恒言中文网 > 少年风水师 > 09 迷失之海
    听澜本尊提示您:看后求收藏(),接着再看更方便。

    白衣人紧追了过来。

    我冲到开阔地,甩手将一道凌厉的内气打到了地上。

    强劲的六神阵拔地而起,迅速形成了一个直径数十米的半圆,将我严密的保护了起来。

    白衣人跟着冲进了六神阵。

    他们是五行幻体,不是妖魔,所以六神阵对他们没有丝毫作用。

    他们冲进来围住我,十几把长剑从不同方向向我刺了过来。

    我左躲右闪,险象环生。

    在躲过他们的几番攻势之后,我默念藏形咒,瞬间隐去了身形。

    白衣人突然失去了目标,不由得愣住了。

    他们看看彼此,接着四下寻觅。

    此时的我已经冲出阵法,回手将啸风阵化作凌厉的内气,甩进六神阵,接着化作魅影,迅速跑远了。

    很快,我跑到了数百米外。

    身后风雷之声大作,白衣人想跑已经来不及了。

    只听轰的一声巨响,六神阵炸开了。

    十几个白衣人被炸的粉身碎骨,化作满地的血,尸体化作白光,消失了。

    六神阵的位置离阿步已经很远了。

    但强大的冲击波还是将她冲一个趔趄,差点没摔倒。

    年轻道人就尴尬了,被冲击波冲到了后背,一个狗啃屎摔到沙滩上,啃了一嘴的沙子。

    他勃然大怒,敏捷的爬起来,一连呸了好几口,吐嘴里的沙子。

    阿步看准机会,冲上来一阵猛砍。

    年轻道人一边招架,一边吐沙子,英俊的脸上也占满了沙子,一时灰头土脸,狼狈不堪。

    我心里有底了,随即冲过来,准备帮阿步。

    “吴峥,你没有兵器,不要过来!”阿步大喊。

    “你过来!”年轻道人怒喝,“我杀了你们这对野鸳鸯!”

    阿步眼神一冷,一声断喝,一跃而起,以泰山压顶之势,劈向了年轻道人。

    年轻道人不敢大意,横剑格挡,迎了上去。

    铛的一声,火星四溅。

    年轻道人的长剑被劈断了。

    他一声惊呼,身形一闪,迅速脱离了战斗。

    阿步眼中冒出了红光,敏捷的追到他面前,挥刀猛砍,攻势凌厉而密集。

    年轻道人手中化出两把短刀,不住的闪躲,不时的寻找机会反击。他的兵器断了,动作却明显加快了,一时间竟然和阿步平分秋色,难分胜负了。

    战况如此激烈,我没有兵刃,如果冲上去,不但帮不了阿步,反而还会让她分心,那样一来,我们反倒容易被动。

    既然不能近战,那就继续用密符!

    我心念一动,迅速修了一道五雷符,抬手打向了年轻道人。

    凌厉的内气如箭一般,瞬间刺穿了年轻道人的后背。

    他身子猛地一颤,赶紧用短刀格住了阿步的长刀,同时愤怒的看向了我。

    我双手连发,一连三道密符,打到了他的身上。

    他被打的连连后退,咬着牙,不住的皱眉。

    五雷符能伤到他,但是威力……

    我略一凝神,心念一动,迅速布置五雷阵,化作内气,一跃而起。

    “阿步!闪开!”我一声怒喝。

    阿步敏捷的闪到了一边,让开了正面。

    年轻道人正冲上来,猛地一抬头,凌厉的五雷阵迎面拍到了他的脸上。

    他一声惨叫,噗通一声跪到了地上,扔掉了短刀,双手捂着脸,哀嚎不已,身上冒出了幽蓝色的电光。

    阿步冲上去,唰的一刀砍掉了他的脑袋。

    年轻道人身子一颤,此时的阿步已经回到我身边,单手抱住我的腰,一跃而起,飞向了空中。

    轰的一声,尸体炸开了……

    阿步抱着我飞出千余米,稳稳的落到地上,接着赶紧问我,“你怎么样?”

    我没说话,捧着她的脸,深深地吻住了她的唇。

    她扔了刀,动情的抱住了我。

    我们忘情的热吻,足足吻了十几秒。

    接着,我松开她,问她,“你怎么来了?”

    “爸爸跟我说你出事了,被人抓来了迷失之海”,她噙着眼泪,“他说不让我来救你,然后我就来了……”

    “迷失之海?”我一愣,看了看远处的大海。

    “这里是天界的放逐之地”,她说,“凡是来到这里的,无论是天仙还是妖魔,都会迷失在这里。一旦在这里超过三天,就只能永远留在这里了……”

    我一皱眉,“永远……”

    她点了点头。

    我拉住她的手,认真的看着她,“你爸爸不让你来,你为什么还要来?”

    “我不能让你有事”,她说。

    “那如果咱俩出不去怎么办?”

    “那我就在这里陪着你!”

    我笑了,眼睛湿润了,把她搂进怀里,“你可真傻……”

    她默默的抱紧了我的腰。

    我深深的吸了口气,擦擦眼泪,松开她,冲她一笑,“好了,咱们怎么才能出去?你爸爸有没有告诉你?”

    “迷失之海没有路可以离开,但每三天会有一艘船来这里”,她说,“把你抓来这里的人也在这岛上,他要离开,也只能等那条船。但是,他是不会让我们上船的……”

    “那我们就把船夺过来”,我说。

    “只能夺过来”,她说。

    “船来了,会在哪停靠?”我问。

    她一指远处,“岛的那一边有一座小镇,那里有岛上唯一的港口,我们必须在后天日出之前赶到那里。船到了之后只会停两个时辰,时辰一到,就不能上船了。”

    “那把我抓来这里的人现在在哪?你知道么?”我问。

    她摇头,“不知道。”

    “刚才那些白衣人和那个年轻道人,都是他的人?”我问她。

    她刚要说话,远处突然传来了隐隐的雷鸣之声。

    “他们要追过来了”,她看看我,“咱们必须马上离开这里,路上和你说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