恒言中文网 > 少年风水师 > 25 真正的诱饵
    “哦,好……”他紧张的咽了口唾沫,小心翼翼的回到小坑内,再次把手伸进了洞里。

    摸索了一番之后,他哆嗦着从洞里摸出了一个东西。

    拿出来一看,是一枚玉质印信,因为年代久远,白玉已经泛黄了,上面雕着威猛的虎头,纹饰非常的精美。

    乔俊山看看我,“少爷……”

    我没接,转身冲远处的女孩招手,“这位老师,你过来看一下。”

    “哦,好的”,女孩赶紧跑过来,从乔俊山手里接过了印信。

    她仔细看了看印文,眼睛一亮,兴奋的对何晨说,“这是大燕镇国公印!墓主人可以确定了!”

    何晨点点头,感激的看向我,“少爷,太谢谢您了!”

    “不用客气”,我说,“这洞里还有一样东西,不是文物,我得带走。”

    “没问题!”何晨说。

    “继续”,我对乔俊山说。

    乔俊山点点头,再次把手伸进了洞中,摸索起来。

    何晨吩咐女孩,“把印拿出去,妥善保管好。”

    “好!”女孩小心翼翼的捧着印,转身走出了墓室。

    两个专家跟着一齐出去了。

    他们都想好好看看那枚印信。

    工人们没出去,他们围过来,想看看乔俊山还能从洞里摸出什么宝贝来。

    很快,乔俊山摸到了。

    他慢慢的把手拿出来,展开一开,吓得他一激灵,“这……这是……”

    他下意识的抬头看向我。

    何晨也是一愣,看看我,“少爷,这是……”

    “我艹!这是人心!”一个工人惊道。

    “是人心么?”

    “是!是心!”

    “不可能吧?这是古墓,人心早就烂了呀!”

    “你他妈瞎呀!你看那形状,那就是个人的心脏啊!……”

    “我艹,太他妈神奇了……”

    众人七嘴八舌,感慨万分。

    乔俊山手都哆嗦了,茫然的看着我们,不住的咽唾沫。

    血童子的心脏在地下埋了那么多年,早已风干了,变成一个小孩拳头大小,颜色也变成了黑褐色,但形状却没有改变,依然是心脏的样子。

    “拿好了”,我叮嘱乔俊山,“出来吧。”

    “哦哦,好……”乔俊山腿都软了。

    何晨伸手扶起他,把他拉出了小坑。

    乔俊山小心翼翼的捧着血童子的心脏,紧张的看着我,“少爷,这到底是什么呀?”

    “就是个镇物而已”,我说,“不用害怕。”

    “哦,好!”他看了看手里的东西,咽了口唾沫。

    我们一起走出墓室,来到了外面。

    “就这两样东西,没别的了”,我对何晨说,“我们还有事,你们也别在山上待太久。”

    “好”,何晨说,“我们把墓封上,就下山,回市区。”

    “嗯”,我看看阿步,“走。”

    阿步点点头,“好!”

    来到停车的地方,我让乔俊山坐后面,接着开门上车,坐进了驾驶室。

    “少爷!”何晨跑过来,“您等等。”

    “嗯?”我按下了车窗。

    何晨看看远处那些人,压低声音,“少爷,到底是什么东西?能告诉我么?”

    我看他一眼,淡淡一笑,“没必要。”

    何晨明白了,不好意思的笑了笑,“好,那我不问了,您先忙,我们一会就走。”

    我点点头,发动了车子。

    何晨后退几步,让开了路。

    我调转方向,按了声喇叭,冲他一点头,驾驶着霸道离开大统领墓,向山下驶去。

    何晨目送我们走远,轻轻出了口气,转身回去,继续指挥了。

    ……

    回到矿场,我让乔俊山把血童子的心脏放到了石像的臂弯中,与镇墓兽放到了一起。

    乔俊山放好之后,跑到远处,吐了。

    他就是再傻,也猜出这是什么东西了。

    阿步看他一眼,来到我身边,问我,“接下来怎么做?”

    “等何晨他们一会”,我说,“等他们走了,就布阵。”

    “布阵?”

    “对”,我看看石像,“我会在镇魂碑周围布置一种威力巨大的阵法,它能把方圆百里之内的灵气都聚集过来。”

    她有些吃惊,“方圆百里之内?这么厉害?”

    “嗯”,我点点头。

    她轻轻出了口气,接着问我,“然后呢?”

    “然后把血童子引来”,我说,“等他来了,就点燃阵法,把他连同这三样镇物,一起烧掉。”

    阿步看看我,又看了看远处的乔俊山。

    “用他做诱饵?”

    “不只是他”,我说,“血童子昨晚被你打残了,之后又中了五雷阵,现在伤势很重,亟需补充力量。现在三样镇物都在这里,他已经没法恢复了。我用阵法聚集灵气,他的心脏能将这灵气转化成力量补充给他,他得到补充,自然就会过来了。到时候,我们只需要利用乔俊山把他引到阵法中间,剩下的事就简单了。”

    “昨晚他两次被我们伏击,受了重伤”,阿步担心,“一会他来了之后,还会轻易靠近乔俊山么?”

    “说得好”,我淡淡一笑,“所以这一次,咱俩要藏起来。”

    “藏起来?”她一愣,“让乔俊山自己面对血童子?”

    “对”,我看看远处的乔俊山,“经过昨晚的事,血童子不敢轻易动手了。想把他引进阵法,就得给他一个真正的诱饵。”

    阿步犹豫了一下,问我,“会不会弄巧成拙?”

    “不会”,我肯定的说,“血童子伤的很重,如果他真的动手,我们救乔俊山也来得及。”

    她沉思片刻,点了点头。

    乔俊山好不容易吐完了,喘息了一会,拿出纸巾擦擦嘴角,站起来,深深的吸了口气,转身向我们走了过来。

    来到我们身边,他下意识的看了一眼石像上的血童子心脏,差点又吐出来。

    “差不多得了”,我说,“你去洗个手,漱漱口,然后咱们走。”

    “走?”他一愣,“去哪?”

    “把你的车送走”,我看看停在球场边的霸道,“你收拾的那些重要文件都在车上,你想一起烧了么?”

    “哦,好!”他赶紧点头,“那您等我一会,我去洗个手。”

    “去吧”,我说。

    他没再说什么,忙不迭的去洗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