恒言中文网 > 少年风水师 > 09 雪城庄园
    我不好意思的笑了笑,“好,走吧。”

    她点点头。

    我俩身形一闪,回到了刚才的位置上。

    马进堂已经走到几十米外了。

    他边走边喘,嘴里不住的念叨,“你们等着……等我拿到东西的……”

    我们默默的看着他,等他走出几百米了,就追上他,然后继续看着他。

    就这样,走走停停,不知不觉的,天黑了。

    走到一个山口附近,马进堂的手机响了。

    他掏出手机,“喂?你们到哪了?好!那快了,我不走了,在路边等你们!你们快点!”

    他挂了电话,收起手机,四下看了看,走到路边一块石头前,疲惫的坐下了。

    我们来到离他不远的地方,继续看着他。

    这时我看了看表,已经九点多了。

    马进堂长出了一口气,盘坐在石头上,双手掐指诀往脑门上一贴,接着向下放到了丹田位置。

    瞬间,他周围出现了一团黑气,围着他盘旋,形成了一个若隐若现的黑太极。

    接着,他身上冒起了白雾,一股火气瞬间将他笼罩住了。

    这是一种类似密教拙火定的功法,但是效果却远比拙火定要好的多。

    很快,他脸色红润了,体力也得到了极大地恢复。

    不得不说,炼魂一脉的秘术,确有其独到之处。

    阿步看看我,那意思问我要不要出手阻止他?

    我摇了摇头。

    很简单,何丹和杨小金此刻追不上来,所以,我们也不能出现。

    他还有不到四个小时的命,这段时间内,只要他不害人,我们就不能出现。

    阿步看了我一会,默默的点了点头。

    她明白我的意思了。

    于是,我俩安静的站在一边,看着马进堂修炼起来。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天越来越黑了。

    约莫半个小时后,一个由三辆越野车组成的车队远远的开过来了。

    马进堂睁开眼睛,看了一眼远处的灯光,深吸一口气,收了身上的火气。

    周围的黑太极也随即消失了。

    他跳下石头,来到了路边。

    车队开过来,缓缓的停下,一个中年男人开门下车,快步走了过来。

    在他身后,五个年轻人开门下车,紧跟了过来。

    他们来到马进堂面前,中年人恭恭敬敬的喊了一声,“马哥!”

    “马哥!”五个年轻人一齐喊道。

    马进堂阴沉着脸,嗯了一声,接着如众星捧月一般上了中间的越野车。

    我和阿步随即闪进了后面的越野车上。

    马进堂上车后,中年人和五个年轻人迅速上车,车队调转方向,向雪城方向驶去。

    我们这辆车上是两个年轻人,一个开车,一个坐在副驾驶位上。

    走了一会,副驾那小子的手机响了。

    他拿出手机,“豹哥!好的,明白!”

    他挂了电话,吩咐司机,“去皇宫。”

    “好!”开车的年轻人说。

    阿步不解,下意识的看了看我。

    我看她一眼,凑到她耳边,小声说,“马进堂在雪城的庄园,那个叫豹子的人送他的,他们去那取东西。”

    “什么东西?”她小声问。

    “金刚面具”,我说,“那是他们的法器……”

    阿步明白了。

    “他戴上那个,能极大地增强力量”,她小声说,“我们不能让他拿到……”

    我微微一笑,摇头。

    “嗯?”她皱眉。

    副驾的小子下意识的回头,看了看后面。

    我俩不说话了。

    “你看什么呢?”开车的年轻人问他。

    “我好像听到后面有人说话呢”,副驾小子疑惑的说。

    “我艹!你他妈别吓我!”

    “没吓唬你,好像是个小姑娘的声音。”

    “我去你妈的!这方圆几十公里都没个人,哪来的小姑娘?”

    “难道我幻听了?”副驾小子也怀疑。

    开车的小子打开音乐,“别胡思乱想,听歌吧!”

    副驾小子耸耸肩,不说了。

    车里随即响起了震耳欲聋的摇滚乐,前面的两个小子不由自主的跟着节奏律动起来。

    至于我们刚才的那个话题,其实也没必要解释了。

    阿步已经明白了。

    马进堂认为,戴上金刚面具自己就无敌了。

    但只要时辰一到,他戴上面具,也是死路一条。

    所以这个话题,没必要再说了。

    我拉着阿步的手,往座椅上一靠,深深的吸了口气,闭上眼睛,欣赏摇滚乐了。

    在满是冰雪的道路上爬了近两个小时后,晚上十一点多,雪城终于到了。

    车队进入市区,速度明显开始快了起来。

    我们横穿市区,来到雪城西郊,车队开进了一个庄园内,停下了。

    传说中的马进堂皇宫,到了。

    停好车之后,前面的两个年轻人开门下车,跑去了后面。

    我和阿步也身形一闪,来到了外面,看了看这座庄园。

    这庄园很大,占地约百余亩,主建筑是一栋豪华别墅,两边还有配楼,后面有假山,还有一个私人动物园。

    马进堂下车后,在众人的跟随下,大步流星的走进了别墅。

    我俩随即跟了上去。

    来到别墅内,马进堂紧走几步,进了卫生间,把门关上了。

    豹子等人面面相觑,谁也没敢说话。

    我领着阿步走到宽大的沙发前,在一个角落里坐下了。

    这时,一个穿着红睡衣的漂亮女人打着哈欠下楼来了,一看客厅这阵势,不由得一愣,小声问豹子,“马哥回来了?”

    豹子点了点头。

    女人一瘪嘴,转身上楼了。

    接着,一个管家模样的老头走进客厅,问豹子,“豹哥,马哥呢?”

    豹子指了指厕所。

    “那夜宵……”

    豹子点了点头。

    老头明白了,点点头,灰溜溜的走了。

    这种气氛很怪异,好像马进堂不回来,人们都很正常,他一回来,所有人都提心吊胆了。

    于是客厅里,再次鸦雀无声了。

    十几分钟后,马进堂冲马桶,洗了手,回到了客厅内。

    豹子一看,赶紧说,“马哥,快坐!”

    “牡丹在么?”马进堂问。

    “在,在楼上呢!”豹子说,“马哥,先吃饭吧!”

    “吃屁的饭!”马进堂瞥他一眼,绕过他,“你去餐厅等我,我先去爽一把!”

    “马哥,这……”豹子欲言又止。

    “嗯?”马进堂眼睛一瞪。

    豹子赶紧改口,“好!”

    马进堂嘴角一笑,噔噔噔,上楼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