹剑身。

    诛天剑发出了一阵剑鸣,剑身上泛起了一层淡淡的红光,一个古老的符文的显现了出来,接着慢慢隐入了剑身。

    “母亲,这……”,我不解的看着母亲。

    “这诛天剑是密界神兵”,母亲看着我,“因其威力巨大,所以当年你师祖将它赐予你之时,在上面加了一个封印,限制住了这神兵的嗜血之性。现在,我把封印打开了,你可以用它去对付佛界的诸佛了。”

    她把诛天剑递到了我的面前。

    我赶紧跪下,双手接过了诛天剑,“谢母亲!”

    母亲微微一笑,点了点头。

    我站起来,看了看诛天剑,问母亲,“母亲,您刚才说的嗜血之性,是什么?”

    “这神兵能汲取敌人的力量,并将这力量转化为修为,补充到你的身上”,母亲说,“这,就是嗜血之性。”

    我会心一笑,收起了诛天剑,冲母亲一抱拳,“谢谢母亲!”

    “除了这诛天剑,你的追神弓也有嗜血之性”,她说,“但只有这两样,还不够,母亲再赐你一样宝物……”

    她缓缓地伸出玉手,一道金光飞起,在她手心化作了巡天镜。

    “这巡天镜是当年我与你父王定亲之时,你祖母赐予我的”,她看着我,“诛天剑,追神弓,再加上这巡天镜,有了这三件宝物,你就可以与佛界诸佛一战了。”

    我看了看巡天镜,有些犹豫,“母亲,这可是您和父王的定情信物,这……”

    “这的确是我们的定情之物”,她看看镜子,又看看我,“可你,是我的儿子,拿着吧……”

    我心里一热,眼中闪出了泪光。

    我不是母亲亲生的,她只是我的嫡母,但从小到大,她对我视如己出,从来都是那么的疼我。

    在她心里,修羽是她的儿子,我,也是她的儿子。

    我们都是她的孩子,并没有什么分别……

    我噙着眼泪再次跪下,双手接过了巡天镜,“谢谢母亲……”

    母亲再次扶起我。

    我收起巡天镜,擦了擦眼泪,不好意思的笑了。

    母亲也笑了。

    我请母亲坐下,然后回到自己的座位上坐下,平静了一下情绪,接着问道,“母亲,我还有什么要注意的?”

    “别的没有了”,母亲说,“但有一条,你要切记!”“嗯,您说……”,我看着她。

    “不能再用乾坤阵复活战死的将士”,她认真的说,“无论战死的是谁。”

    我一怔,“为什么?”

    “因为这是纪劫,而且是大纪劫”,她看着我,“每逢纪劫,都会三界大乱,都会有无数人战死。两万年前,修罗仙族攻天,天界战死了数百万天兵;一万年前,通天云海大乱,天魔攻天,三界因此乱了,死伤的仙众何止千万?这两个纪劫都是小纪劫,尚死伤如此之多,何况这次是大纪劫?这纪劫的杀劫,就是密界六古神都不能避免,又何况诸天神王?你把战死的将士复活,反而会加重杀劫,不但自己会陷入险境,将来死伤的将士,反而会更多。你师祖传你密轮十二阵,可你何时见他复活过谁?这其中的厉害,你懂么?”

    我下意识的咽了口唾沫。

    “母亲,难道刚才的伏击,是我复活那些将士,造成的变数?”

    “大纪劫开始,一切的规则都会改变,三界将暂时没有定数,只有变数”,她看着我,“我只能说,若你没有复活那五十四万大军,此刻的你,已经是上尊了……”

    我深深地吸了口气。

    “也就是说,佛界的干预,其实是我引来的?”

    我看着母亲。

    “佛界对三十六天和通天云海觊觎已久,你不复活那些将士,他们也不会放过这个扩大幻法界的机会”,她说,“但你若没有复活那五十四万大军,此刻你已经成为了上尊,你与佛界的战争或许无法避免,但情形,一定不是如今这样……”

    我沉默良久,深吸一口气,点了点头,“母亲放心,峥儿记住了……”

    她点点头,“余下的事,峥儿可自行决断,我无需多言了。”

    我想了想,抬起头,“母亲,我想带镇魔军,紫翎卫,紫月大军还有天云城的军队去佛界征战,其余的军队,全部交给修羽哥哥,让他指挥诸天,围困欲光天,您看这样可以么?”

    母亲平静的一笑,“峥儿是大修罗王,用兵的事,你自行决断就是。”

    我会心一笑,“好,那儿子就这么办了!”

    母亲点点头,起身站起来,“好,我该回密界了。”

    我跟着站起来,“嗯!”

    她看看我,叮嘱我道,“大魔元丹对你的影响会持续六个时辰,你此刻尚未恢复,且安心在此休息。待恢复之后,再去六道天池。”

    “母亲放心,峥儿明白”,我说。

    她深深的看了我一眼,眼神里满是关切,“峥儿,一定要小心……”

    我点了点头,“嗯!”

    她没再说别的,转身走下了九天玄极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