恒言中文网 > 少年风水师 > 27 魂羽
    听澜本尊提示您:看后求收藏(),接着再看更方便。

    茶刚泡好,门铃响了。

    可儿走过去,打开门,外面站着一个身材高挑的黑袍女人,眼神冰冷,左臂耷拉着,左手正在滴血。

    “原来玄鸟之王,是个女人……”,可儿打量着她,“怎么样?我少爷的阵法,滋味如何?”

    “我要见吴峥!”,女人冷冷的说。

    可儿玩味的一笑,闪身一让,“进来吧!”

    女人看了她一眼,走进客厅,来到了我的面前。

    可儿关上门,不慌不忙的跟过来,站到了我的身后。

    我拿起茶壶,到了两杯茶,“坐吧。”

    女人没动,也没说话,胸脯不住地起伏着,左手的血,滴成了一条血线。

    我放下茶壶,看她一眼,“胳膊没事吧?”

    她沉默片刻,深深地吸了口气,走到沙发前,坐下了。

    “为什么杀我女儿?”,她冷冷的问。

    “我没想杀她”,我说,“她被人控制了神识,要杀我,我没办法,只能杀了她。”

    “被人控制了神识?”她一皱眉,“谁控制的?”

    “龙度天女”,我说。

    “龙度天女?”她几乎不敢相信,“这不可能!”

    “为什么不可能?”我看着她,“我和你们玄鸟一族有仇么?我和你女儿有仇么?还有那个张九渊,他去过玄鸟之地么?我们无冤无仇,你女儿也根本不认识张九渊,那她为什么要来人间,为张九渊报仇?”

    “不!不可能!”,她很激动,“上尊不会这么对我!他不会!”

    “你也知道这是上尊的意思,不是么?”我冷笑,“上尊为什么这么做,你难道不清楚?我不知道我是谁?难道你也不知道我是谁?”

    她痛苦的闭上眼睛,长长的叹了口气。

    我把茶水往她面前一推,接着说道,“你是堂堂玄鸟女王,何等聪明的人物,这点事情,你会看不透?你早知道你女儿是天界上尊害死的,只是你不愿意面对而已……”

    她默默的低下了头,伤心的泪水涌出了眼角。

    “我们是天界部族,是上尊的奴仆……”,她抬起头,含着眼泪,伤心的看着我,“他是我们的主人,你让我怎么找他报仇?我只能把仇恨转移到你的身上,只能按照他的意愿来杀你,若我敢透漏出丝毫的怀疑,那等待玄鸟之族的,就是灭顶之灾……”

    “我理解”,我看着她,“所以我今天准备了茶,在这里等你,等你来和我谈。六公主的事情,我真的很抱歉,但,她的死,你真的不能怪我。”

    “我知道不能怪你……”,她噙着眼泪,苦涩的一笑,“我告诉自己,不管怎么说,奇儿总是死在你手里的,所以我要找你报仇,我要向你讨还血债!”

    “所以你来了”,我说,“然后呢?你的部众损失了多少?”

    她一声长叹,“加上刚才被你杀死的,一共两百三十一个,都是玄鸟一族的儿孙……”

    我默默的看着她,轻轻的叹了口气。

    她流着泪伸出手,手中显出了一团黑色羽毛,伤心的看着我,“我带着他们来到人间,为奇儿报仇,但三天下来,你安然无恙,他们……却只剩下这些了……吴峥,我知道你是谁,我知道莫说我玄鸟一族不是你的对手,就是整个凤凰九族全都来人间,我们也奈何你不得。你身后的力量太强大了,冥界,天魔,龙族,他们任何一家,都能灭掉我们!可是我没有办法,我不想与你结仇,但在这血海深仇面前,我们没有回头的可能了……”

    我看了看她手中的黑色羽毛,略一沉思,问她,“如果可以回头呢?”

    “可以么?”她苦笑,“你告诉我,怎么回头?”

    “你们玄鸟一族是天生神种”,我看着她,“你们的天赋是死而复生,每只玄鸟的一生,至少都可以复活三次,修为高,根骨好的,次数可以更多,是这样吧?”

    她一怔,“你怎么知道?”

    “你女儿李玄奇来人间杀我的时候,我杀了她五次,她就复活了五次”,我说,“直到第六次,她才真的死了。当时我的元神金光没有恢复,所以我只是觉得奇怪,却并未参透这其中的玄机。后来我恢复过来了,你们的秘密,我也就清楚了。”

    “你想说什么?”她看着我。

    “玄鸟一族可以死而复生,所以我在铜羽山杀掉的那些,他们应该早就活过来了”,我一指她手中的羽毛,“这些应该不是被我杀的,是被西海龙族吃掉的吧?”

    “你说的对”,她看看那些羽毛,“我们玄鸟一族可以死而复生,每只玄鸟,至少可以复活三次。但如果是被龙族吃掉,那就无法再复活了,这些孩子,都是在上上京,天枢峰和铜羽山,被西海龙族吃掉的……”

    “那六公主呢?”我问,“她死后,有没有羽毛留下?”

    “有”,她从怀里拿出一根黑色羽毛,神情复杂的看着我,“这就是她的魂羽……”

    “魂羽……”,我看看那羽毛,问她,“能不能给我看看?”

    她一皱眉,“你要干什么?”

    “我不做什么,只是看看”,我说。

    她犹豫了一下,把魂羽交给了我。

    我接过来仔细看了看,沉思片刻,打定了主意,接着把羽毛还给了她。

    “你什么意思?”,她问我。

    我端起茶,轻轻喝了一口,放下杯子,冲她一笑,“如果他们可以活过来,你能回头么?”

    她一怔,“你……你说什么?”

    “如果他们可以活过来”,我看着她,“你能回头么?”

    她惊的站了起来,“你是说……”我站起来,平静的点了点头。

    她吃惊的看着我,嘴唇哆嗦着,说不出话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