恒言中文网 > 少年风水师 > 05 金陵苏家
    来到楼上画室,高颖正在这里画画。

    她画的是我。

    那是一幅速写,刚完成一个简单的底稿。

    线条很简练,但却把我勾勒的栩栩如生。

    我走到她身后,从后面抱住她,轻吻她的脖颈。

    她轻轻一笑,放下铅笔,转了过来。

    我把她搂进怀里,一阵热吻。

    缠绵之后,我们紧紧的抱在了一起。

    “我一会就得走了。”

    “我知道……”

    “我就去两天,办完事就回来……”

    她点点头,“嗯。”

    我捧着她的脸,深深的吻住了她。

    这时,苏静和可儿回来了。

    我听到了可儿的声音,“哎?少爷呢?”

    高颖也听到了。

    她轻轻松开我,小声问我,“谁来了?”

    “是可儿”,我说,“你们见过,不过上次没来得及给你们介绍。”

    “嗯”,她点点头,“那我们下去吧。”

    “好”,我拉住她的手,看看那副未完成的画,叮嘱她,“这幅画给我留着,画完了送我。”

    她幸福的一笑,“嗯。”

    我忍不住又亲了她一下,领着她离开了画室。

    ……

    来到客厅,可儿见我拉着高颖的手,忍不住笑了。

    “你笑什么?”我脸一热。

    她忍住笑,走到高颖面前,大方的自我介绍,“高颖姐姐,又见面了,我是可儿,是少爷的助手!”

    “你好”,高颖冲她一笑,冲她伸出了手。

    “哎呀握什么手”,可儿一把将她抱住了。

    高颖一怔。

    可儿松开她,“要拥抱才好嘛!”

    高颖笑了,点点头,“嗯!”

    我也一笑,问可儿,“玩开心了么?”

    “嗯”,可儿说,“我和小安雨去了好多地方,还爬了雪山,玩的可开心了。”

    “那就好”,我说,“咱们一会去金陵。”

    “好”,她说。

    我看看高颖,“可儿特别好,这次急着办事,没时间聊。等下次你去上京,请她去你那四合院里住几天,她一直想进去看看呢。”

    “好”,高颖拉住可儿的手,“我以后常去上京,到时候咱们时间就多了。”

    “好嘞!”可儿一笑,“就这么说定了。”

    高颖很认真,“嗯!”

    她看看苏静,又看看我,“我送你们去机场。”

    “不用,我们直接去金陵”,我说。

    “直接去?”她一愣,“怎么去?”

    “用神足通”,我说。

    “神足通?”她不解。

    我看她一眼,凑到她耳边,“你是我的女人了,我不想瞒着你,一会别吃惊……”

    她不解的看着我,“什么意思?”

    我微微一笑,没解释,看看可儿和苏静,“走吧。”

    “好!”俩女孩齐声说。

    苏静拉住我和可儿的手,我们身形一闪,消失了。

    高颖愣住了。

    回过神来之后,她会心一笑,走到沙发前坐下,端起我那杯没喝完的茶水,默默的喝了起来……

    ……

    此时的我们,已经来到了金陵,走进了苏静的公寓里。

    这是一栋很普通的房子,两室一厅一卫,大约只有八十多平,和我通州的房子有的一拼。

    如果不是亲眼所见,真难以相信,这竟然是金陵苏家家主的住处。

    苏静请我们坐下,轻轻一挥手,桌上出现了一套精美的茶具,茶壶里还冒着热气。

    “少爷,可儿小姐”,她给我们倒茶,“我这比较寒酸,让你们见笑了。”

    “挺好的”,我说,“我有个房子,也是这样的。”

    她看我一眼,轻轻一笑,“少爷喝茶。”

    “好”,我接过来,轻轻喝了一口。

    茶很苦,喝过之后,口舌生津,回甘浓烈,味道不错,是上等的好茶。

    她又捧了一杯给可儿。

    可儿接过来喝了一口,不由的一皱眉,“好苦!”

    “好茶就是这样的”,我一笑,“一会就甜了。”

    “嗯”,可儿点点头。

    苏静一笑,给我们继续倒上茶,自己也端起杯子喝了一口,接着问我,“少爷,接下来我们怎么办?”

    “晚上我们去参加苏家的长老会议”,我说,“先说服他们不要血祭,然后去天凤山,把凤凰之眼释放出来。”

    “可是苏家有家规,长老会议,家主不得参加”,她说,“我去的话,就会触犯家规……”

    “长老会议家主不得参加?”可儿不解,“这什么规矩?”

    “苏家的情况和其他妖族不一样”,我解释,“他们的历代家主都是藏于民间的,平时家族里的事务都是由长老们处理。所以在苏家,长老会议拥有绝对的实权,而家主,虽然地位尊荣,但却并没有多少权力。”

    “少爷说的对”,苏静无奈的一笑,“就好像我,钱我有的是,苏家整个家族都在供养我,可是家族内的事,我一般插不上手,他们也不允许我发表意见。”

    “哦,原来是这样啊……”可儿明白了。

    “苏家虽然有家规,但现在是非常之时,也顾忌不了那么多了”,我对苏静说,“晚上会议开始之后,咱们就去,他们愿意也得愿意,不愿意也得愿意。”

    她迟疑了一下,点点头,“好,我听您的。”

    “苏小姐,今晚开会有几个人?”可儿问,“我想了解一下。”

    “有六个人”,她说,“其中四个人是长老,但因为这次是商议血祭的事,所以我爸爸和我爷爷作为前任家主,也要参加。”

    “这是怕他们篡班夺权么?”可儿问。

    “对”,她说,“苏家的规矩,长老会议拥有很大的权力,但若是涉及家主的事,则必须由前任家主参加,形成的决定才有效。这么做,就是为了防止长老们私自做出对家主不利的决定来。”

    “这样啊……”可儿点点头,接着问,“那这四个老家伙都是什么人啊?”

    “年纪最大是我爷爷的堂兄,叫苏震;另外两个是我爸爸一辈的,一个叫苏周,一个叫苏晋,这两个人,我得叫他们叔叔;还有一个是和我同辈的族兄,叫苏泓。”

    “那你爸爸和你爷爷叫什么?”可儿问。

    “我爸爸叫苏云,我爷爷叫苏海”,苏静说。

    “你家的名字都是两个字的?”

    “并不是”,苏静摇头,“只有长老和家主,才是两个字的,很多人是后改的名字。比如我十四岁之前的名字,叫苏静怡,后来凤凰之眼选了我,我成了家主,就改名叫苏静了。”

    “我去!苏静怡多好听啊!”可儿说。

    苏静玩味的笑了笑。

    我看了可儿一眼。

    可儿意识到不妥,赶紧改口,“呃……不是,我的意思是说苏静怡更好听一些,其实苏静也好听……”

    “我也不喜欢这个名字”,苏静说,“可没办法,这是家规,我必须遵守。”

    可儿看看我。

    “没事”,我对苏静说,“等这事过去,你成了真正的家主,你想叫什么就叫什么。苏家过去的那些规矩,也该改一改了。”

    “对!”可儿也说,“是该改一改了。”

    “四个长老都很有势力,苏家人都听他们的”,苏静说,“他们平时蛮横惯了,根本不把我放在眼里,我想改苏家的规矩,他们不会答应的。”

    “简单”,可儿说,“他们不答应,那就打的他们答应!”

    苏静一愣,看看我。

    “可儿说得对”,我也说,“从今晚开始,他们得学着听话,学着尊重家主了。”

    苏静深吸一口气,点点头,“我明白了。”

    h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