恒言中文网 > 少年风水师 > 25 小镇
    ???

    从雪山到小镇,只有几十公里的距离。

    我们很快就到了。

    来到这里之后,我们四下看了看,只见这小镇残破不堪,连一座完整的建筑都没有,到处都是一片破败之象,宛如一座鬼城。

    “这里以前有人住过?”我诧异的问阿步。

    “即使是天仙来到这里,超过三天,也会慢慢化作尘埃”,阿步说,“这镇子应该是之前贬谪到这里的神用神通变化出来的,后来他们烟消云散了,但这五行幻体还没有完全消失……”

    我点点头,“应该是这样……”

    这时,我们身后传来了一个男人的声音,“这位就是冥界鬼使大人的千金,阿步姑娘吧?”

    我们猛地转过身来。

    阿步长刀出鞘,本能的用身子护住了我。

    说话的是一个身材修长的中年男人,他一身黑色仙衣,长发及腰,戴着一个银色面具,一双眸子透过面具,正在打量着我们。

    “张九渊?”我冷冷的问。

    男人看了我一会,点了点头。

    “好”,我点头,“终于见到你了。”

    “是啊”,张九渊有些感慨,“不久前在昆仑天枢峰,我几乎就把你杀了,可惜了……”

    阿步一皱眉,挥刀就要冲上去。

    我一把拉住了她,冲她摇了摇头。

    阿步不解。

    我示意她往四周看。

    阿步一看,不由得愣住了。

    只见断壁残垣中,到处都是张九渊的身影,在我们周围,至少有几十个张九渊……

    这些都是五行幻象,他们和我们保持着距离,已经把我们包围了。

    “阿步姑娘不用惊讶,你看到的,都是我”,张九渊微微一笑,“为了这一战,我采九天玄石,配以天仙之血,用了两个月的时间,准备了三百五十九个幻体,加上我,正好三百六十个。你们杀我的白衣童子,自是不费力气,但我的这些幻体,可不是那么好对付的……”

    “哼!”阿步冷冷一笑,“你以为布置个迷魂阵,就能制服我们?!”

    “姑娘误会了”,张九渊看看我,“你是冥界的女神,是冥王的人,我不会动你。我要杀的,是你身后的吴峥……”

    “我先杀了你!”阿步怒吼着,冲到张九渊面前,挥刀猛砍。

    “阿步!”我一惊,赶紧跟了上去。

    瞬间,张九渊们如潮水一般,从四面八方涌出,一个个手持长剑,向我们冲了过来。

    阿步身形如电,一个人对战十几个张九渊,丝毫不落下风。

    我连续躲过几次攻击,抬手一道凌厉的内气,打到地上,化作了强劲了六神阵。

    张九渊们见我用阵法,顿时如鸟兽散,呼啦一声散开,全都躲到了数百米开外,逃出了阵法的攻击范围。

    我不由得愣住了。

    这也太……

    阿步终于劈死了刚才那个张九渊。

    他无声的倒在地上,变成了一块沾满了血的黑色石头。

    当她想要继续冲杀的时候,再一看周围,所有的张九渊全都跑到远处去了。

    她也一愣,不由得看向了我。

    我回过神来,身形一闪,来到她身边,“你没事吧?”

    “我没事,可是他们……”,她看了看四周的张九渊。

    张九渊们笑了。

    “我不会和你硬拼的”,他不慌不忙的说,“我知道你的阵法厉害,我不会靠近你。现在还有三百五十九个我,你可以随便杀。你杀,我就跑,看你能杀几个……”

    “你是要拖死我?”我冷笑。

    “你说对了”,他们一齐笑了,“这里是迷失之海,我不需要和你们交手,只需拖着你们,就能活活的把你们拖死……”

    我下意识的抬头,看了看天上的七星台。

    “不用看了”,他接着说,“我不会让你们上去,你们也上不去。为今之计,你还是静下心来,我们好好聊聊吧。”

    “我和你聊?”我看看四周,“和你聊什么?”

    其中一个张九渊身形一闪,来到离我不远的地方,默默的摘下了面具。

    其他的张九渊也跟着把面具摘了。

    我们这才看清他的真容。

    神仙嘛,一般都不会长得太丑。

    但张九渊却是个例外,他太他妈丑了,丑的我都很难把他跟神仙这个身份联系起来。

    只见他面黑如炭,浓眉小眼,狮鼻海口,还留着一撮小胡子。

    我俩打量着他,不住地皱眉。

    他看看自己,问我们,“很难看,是吧?”

    我们互相看了看,一齐点了点头。

    “哎……”张九渊无奈的一笑,“没办法,我天生就是这么丑……我本是天上的雷神,因为酒后闯入七曜天,冒犯了九玄天女的侍女,因而被废去金身,打入人间,轮回了一千三百年。之后,我重新归入正道,苦修了三百年,这才重新飞升,返回了天界。可是这容貌……”

    他看看我俩,“在天界,我因为貌丑而不得重用,你们说,这能怪我么?”

    “你在跟我们诉苦?”我纳闷。

    “是吧……”,他叹了口气,“反正也没多少时间了,你走不了,我也走不了,到头来,我还得陪你一起葬身在迷失之海。既如此,你们听我说说心里话,又有何妨呢?”

    “你什么意思?”我皱眉,“你也不走了?”

    “我若杀不了你,回去就是死罪”,他惨淡的一笑,“可我若杀了你,回去之后,天界也一定会杀了我。从我接到这个任务,我就知道自己必死无疑了,既然怎么都是死,不如死在这里……”

    他看看四周,“起码在这里,没有痛苦……”

    “你杀了我,天界会杀你?”我不解。

    “你不知道自己是谁,你不会懂得”,他一声长叹,“天界不敢得罪你父母,如果你死了,你父母会把三界颠覆。上尊为了大局,就只能把我交出来,让我做这个替罪羊,杀我一人而平你父母之怒,所以你说,我还能活么?”

    “天界上尊?”阿步一皱眉,“你是说,命令你杀吴峥的,是天界上尊?!”

    张九渊默默的看着我,点了点头。

    我迎着他的目光,玩味的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