恒言中文网 > 少年风水师 > 01 元定之境
    :

    走出咖啡厅,我身形一闪,来到了天枢峰上。

    这里,已经没有龙族守卫了。

    我看了看山洞,转身走到悬崖边上,扫了扫石头上的雪,在石头上盘腿而坐,双手一分,轻轻出了口气,闭上了眼睛。

    这时,白光一闪,一个人影来到了我的面前。

    我睁开眼睛一看,是白溪。

    我冲她一笑,“白婆婆。”

    “少爷,您这是……”,她不解的看着我。

    “我来守护叶浅和小珺”,我说。

    她明白了,欣慰的一笑,“少爷用心了。”

    “这里就交给我了”,我说,“您回去休息吧。”

    她点了点头,身形一闪,消失了。

    我静下心来,继续打坐了。

    ……

    第二天中午,可儿来了。

    见我正在打坐,她放下保温箱,走过来,轻声呼唤我,“少爷……”

    我知道她来了,也听到了她的声音,但我已经进入了一种深度的静定中,因而没做任何反应。

    可儿不放心了,继续呼唤我,“少爷,少爷……”

    我还是没回应。

    不是不能,而是不想。

    可儿有点着急了,拉住我的手,“少爷……”

    这时,白溪来到了天枢峰上。

    “不要碰少爷”,她对可儿说。

    可儿一皱眉,本能的用身体护住我,警觉的看着她,“你是?”

    白溪微微一笑,“我叫白溪。”

    可儿一愣,“您就是白婆婆?”

    白溪点了点头。

    可儿赶紧抱拳,“婆婆,我听少爷说起过您,刚才是我冒昧了,您别往心里去!”

    “没事”,白溪打量她一番,柔声问她,“你是可儿,对吧?”

    “嗯!”,可儿点头。

    白溪会心一笑,点了点头,“好姑娘,不错。”

    可儿很不好意思,“谢谢婆婆……”

    白溪走过来,看看我,对她说,“吴峥少爷进入元定之境,先不要打扰他了。”

    “元定之境……”可儿看看我,接着问她,“婆婆,什么是元定之境啊?”

    “禅定是佛家的说法,道家叫做入真静”,白溪解释,“佛家以禅定而论,分为初禅,二禅,三禅和四禅;昆仑以静定而论,则为心定,神定,灵定和元定四种境界。他现在的状态,就是元定,类似四禅,但又不同于四禅,他能看到你,也能听到你的声音,但他不会出定。所以,还是不要打扰他了。”

    “原来是这样……”可儿明白了。

    “放心吧”,白溪说,“少爷有三千多年的修为,他现在入元定,不是修炼,而是保护自己。”

    “保护自己?”可儿不解,“怎么说?”

    “有大修为者,入元定之境,其感应力可上达九天,下瞰幽冥”,她说,“少爷来这里是为了守护天枢秘境,他进入元定之境,是一种下意识。如此一来,若有人敢觊觎这里,他瞬间就能感应到,这样就可以及时作出应对了。”

    “我懂了……”,可儿看看我,接着问她,“婆婆,少爷这样,没有什么危险吧?”

    “放心,不会有事的”,白溪说。

    “那就好”,可儿松了口气。

    白溪看了看保温箱,“这个你先带回去吧,等少爷出定之后,我会为他准备膳食,送来这里的。”

    “嗯”,可儿抱起保温箱,转过来对我说,“少爷,那我先回去了,您好好入定,我明天中午再过来。”

    说完,她冲白溪点了点头,身形一闪,离开了天枢峰。

    白溪看了看我,紧跟着也化作白光飞走了。

    整个过程,我看的真切,听得清晰,但从始至终,我始终没有回应。

    正如白溪所说,我确实进入了元定之境,我的元神仿佛消失了一般,能听到,能看到,却又不会做任何反应。

    她们走了之后,我慢慢的失去了意识,彻底与宇宙融为一体了。

    接下来的日子,可儿每天中午都过来,也都会带饭来。

    但是我,却一直没有从元定中出来。

    每次她来了,都会静静的陪我一会,小声的跟我说话,也不多说,几句而已。

    说完之后,她就回去。

    转过天,再接着来,再继续和我说话。

    如此周而复始,不知不觉的,一个多月过去了。

    这天中午,她又来了,照样给我带了饭。

    “少爷,您今天饿么?”她小声问我。

    我还是没理会。

    她等了一会,轻轻出了口气,放下了保温箱,在我身边坐下了。

    这一次,她没有急着回去,陪我坐到了日落时分。

    太阳下山的时候,她看着夕阳,默默抱住了我的胳膊,把头靠在了我的肩膀上。

    “少爷,我好想你……”

    她眼中闪出了泪光。

    我听到了,也看到了,但我还是没说话。

    她静静的抱了我一会,依依不舍的松开我,站起来,小声对我说,“我回去了,明天再过来陪您……”

    我还是没理会。

    她眼里噙着泪水,轻轻的抚摸着我的脸,露出了一丝笑容。

    那笑容,让我很心疼。

    她轻轻出了口气,转身准备走。

    这时,我突然感应到了一个人影,猛地睁开了眼睛,“可儿!”

    可儿一愣,赶紧转过来,“少爷,您……”

    我来不及解释,从石头上跳下来,拉住她的手,瞬间来到了小鱼咖啡门外,推门走了进去。

    可儿懵了,“少爷,您这是……”

    女店长见我来了,也是一愣,接着赶紧走过来,“少爷……”

    “安雨呢?”我问。

    “安小姐在办公室”,她赶紧说。

    我拉着可儿快步上楼,推门走进了办公室。

    安雨正在核验账目,见我们进来了,她也愣了,“吴峥哥哥,你……”

    我转身关上门,小声对她俩说,“你俩在这待着,我没回来之前,不许出来!”

    “出什么事了?”安雨不解的问。

    “是啊少爷,怎么了?”可儿也焦急的问。

    “你们别问了”,我叮嘱她们,“记住我的话,我回来之前,千万别出来!”

    她俩互相看了看,点了点头,“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