恒言中文网 > 少年风水师 > 28 陈老板来了
    乔俊山愣了半天,猛然间回过神来,“哦哦,好!”

    他摇摇晃晃的站起来,来到我俩面前,心有余悸的问,“少爷,真的没事了?血童子不会再来了?”

    “不会了”,我说,“你可以放心了。”

    “好!好!”乔俊山激动不已,“谢谢少爷!谢谢阿步小姐!谢谢你们!”

    “客气了”,我看看阿步,“咱们走吧。”

    “嗯”,阿步点点头。

    我看了一眼身后的火海,拉住他俩,瞬间离开矿场,来到了东边的小镇上。

    乔俊山的车还停在这里。

    我看看表,已经下午一点多了。

    “咱们在这吃点饭”,我对他俩说,“你们先进去,我打个电话,随后就来。”

    “好”,乔俊山看看阿步,“阿步小姐,请!”

    “你先进去吧”,阿步说,“我等他一起。”

    “这……”乔俊山看看我。

    “你先去点菜吧”,我说。

    “哦哦,好!”乔俊山点点头,转身走进了饭店。

    进门的时候,他一个趔趄,差点被绊倒,还好被一个女服务员扶住了。

    他跟女孩说了声谢谢,要了个包厢,然后去点菜了。

    我拿出手机,拨通了阿步的爸爸的电话。

    很快,电话通了。

    阿步一直在旁边认真的看着我。

    我看她一眼,清清嗓子,“又得麻烦您了……”

    “少爷客气了,请说。”

    “我在铁州文物局借了两样镇物出来”,我说,“下午两点之前,得还给他们。”

    “没问题,我来办。”

    “好,谢了!”

    “客气了。”

    我挂了电话,看看阿步,“好了。”

    “镇魂碑和镇墓兽的事,解决了?”她问。

    “对!”我说。

    她没多问,点了点头。

    我冲她一笑,“走,吃饭去吧。”

    “嗯”,她点头。

    我们走进饭店,在服务员的引领下,来到了包间内。

    乔俊山见我们进来了,赶紧站了起来,“少爷,阿步小姐!快坐!”

    我们一齐坐下了。

    乔俊山端起茶壶,给我们倒茶,“少爷,他们这是铁锅炖江鱼贴饼子,我已经点好了。”

    他的手还在微微颤抖着。

    “好”,我点点头。

    他给阿步倒上茶,放下茶壶,坐下了。

    我看他一眼,“给姚小姐打个电话,报个平安,告诉她没事了。”

    “哦,对对对!”他这才想起来,“您不说我都忘了!”

    他赶紧拿出手机,拨通了姚子姗的电话,激动的对她说,“喂?老婆!事情办完了,我没事了!对!你放心!哎呀你哭什么?没事了!对!我这边还有点事,处理完了就回去!好,好,你等我……”

    打完电话,他已是泪流满面。

    “少爷,阿步小姐,谢谢你们……”他眼含着热泪,激动地对我们说,“谢谢你们救了我全家,你们是我们的救命恩人哪!”

    “办完这边的事,就早点回去吧”,我说,“吃完饭我们就回上京了,见到姚小姐,替我带个好吧。”

    “嗯!”他擦擦眼泪,“谢谢少爷!”

    我淡淡一笑,“别这样,喝茶吧。”

    他笑了,点点头,“好!”

    鱼很快就上来了,现做现炖。

    服务员在锅里倒进了秘制的炖鱼汤料,把改好刀的江鲤子放进锅里,盖上锅盖,灶里点起了柴火。炖了十几分钟后,掀开锅盖,放白菜,粉条,豆腐,干豆角,茄子干,盖上锅盖又炖了十来分钟,接着开始贴饼子和卷子……

    差不多半个小时后,这锅鱼炖好了。

    我们随即吃了起来。

    刚吃了几口,我手机响了。

    我拿起来一看,是何晨打来的。

    “喂?何晨。”

    “少爷,仓库里的东西回来了”,他说。

    “好!”

    “铁马山的事,是不是已经办完了?”

    “办完了。”

    “那就好”,他松了口气,接着说,“少爷,我们老板来了,那会您正在忙,他不好意思打扰您。既然现在忙完了,那我可以告诉他么?”

    “陈局?”我心里一动,看了看身边的阿步。

    阿步放下了筷子。

    我略一沉思,“行,让他给我打电话吧。”

    “好!”何晨说。

    我挂了电话,看看阿步,“吃东西。”

    “嗯”,阿步点头,拿起了筷子。

    我也拿起了筷子,夹了块鱼肉,放进了嘴里。

    很快,陈国伟的电话打过来了。

    我放下筷子,拿起手机,“喂?”

    “少爷,您现在方便么?我想和您见一面”,陈国伟说。

    “出事了?”我问。

    “对!很棘手的事”,他说,“事发突然,我们一点头绪都没有,只能请您帮忙了。我昨晚就想找您,后来接到何晨的电话,他说您在铁州办事,我就没敢打扰您,连夜飞来了铁州。刚才他跟我汇报,说铁马山矿区的事已经办完了,我这才给您打的电话。”

    “你现在在哪?”我问。

    “铁州希尔大酒店,您方便过来的话,我派人去接您!”他说。

    “好”,我说。

    “谢谢少爷!”他松了口气,“一会见!”

    我挂了电话,看看阿步,“你着急回去么?”

    她摇头。

    “那你就留下,跟我一起,再办一件事吧”,我说。

    “好”,她说。

    我点点头,拿起筷子,继续吃东西了。

    十几分钟后,我们吃完午饭,走出了饭店。

    409的人已经到了。

    见我们出来了,一个年轻女孩开门下车,走了过来,“吴峥少爷您好,我叫小米,陈老板让我来接您!”

    这姑娘约莫二十来岁,脸上有些雀斑,丹凤眼,高鼻梁,薄嘴唇,看上去非常的干练,有一种特殊的魅力。与何丹一样,她也是化生成胎的妖,修为约六百年左右。

    我点点头,看看乔俊山,“你去忙吧。”

    “好”,乔俊山说。

    我们走到小米的黑色奔驰越野车前,开门上车,调转方向,驶入大路,离开了小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