恒言中文网 > 少年风水师 > 19 合卺
    ???

    “你们本就夫妻”,她说,“金身恢复之后,你们会想起来的……”

    她轻轻一挥手,将一道金光打到了我的身上。

    我身子一颤,顿时充满力量了。

    “谢谢师父!”我感激的看着她。

    “时间很紧迫”,女子说,“带夏儿,去行宫吧。”

    说完,她身形一闪,化作金光,飞走了。

    我赶紧跪下,“谢师父!”

    林夏也跟着跪下了,“谢谢师父!”

    接着,我俩站了起来。

    林夏红着脸,不敢看我。

    我一把将她抱起来,化作一道魅影,离开了驿站,直奔东方。

    时间确实很紧了。

    我们必须抓紧了。

    我抱着她一路向东狂奔,冲过草原,冲过沙漠,翻过雪山,又穿过了一片平原。狂奔三千里之后,我们来到了一片烟波浩渺的湖水边,这才停下了。

    我看了看那湖水,问林夏,“跑过了?到海边了?”

    “这不是海水……”,林夏小声说道,“是湖水……”

    我看了看远处,“不管了,穿过去,估计就到了!”

    她没说话,紧张的咽了口唾沫。

    我冲她一笑,身形一闪,冲上了水面,继续向前跑去。

    跑了约莫几十公里,前面出现了一个巨大的岛屿。

    透过岛上的雾气,依稀能看到那岛上有一座宫殿,金碧辉煌,高耸入云。

    就是这里了!

    我眼睛一亮,加速向前跑去。

    来到岛上,我直接抱着她飞进了那座宫殿里。

    宫殿很大,里面却很温暖,没有丝毫清冷之气。

    最关键的是,这里的一切,我都觉得那么的熟悉,仿佛我曾经在这里居住过很久似的……

    林夏也是这种感觉。

    我抱着她走进寝宫,走到床前,小心翼翼的将她放到了床上。

    林夏赶紧坐起来,“吴峥……”

    我在她身边坐下,拉住她的手,凝视着她,深深地吸了口气。

    林夏很紧张。

    我凝视她良久,凑上去,吻住了她的唇。

    她身子微微一颤。

    我动情的吻着她,温柔的搂住了她颤抖的身子……

    她闭上了眼睛,任我亲吻。

    我身上越来越热,情不自禁的将她压倒在了云床上……

    床上的帐幕,缓缓地落下了。

    ……

    细节不必多说了。

    约莫半个小时之后。

    帐幕内终于平静下来了。

    我虚弱的喘息着,默默的抱紧了她。

    她流泪了。

    我心里一紧,“林夏……”

    她没说话,泪如泉涌。

    我坐起来,把她搂进怀里,轻轻拭去她脸上的泪水。

    她抬起头,凝视着我,满眼泪水。

    看得我直心疼。

    “是不是不愿意给我?”我小心翼翼的问。

    她含泪而笑,轻轻的摇了摇头。

    我静静的看了她一会,明白了,“你想起之前的事了?”

    “嗯……”,她点头。

    “跟我说说”,我看着她。

    她深深地看了我一眼,平静了一下情绪,坐起来,温柔的对我说,“先破幻天界,等回去我们再说。”

    我将她搂回怀里,“不急!现在说。”

    她摇了摇头。

    “幻天界很厉害的,先破开再说”,她说,“等回去之后,你想知道什么,我都告诉你。”

    “那你主动亲我一下!”我说。

    她脸一红,“别闹了……”

    “谁跟你闹了?”我看着她,“亲我一下。”

    她略一迟疑,凑过来,亲了我一下。

    我抱住她,一阵热吻。

    良久之后,我依依不舍的松开她,冲她一笑,“走吧,去破幻天界。”

    她红着脸点了点头,“嗯……”

    其实对于前世的事,我很想听,她也很想说,但是现在时间太紧,我们只能先破幻天界。

    至于其他的,只能等回去之后再说了。

    从寝宫出来,我们登上高台,俯瞰四周,这才发现,我们所处的这座宫殿,整体都被一个淡淡的金光结界保护了起来。在结界之外,到处都是淡淡的青气,而在结界之内,就全部都是灵气了。

    这灵气不是人间的气息,而是来自天界的,特别的纯正,灵透。

    “难怪师父让我们来这里行合卺之礼”,我明白了,“这里是天界,不是人间……”

    “还是姑姑想的周全”,她感慨道,“外面的幻天界内,一切皆是虚幻,如果我们在那里……”

    她没好意思说合卺,红着脸看了我一眼,继续说道,“那宿命水晶必然会被四真上仙夺走,如此一来,我们就算离开这里,你也永远无法觉醒了。”

    “宿命水晶也能被夺走?”我一皱眉。

    “洞灵子能偷换我的意识,难道就不能偷换我的位置?”她看着我,“如果她在那一刻……那是完全可以的……”

    “你说得对……”,我恍然大悟,“她确实有这个能力……”

    她点了点头。

    我看看她,“你刚才说,我师父是你姑姑?”

    “嗯”,她点头。

    “她到底是谁?”我问。

    她看我一眼,“先破阵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