恒言中文网 > 少年风水师 > 22 赵南生
    我们静静的等了几分钟。

    赵南生来了。

    他开了偷来的越野车缓缓地驶入停车场,停稳之后,开门下车,警觉地观望了一番。

    他个子不高,长得很瘦,很丑,神情尤其猥琐,在加上眼中淡淡的红光,活脱脱一只成了精的黄鼠狼。

    我在今川由美的记忆中看到过他的样子,那天晚上,酒吧里灯光昏暗,他坐在远处,一边喝酒一边偷眼瞄酒吧里的姑娘们。当他瞄到今川由美的时候,那双眼睛就像粘在了她的身上,挪不开了。

    今川由美和他对视了几次,最后自己换了个位子。

    接着,陈及开门走进了酒吧。

    ……

    在确定了周围没有巡捕之后,赵南生低着头,快步走进了卫生间。

    这会他正尿急,抓他不合适。

    等他方便完了,出来再说。

    又有一辆车从高速上下来了,缓缓的驶入停车场,停到了赵南生的车旁。开车的是个年轻姑娘,她开门下车,打开烟盒,拿出一支烟叼住,啪的一声打着火,深深地吸了口气,往车门上一靠,缓缓的把烟吐了出来。

    这姑娘是个鼓手,刚从蓉城出来,准备去巴蜀南部的一座小城市参加音乐节。刚才在高速上,她接到了前男友的电话,心情不好,所以来这里抽支烟,换换心情。

    我看了她一会,转过来,继续等赵南生了。

    几分钟后,赵南生出来了。

    恰好这时,那对遛狗的情侣也溜达了过来。

    俩人有说有笑。

    但他们的狗却突然疯了一般,冲着赵南生狂吠起来。

    抽烟的女孩看了这边一眼,继续抽自己的烟。

    牵狗的女孩却很尴尬,赶紧拉狗绳,“大毛,别吵!别这么没礼貌!”

    但那狗根本不听她的,它感觉到了赵南生身上的煞气,狂吠不止。

    赵南生停下了脚步,眼中的红光变强了,冷冷的盯着那只狗。

    狗吓得后退了两步,退到主人身边,接着又狂吠了起来。

    “对不起啊,我们家大毛……”牵狗女孩本来准备道歉的,她一抬头,突然看到了赵南生眼中的红光,不由得愣住了。

    他男朋友也愣住了,“你……你……”

    赵南生冷冷一笑,继续走向自己的车。

    那狗却来劲了,追上来,冲他狂吠。

    牵狗女孩拉都拉不住,“大毛!大毛!你回来!”

    赵南生停下脚步,眼露凶光,身形一闪,一脚将狗踢飞了。

    狗一声哀嚎。

    女孩一声惨叫。

    狗飞出二十多米远,落到地上不动了。

    女孩被狗绳一拽,摔倒在地上,胳膊上蹭掉了一层皮。

    “大毛!”女孩顾不上疼了,她哭着爬起来,跑向远处的爱狗。

    他男朋友怒了,冲过来一把抓住赵南生的领子,怒吼,“我艹你妈的!你有病啊!”

    赵南生一把抓住了那人的腕子。

    那人嗷的一声惨叫,跪到了地上,“疼疼疼!……”

    赵南生一脚将男人踹出老远,接着冲那女孩走了过去。

    我心说不好,显出身形,冲上去猛起一脚,踹到了赵南生的屁股上。

    我这一脚力量极大,正常人挨这一脚,尾椎骨也就碎了。

    但赵南生没有,他一个趔趄,向前跄了几步,站稳了,猛地转过身来,冲我怒吼,“关你屁事!”

    “少他妈撒野!”我冷笑,“冲我来!”

    他一声怒喝,冲上来就是一拳。

    我敏捷的一闪,躲开他的拳风,顺势一拳掏在他的左肋上。

    他疼的一声闷哼,接着一声大吼,眼中闪出了耀眼的红光,如鬼魅一般扑了上来。

    我没理会,转身向远处跑去。

    “你他妈别跑!艹你妈的!你给我站住!”他怒吼着追了上来。

    他身上的密符并没有完全激活,所以他没有神足通。

    我必须把他引到没人的地方,才能动手收拾他。

    而此时的服务区内,只有修理区没有人,所以我一溜烟的跑向了修理区。

    赵南生跟着追了上来。

    小珺紧随其后。

    那个抽烟的女孩看呆了,见我们都跑了,她赶紧踩灭了烟,跟着追了过来。

    她喜欢刺激,尤其爱看打架,这么有意思的事,她一定要来看个究竟。

    很快,赵南生追到了修理区。

    这里比较偏僻,停车场那边的人看不到我们了。

    我停下来,回身一个侧踹,狠狠的踹到了赵南生的肚子上。

    赵南生向后飞出十几米远,重重的落到地上,拍拍屁股爬起来,一声怒喝,又扑了上来。

    我俩拳打脚踢,打成了一团。

    平心而论,他不如金川由美,更不如霍天喜。

    今川由美虽是樱花国财阀之女,但她有空手道的底子,且功夫很深。

    霍天喜是江湖老大,从刀光剑影中一路走到今天,不但功夫好,实战经验更是丰富异常。

    而赵南生,他就是个爱意淫的猥琐男,根本就没有功夫底子。

    所以同样是身上有腾蛇密符和刑天之泪,他比那两个人,却明显的差多了。

    我俩与其说是交手,倒不如说是我单方面的揍他。

    他一次次被打倒,又一次次扑上来,接着继续被打倒。

    一连五六次之后,他似乎被揍的清醒过来了,不敢再上来了。

    可就在这时,小珺和那个女鼓手追过来了。

    赵南生恶狠狠的看了她俩一眼,怒吼着扑向了小珺。

    我身形一闪,冲到小珺面前,回身一记重拳,砸到了赵南生的鼻子上。

    赵南生嗷的一声惨叫,捂着鼻子后退了脚步,血流如注。

    小珺抬手一道白光,瞬间刺穿了他的头。

    他一声惨叫,噗通一声倒在地上,不动了。

    女鼓手懵了,她吃惊的看着地上的赵南生,又看看我俩,“你们……你们……”

    “你听我解释”,我走向她。

    “啊!”女鼓手一声尖叫,转头就跑。

    跑了几步之后,她一头撞进了白长生的怀里。

    她一声惊呼,紧张的看着白长生,“你……你……”

    白长生看着她,温和的笑了。

    h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