恒言中文网 > 少年风水师 > 05 血海深仇3
    听澜本尊提示您:看后求收藏(),接着再看更方便。

    “抓住了?”我一皱眉,“她把您打败了?”

    他点了点头。

    “我率二十万大军进攻六道天池”,他说,“却没想到,阿伏罗用四十万大军给我设下了口袋阵。交战之后,我发现了中了埋伏,随即开始突围,却未料,大军是冲出去了,我却被她俘虏了……”

    他很平静,“阿伏罗对我一见钟情,于是命天魔大巫占卜,问可否与我成婚。大巫言道,修罗王凌昭当娶一位天魔公主,所诞之子,为三界之主,此婚事,大吉!阿伏罗闻言大喜,于是将你妈妈和她们的妹妹天魔公主阿娜罗怡全部召了回来,她在要六道天池与我大婚,之后再联合我修罗大军,一齐攻天,一举荡平三十六天……”

    我下意识的看了看妈妈,明白了。

    其实父亲要娶的天魔公主是我妈妈,我那位大姨,误会了……

    “其实那时候,我和你妈妈早已认识了”,父亲说,“所以你妈妈从欲光天回来,其实是因为我……”

    我点点头,“懂了……”

    “因为我回来了,所以上尊逃过了一劫”,妈妈说,“后来,你父王逃出了六道天池,姐姐派我率兵追击。我不想伤害你父王,就故意迟延,意图放他回去。可就在那时,天界上尊派了十二上仙前来,想要害你父王。我于是追了上去,一直追到了云罗谷外,结果中了他们的埋伏。”

    她顿了顿,看看父王,“我怕他们伤害你父亲,就守在了那里,没有再回六道天池……”

    父亲动情的拉住了她的手。

    他看看我,“正因为你妈妈守着我,所以上尊才得以调集军队,收复了欲光天……”

    我不太明白,“既然他让您出兵,为什么又要攻杀您?”

    “因为他知道,我与你妈妈有情”,父亲看着我,“他的目的,是利用我,牵制住你妈妈,使得欲光天上的天魔大军群龙无首,如此,他就可以从容调兵,收服他的领地了……”

    “懂了……”,我点点头,看看他们,“那……奶奶呢?”

    父亲沉默了。

    “父王,奶奶怎么了?”我激动地问。

    “天魔战败之后,你妈妈也被他们关进了龙骨石”,他噙着眼泪说,“我去向上尊要人,上尊绝口否认,说你奶奶的失踪与欲光天没有关系。我于是又去见静元祖师,静元祖师三缄其口,在我再三苦求之下,她才跟我说了实情……”

    他抬起头,目光如炬的看着我,“她说你奶奶是修罗仙第一美女,上尊和紫月天王早都垂涎与她,都想纳她为妃。他把你奶奶掳去欲光天后,就要强纳她入后宫,你奶奶性情刚烈,誓死不从,于是他就用我的性命威胁你奶奶。母亲笑了,然后当着上尊和三祖四真的面,自毁元灵,归于无极……”

    我怔住了,“奶奶她……”

    他叹了口气,伤心的看着天上,“他不但害死了你奶奶,还害死了你爷爷……”

    我一惊,“我爷爷?”

    “你爷爷当年闭关修炼,没过多久,就被道元祖师控制住了”,他噙着泪说,“他们把你奶奶掳去天界之后,静元祖师本想救你爷爷出来。但你爷爷听说你奶奶自毁元灵,伤心至极,不忍独活,也跟着毁掉了自己的元灵,也归于无极了……”

    师父心疼的看着他,“师兄……”

    妈妈的眼睛里也满是心疼,“凌昭……”

    父亲强忍着泪水,深深地吸了口气,说道,“他杀我父母,我身为人子,无时无刻不想报这血海深仇……可是我修罗仙大战之后,损失了数十万将士,已经无力攻天了。”

    他看着我,“为了报仇,父王只能隐忍,隐忍,再隐忍!这些年,我把仇恨深埋心底,一边做他的臣子,一边积蓄力量。峥儿,父王这些年的隐忍,为的就是等你出生,等你长大,等你继我之位,成为大修罗王!如今,一切都已经准备好了,父王要隐修了,你也该完成你的使命了。你要记住,你爷爷奶奶是他害死的,我修罗仙的数十万将士,也是他害死的,只有灭了他,打下三十六天,重塑三界秩序,才能报这血海深仇!”

    我一抱拳,坚定看着父亲,“孩儿记住了!”

    父亲点点头,平静了一下情绪,转头一挥手,一道金光打到天上,化作了一幅金光闪闪的地图。

    我看着那地图,瞬间想起了很多。

    那是我修罗仙之地的地图,无忧圣境,玉华圣境,紫月谷,西魔天之地,东魔天之地,移动的天魔王城,浩瀚的万年冰海……

    一个又一个熟悉的地名,看得我激动不已,热血沸腾。

    “父王……”,我激动的看向父亲。

    “这是修罗仙族之地,天魔之地和天界的太皇天,和重天,极风天之地”,父亲神情清冷,看着地图,“现在,父王要传你攻打天界的战略,你要听仔细了……”

    “嗯”,我认真的点头。

    “数万年来,修罗仙和天魔攻天,都是经过六道天池”,父亲一指六道天池。

    地图上的六道天池随即发出了金光。

    “六道天池可通三界六道”,父亲看看我,“从这里进攻天界,可以直入欲光天,但数次攻天之战证明,这条路虽是捷径,却是不可取的。”

    “不可取?”我不解,“为什么?”

    “直入中枢,可乱天界,却不能灭诸天”,师父解释道,“天界有三十六天,拿下欲光天,上尊还可以逃去其它诸天,只要他还在,天界就可以源源不断的派出天兵,轮番进攻欲光天,疲惫我大军。”

    “对”,妈妈也说,“所以直入欲光天,等于是将自己送进了天界的口袋,除非一战灭掉上尊,若让他逃了,这攻天之战,也就败了……”

    我想了想,问他们,“那……应该怎么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