恒言中文网 > 少年风水师 > 29 臣子
    :

    龙尊和景儿王妃一齐跪下了,“师父!”

    小珺看了看我。

    我不动声色的看着玄天子,冲他一抱拳。

    小珺明白了,跟着一抱拳。

    再次见到我,玄天子不免有些惭愧。

    他来到我们面前,冲我们一抱拳,“少主,云公主。”

    我微微一笑。

    玄天子松了口气,看看地上的龙尊,转身扶起了他,“起来……”

    “谢师父……”

    龙尊吃力的站了起来。

    景儿王妃起身扶住了他。

    玄天子惭愧的看着夫妇俩,“夜儿,景儿,为师的惭愧,让你们操心了……”

    “师父您别这么说”,龙尊看着他,“您说得对,如今形势,已经到了必须抉择的时候了。少主刚才的话您也听到了,您可以放心了……”

    “师尊,您对上尊忠心耿耿,可是上尊对您呢?”景儿王妃也说,“玄天界中,您已为他尽忠,如今,您不欠他什么了。”

    玄天子长长的出了口气。

    他转过身来,问我,“少主,当年的事,你真的不怪我们?”

    “我说了,都过去了”,我看着他,“您当年也只是执行命令,身不由已,只要从此以后,您不与我为敌,过去的事,我不会在意。”

    他凝视我良久,欣慰的笑了。

    “至今为止,包括你的父亲在内,我见过四代大修罗王”,他说,“四代大修罗王皆是雄主,但除了你的父亲凌昭之外,其余三位,皆没有成为三界之主的可能。你父亲凌昭雄才大略,是了不起的英雄,他的权谋,神通,足以挑战上尊,然生不逢其时,所以,他只能寄希望于他的儿子了……”

    我一皱眉,“什么意思?”

    “当年你父亲还是无忧圣境修罗王的时候,上尊挑起了修罗仙的内战,一来是为了削弱修罗仙的实力;二来,则是为了杀你父亲,避免他将来挑战上尊”,他看着我,“但是那一次,上尊失败了。你父亲凌昭和你嫡母摄天音不但打败了紫月谷,还进而统一了修罗仙族。他更是故意纵容天魔大军攻天,以至上尊居住的欲光天,都被你的生母阿伏罗攻陷,更是杀死了上百万的天兵……”

    他顿了顿,“那一次,上尊被打疼了,打怕了,但修罗仙和天魔的也损失惨重,那之后,你父亲也没有实力,挑战上尊了。后来,在他接受了上尊无忧天王的封号,率领修罗精锐,前往欲光天朝见上尊时,我等四上仙曾与他有过一次交谈。你父亲机敏睿智,谈吐儒雅,对我等四人非常客气。但我们都能看出来,这位大修罗王绝非天界之臣,他接受上尊的封号,是审时度势,以退为进,他当时,在布置个一个天大的局……”

    “天大的局?”我看着他,“什么局?”

    “这个局,就是少主你”,他看着我,“你父亲搁置了血海深仇,对上尊十分恭敬,那是因为他知道,自己生不逢时,修罗仙的实力虽然强大,但已经无法撼动三十六天了。于是,他韬光养晦,暗中积蓄实力,并把这重塑三界的任务,留给了他的儿子,也就是少主你。”

    我没说话。

    “你将是修罗仙的第五代大修罗王”,他感慨道,“这一次,上尊只怕是赢不了你了……”

    “为什么和我说这些?”我问。

    “我本是天界四真上仙之一,是上尊的重臣”,他说,“如今我没有死在幻天界中,已然是背叛了上尊。少主,若我愿做你的臣子,你愿意收下我么?”

    我一愣,“做我的臣子?”

    他点了点头。

    我下意识的看了看龙尊和景儿王妃。

    “师父说,当此之时,和光同尘已无可能,必须选择立场了”,龙尊说,“师父既然离开了幻天界,上尊必不容他。为今之计,他只有两条路,要么以身殉道,要么,就是成为少主的臣子……”

    我不解,看看玄天子,“您……”

    “在上尊看来,幻天界就是我的归宿”,玄天子说,“我活着出来了,就是背叛他了。夜儿为了护我周全,劝我去天龙之地……”

    他看了看龙尊,苦涩的一笑,接着对我说,“我若真的去了,上尊必为难夜儿,他会暗中除掉夜儿,另立龙尊,即使他此计不成,他也会发诸天之兵,进攻天龙之地。天龙部族虽骁勇善战,但面对诸天神兵合力进攻,即使顶住,也会损失惨重。我不能让夜儿冒这个险……”

    我看着他,下意识的咽了口唾沫。

    “既然天龙之地不能去,那我只剩下了一条出路,就是做少主的臣子”,他看着我,“少主与上尊必有一战,我在少主麾下,或许还是有些用处的……”

    他这话真是谦虚了,何止是有些用处,他的用处大了……

    可是……

    我沉思片刻,无奈的一笑,“我现在金身未复,连自己都保护不了,又怎么保护您?再说了,您做我的臣子,上尊岂不是更不能放过您?”

    “在诸天之中,有希望独自对抗天界的,只有修罗仙”,他说,“你父亲休养生息,整军经武数千年,修罗大军的实力早已超越了当年。若少主不愿收我,我不勉强;若愿意让我做你的臣子,那我就陪少主进归墟,劝服洞灵子,南极子还有紫薇子归顺少主,今后我等四人,一齐为少主效力。”

    我心里一动,“您能说服他们?”

    “能”,他说,“我四人乃挚交,他们也没有别的出路,唯有成为少主的臣子,才能保护性命……”

    我凝视他良久,点了点头,“好。”

    玄天子后退一步,撩衣跪下,“臣,玄天子,参见少主!”

    紧接着,龙尊和景儿王妃也一齐跪下了,“参见少主!”

    我愣了一下,明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