恒言中文网 > 少年风水师 > 01 不如沉默
    :

    我睡了差不多五个小时,醒来的时候,已经快到中午了。

    起床之后,我来到浴室洗漱了一下,接着回房拿了手机,给安雨打了个电话,告诉她慕容海父子已经死了。

    “你没事吧?”她担心的问。

    “没事”,我说,“收拾他们,没什么难度……”

    她这才松了口气,“那就好……”

    “我让纪文珊和楚灵珑都回去了”,我说,“明天开始,咱们正常去店里上班。”

    “那小珺姐姐这边怎么办?”她问。

    “没事,有可儿呢”,我说,“店里的生意不能总耽误,咱们也没必要太紧张,那样的话,更被动。”

    她明白我的意思,“好,那你一会回来?”

    “嗯”,我说,“一会吃完午饭,我去接你。”

    “好”,她说。

    我挂了电话,接着给贺连玉打电话,“贺连玉,不用守着小鱼咖啡了,你们可以回去了。”

    贺连玉一愣,“主人,什么情况?”

    “没事了,你们回去吧”,我说。

    “哦,好!”贺连玉不敢多问,“那我们先回去,有事您随时吩咐,我们马上过来!”

    “好”,我把电话挂了。

    这时,杨倩儿开门出来了。

    她头发有些凌乱,身上的衣服也很凌乱,开门之后,腿一软,差点没摔倒。

    我身形一闪,来到她身边,抱住了她,“嫂子!”

    她茫然的看着我,“吴峥……”

    她看看四周,“这……这是……”

    “这是我家”,我说,“你昨晚喝多了,恰好我也去了燕京俱乐部,看你醉的不省人事,就把你接来家里了……”

    “哦……”她脸一红,从我怀里站起来,慌乱的整理了一下头发,尴尬的看着我,“我昨晚失态了……没说什么不该说的吧?”

    她忐忑的问我。

    我笑了,“没有,你睡的很安静,像个孩子似的。”

    她脸一红,松了口气,“那就好……”

    “你先洗个澡吧”,我说,“我去楼下给你买套牙具……”

    “不用了……”,她红着脸说,“我……我用你的好了……”

    “你不嫌我?”我问。

    她看了我一眼,转身走进了浴室,把门关上了。

    我脸一热,清了清嗓子,转身去泡茶了。

    杨倩儿洗了很久,或者说,她是在浴缸里发呆了很久。

    我泡好了茶,端来客厅坐下,一边喝茶,一边等她。

    约莫半个小时之后,她这才收拾停当,来到客厅坐下了。

    她的头发还是湿漉漉的。

    看上去,是那么的性感……

    我给她倒上茶,“来,喝点茶,解解酒,一会咱们去吃饭。”

    “谢谢”,她捧起茶,轻轻喝了一口,品了品,点点头,赞许道,“这普洱茶不错,得有三十年了吧?”

    “了不起”,我会心一笑,“这是去年九叔给安雨带来的,到今年,正好三十年。”

    “三十年的普洱,贵如黄金了”,她也一笑,“安小姐懂茶……”

    “你也是行家”,我给她倒上,“来,多喝点。”

    “嗯”,她端起来,喝了几小口,放下了杯子。

    “我昨晚,真的什么都没说?”她问我。

    “没说”,我说。

    她玩味的一笑,自嘲道,“看来我酒品还是可以的,喝多了也没乱说话……”

    我笑了笑,没说话。

    她喝了口茶,放下杯子,轻轻出了口气。

    “我要离婚,郭辰龙不同意,他去我家下跪了,老头老太太一起去的,也都下跪了”,她说,“我爸爸妈妈劝我,不让我离婚,说郭家有这个态度就可以了,我要是还闹,那就是我不懂事了。”

    她叹了口气,眼中闪出了泪光,“我和他们解释,我说这不是我不懂事,是我真的不爱他了,我不想再这么委屈自己了。就这么每天劝,每天解释,每天吵,一直吵到了昨天……”

    “所以你就去喝酒了?”我问。

    “我和我爸吵翻了”,她含着眼泪,难过的说,“我们父女两个从来没这么吵过,我们都发火了,他一怒之下还打了我。我气不过,就一个人去了燕京俱乐部,一个人喝到了半夜。”

    她强忍着泪水,端起茶,喝一口,放下杯子,看着我,“吴峥,我不想再委屈自己了,我必须和他离婚!”

    我默默的喝了口茶,没说话。

    我这身份,说什么都是错,不如沉默。

    她明白我的尴尬,无奈的一笑,叹了口气,“好吧,我不该和你说这些……你能说什么好呢?”

    我看她一眼,拿起茶壶,给她倒上了茶。

    “谢谢……”,她端起来喝了口,放下杯子,“其实郭家的心思我明白,他们是怕影响生意。我手里有东阳建工的股份,如果我和郭辰龙离婚,老爷子担心我把股份带走。后来我跟他们说清楚了,股份我不会要,我会还给郭家,他们还是不答应,说什么如果我走了,郭家的生意就没人管了。这已经说的很清楚了,他们在意的不是我,是生意……”

    “我明白”,我说,“郭辰龙也去找过我,后来被可儿轰走了。”

    “老爷子的意思,你明白么?”她看着我。

    “他在意的是东阳建工和蒋家的合作”,我说,“这是几十亿的生意,而这生意一直都是由你来打理的,所以无论是你还是我,他现在都不能得罪。”

    她玩味的一笑,“早知如此,何必当初?”

    “这里面不仅有郭家的利益,也涉及到了杨家的利益,涉及到了你的利益”,我看着她,“我听你的,如果你想继续和蒋家合作,那生意可以继续;如果你不愿意,那我就告诉蒋柔,终止合作。”

    她轻轻叹了口气,低下了头。

    “你考虑清楚”,我给她倒上茶,“这事并不复杂,我只听你一句话。”

    “我想离婚”,她抬起头,看着我,“这生意,我也不想放弃。”

    “可以”,我说,“你可以告诉老爷子,吴峥这边你谈好了,蒋家和东阳建工的合作会继续进行,但条件是,必须由你来掌控。至于你和郭辰龙,无论你怎么做,作为朋友,我都支持你。”

    “吴峥,谢谢你……”她噙着眼泪,凑过来,抱住了我。

    “以后别这么喝酒了……”,我淡淡的说,“太伤身了……”

    “嗯”,她松开我,抹抹眼泪,开心的笑了。

    我也笑了,站起来,“走,去吃饭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