恒言中文网 > 少年风水师 > 29 药师光王
    《少年风水师》来源:

    告别妈妈,离开天魔王城,我回到了通天云海。

    穿过北魔天之地,六道天池遥遥在望,我让玄鸟女王放慢了速度,准备继续看一下欲光天的情况。

    然而就在这时,又一道寒光突然从天而降,打到了我的身上。

    怎么回事?!难道太元祖师没死?!

    我试图挣扎,却发现这次的情况远比上次严重,我不但身体动弹不了了,力量也在迅速流失,意识也开始模糊了。

    这时,一个身高数十丈的白衣男子缓缓显出了身形。

    他白衣白发,相貌英俊,眉心间闪烁着一团白色火焰,一双细长丹凤眼温和的看着我,端坐在空中,嘴角还带着淡淡的微笑。

    看他的修为,不过十余万年的样子。

    但是他的力量,却远强于太元祖师和那四千个仙人。

    他到底是谁?!

    男子微笑着看着我,伸出白玉似的手,轻轻一弹。

    一道耀眼的白光自他指尖发出,呼的一声打到了我的身上,刺穿了金光宝甲。

    我只觉身上一冷,痛入骨髓,忍不住发出了一声闷哼。

    男子又是一弹,第二道白光宛如利剑,瞬间刺穿了我的身体。

    我又是一声闷哼,强忍着咬紧了牙关,恨恨的看着男子,却无法调动诛天剑。

    男子见我顶住了两次攻击,不笑了,伸手弹出了第三道白光。

    这道白光极其强烈,它打到我身上之后,我身上闪出了耀眼的金光,疼几乎昏厥。

    男子一皱眉,歪着头打量我,似乎觉得难以置信。

    就在他愣神的刹那,一个纤细的身影瞬间在我面前显现出来,伸手在我眉心轻轻一点。

    那制约我的结界瞬间破开了。

    我的意识猛地清醒了过来,这才看清楚,来救我的是我的嫡母,大梵四面主摄天音。

    “峥儿,你怎么样?”她关切的问我。

    “母亲,我没事!”,我身形一闪,扑向了那个男子。

    男子见我冲过来,双手一合,身上发出一道寒光,扑向了我。

    这寒光就是刚才控制我的结界,他还想故技重施。

    但这次,他失算了。

    因为,我的嫡母来了,她不可能看着别人,欺负她的儿子。

    见男子要故技重施,嫡母一挥手,将一面精致的镜子抛到了空中。

    这是巡天镜,是修罗仙族的至宝,也是她的法宝。

    那寒光没等碰上我,就被巡天镜尽数收了。

    男子一惊,想要继续弹出白光。

    就在这刹那,我的诛天剑化作寒光,刺穿了他的胸膛。

    男子一皱眉,身形呼的一声消散了,紧接着又在远处重新聚集了起来。

    我一声怒吼,继续扑向他。

    嫡母身形一闪,冲过来拦住我,“峥儿!”

    我一皱眉,“母亲,他……”

    她冲我摇了摇头,转过身,冷冷的看着那男子,“药师光王!你走吧!”

    药师光王?我疑惑的看向那个男子。

    男子眼神复杂的看着嫡母,冷冷一笑,“四面主,你如今虽是密界本尊,但你也是佛祖的弟子。你如此袒护你的儿子,放任他忤逆攻天,你就不怕佛祖惩罚吗?”

    “多谢药师光王提醒”,母亲不卑不亢,“摄天音乃密界本尊,并非佛界诸佛,我密界从不干预天界之事,我儿为复仇攻天,并没有什么不妥。倒是药师光王你,身为七世佛,却趁我儿虚弱,在此设伏偷袭,以大欺小,恐怕不甚光彩!”

    “本座奉佛祖法旨,前来襄助上尊”,男子毫不示弱,“你若要拦我,就是与佛祖作对,还请四面主三思!”

    “我不管你奉谁的法旨”,母亲看着他,“敢伤我儿,就是跟我作对,跟我密界作对!药师光王,也请三思!”

    所谓的三界,其实确切的说,是六界,除了天界,佛界,魔界,冥界,人界之外,还有密界。这其中,密界最为古老,势力也最为强大。

    无量劫之前,即有密界。天界上尊,佛界佛祖,冥界冥王,皆出自密界。所以密界虽然低调,实力却是不可小觑的,因而母亲的话,药师光王也不得不掂量一番。

    毕竟,佛界再强,也不敢和密界撕破脸。

    我师祖是密界第四本尊,掌握着密界的权力,就是佛祖见了他,也得敬他三分。母亲是师祖的爱徒,得罪了她,药师光王就是杀了我,回去也没法交代了。

    更何况,有我母亲在,他根本没机会杀我了。

    药师光王犹豫了一下,只好说道,“好,既如此,本座今日就放过他。但本座法旨在身,断不会容他逆天!”

    他一挥手,化作金光,消失了。

    母亲松了口气,转过来看看我,伸手按住我的胸口,轻轻一摁。

    我身子猛地一颤,疼的一声惨叫,跪到地上,吐出了一大口青色的血。

    血落到云上,瞬间将数百里的云海,染成了乌云。

    吐出来之后,我明显舒服多了。

    母亲扶起我,问我,“怎么样?还疼么?”

    我揉了揉心口,摇头,“不疼了,谢谢母亲!”

    她叹了口气,无奈道,“伏儿也是,急什么?此时让你生孩子,这不是害你么?”

    我心里一动,“您是说……”

    她看我一眼,转头看了看远处的六道天池,对我说,“此处不是说话的地方,你先不要去欲光天了,随我去紫烟阁。”

    “紫烟阁?”我楞了一下,随即明白了,点点头,“是!母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