恒言中文网 > 少年风水师 > 17 东海之图
    弥红珠一愣,“少爷,您……您是怕这丹药有问题?”

    我看她一眼,伸手拿起一粒丹药,服了下去。

    “吴峥……”阿步心一紧。

    我只觉得口中一阵甘甜,芳香无比,身上金光一闪,所有的疲惫瞬间一扫而空了。

    弥红珠感激的看着我,不由得松了口气。

    我看看阿步,“很管用,你试试。”

    阿步看看弥红珠,又看看我,拿起丹药,犹豫了一下,放进了口中,咽了下去。

    随即,她身上金光一闪,迅速恢复过来了。

    我笑了笑,拉住她的手,转身对弥红珠说,“去吧。”

    “嗯”,弥红珠一抱拳,“少爷,阿步小姐,那我先走了!”

    她绕过我们,纵身一跃,飞出了几千米远,几个起落,消失不见了。

    我看看阿步,“觉得怎么样?”

    她没说话,点了点头,意思是很好。

    “好”,我点点头,“在迷魂谷耽误了不少时间,咱们也赶紧走吧。”

    “嗯!”她抱住我,纵身一跃,向前飞去。

    由于刚补充了力量,所以阿步的速度很快,几个起落,就飞过了草原。

    我们很快回到了原来的路线上,继续港口方向前进,每飞几十公里,就去七星台上休息一会,然后继续赶路。

    如此反复了十几次之后,天黑了。

    此时的阿步,已经连续飞了至少上千公里了,身体实在吃不消了。

    于是,我们再次冲出云海,来到了七星台上。

    我从她腰间摸出葫芦,拧盖盖子递给她。

    她无力的摆了摆手,“不行,我喝不了了……”

    “是喝不下去了?还是不能喝了?”我问。

    “我……”她脸一红,扭头不看我了,同时下意识的抓紧了自己的衣服。

    我顿时明白了,“喝的太多,内急了?”

    她很不好意思,红着脸低下头,点了点头。

    我看了她一会,尴尬的一笑,“其实我早憋不住了,没好意思说……”

    她看我一眼,扶着我站起来,轻轻的说,“别忍着了……”

    “哦,行”,我清清嗓子,看看七星台,问她,“在这能行么?”

    她摇头,“不行。”

    我一愣,“那怎么解决?”

    她接过我手里的葫芦,拧好盖子,放回了腰间,接着从怀里拿出一块不大的手帕递给我,“用这个……”

    “这个?”我接过那手帕,诧异的看着她,“这个做尿布?小点吧?”

    “这是东海之图”,她红着脸说,“图的另一端,连着东海呢,你不用担心,放心用吧……”

    “哦”,我明白了,“你爸爸给你的?”

    她点了点头。

    “行”,我脸很热,“那个……要不你先用?”

    她背过身去,“你用吧。”

    我犹豫了一下,心说别让了,再让尿裤子里了!

    我是男人,尿裤子也就算了。

    阿步是女孩子,她要是尿了裤子,后半辈子估计都不敢再见我了。

    我转过身来,解开裤子,看了看手里的“尿布”,清了清嗓子,方便了起来。

    哎,东海之图……

    这么大气的名字,竟然当尿布了……

    我有点无奈,也有点想笑,但是最终,我没敢笑出来。

    我要是笑了,阿步就更不好意思了。

    不得不说,这东海之图果然是神奇的很,我一泡尿尿了足足几分钟,手一点都没沾上,全都通过这图,流到东海去了。

    解决了之后,我系好腰带,转过来,递给她,“我好了……”

    她脸更红了,默默的接过了东海之图。

    我看了看四周,“这也没什么地方可以遮掩一下,你……”

    她看我一眼,没说话,将手中的东海之图往空中一扔,呼的一声,东海之图变成了一个巨大的包裹,落下来将她裹住,悬浮到空中,发出了耀眼的白光。

    我被白光刺的睁不开眼睛,赶紧背过身去。

    “原来是这么玩的……”我不禁感慨,“同样是尿尿,在我手里是尿布,到了人家女孩子手里,瞬间就奢华了……哎……”

    不一会,耀眼的白光消失了。

    我转过来一看,阿步已经收拾停当,站在我面前了。

    “东海之图呢?”我问。

    “我收起来了”,她说,“怎么?你还要用么?”

    “不是不是”,我赶紧说,“我年轻,肾很好,没那么频繁……”

    这话一出,顿时觉得不太对。

    阿步很尴尬。

    我尴尬的一笑,“那什么……我们洗洗手吧……”

    她平静了一下情绪,点点头,拿出了葫芦,递给了我。

    没办法,这里的水不能碰,我们只能奢侈一下,用月光神湖水洗手了。

    洗干净之后,我俩肩并肩的坐下,一人一小口,开始补充力量。

    迷失之海没有太阳,也没有月亮,自然也没有星星。

    这里的黑夜,是真正的黑夜,漆黑一片。

    不过好在我有凤眼符,她的眼睛也能穿透黑暗,所以并不影响我们聊天,看风景。

    “吴峥,你说弥红珠真的能说服那两个人么?”她问我。

    “不好说”,我喝了口水,递给她,“他们肯定不想死,但他们也一定会有顾忌。”

    “什么顾忌?”阿步问。

    “他们的父母”,我看着远处,“他们都是迫于无奈,才把孩子交给了张九渊,让他带来了这里。如果张九渊死在这里,而三个孩子回去了,你说会怎么样?那个让他们迫于无奈的人,会轻饶了他们么?”

    “我不太明白”,她看着我,“既然他们都是天界上仙的子女,那天界为什么还要这么安排?如果他们的孩子死在这里,那么那个下命令的人,又如何面对他们呢?”

    “那个下命令的人,想让他们恨我”,我玩味的一笑,“不仅他们恨我,最好是整个天界所有的上仙都恨我,这样,他将来做某些事,就水到渠成了……”

    “某些事?”她不解,“什么事?”

    我看她一眼,拿过她手里的葫芦,咕咚咕咚,一连喝了几口。

    她凝视着我,“吴峥,你是不是已经猜到,那个下命令的人是谁了?”

    我拧上盖子,“你爸爸有没有告诉你,我是谁?”

    她摇了摇头。

    我冲她一笑,把葫芦放回她腰间,拉着她的手站起来,“赶路吧!”

    听澜本尊提示您:看后求收藏(),接着再看更方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