恒言中文网 > 少年风水师 > 20 这帮畜生
    疗伤的过程,基本是一样的。

    几分钟后,霍天喜七窍流血,发出了一阵痛苦的哀嚎。

    接着,我将太极封灵阵按进了他的眉心。

    他一声惨叫,身子猛地一颤,不动了。

    我站起来,看看陈国伟,“可以了。”

    “好!”陈国伟点头,转身吩咐梁劲和周小虎,“你们两个,带他去机场!到那之后,封箱装货,等我的命令!”

    “是!”

    俩人拖起霍天喜,转身走了。

    “我去救那个女孩”,我一指远处,“她在那边的喷泉广场,你们最好有点心理准备。”

    “放心少爷”,陈国伟说,“我当兵的出身,这种场面见多了。”

    “那就好!”我点点头,“走吧!”

    我领着他们来到了喷泉广场。

    面对满地的血肉,残尸,俩人楞了一下,接着捂着嘴跑到湖边,都吐了。

    刺鼻的血腥味,脏器味,确实让人很难忍受。

    我一皱眉,融了一道避煞符到身上,这才没事了。

    我绕过地上的血迹,走到女孩身边,抱起她,身形一闪,来到了远处,将她放到了草地上。

    救人要紧,顾不得什么保护现场了。

    再说了,女孩还没死,要什么现场?

    我略一凝神,按住女孩的眉心,将金光打进了她的体内。

    女孩身子猛地一颤,嘴里喷出了白沫,溅了我一身。

    我并不介意,继续给她疗伤。

    女孩嘴里的白沫不断的涌出,喉咙里发出了很痛苦的咔咔声。

    他们不但给女孩灌了药,还给她灌了酒。

    这帮畜生!

    陈国伟吐了很久,这才好些了。

    他看了一眼依然还在吐的何晨,走过去拍了拍小伙子的后背。

    何晨吐得眼冒金星,站都站不起来了。

    “这算什么?”陈国伟说,“想当年我们打仗的时候,那场景……”

    他想了想,清清嗓子,“呃……你自己缓缓吧,我去看看少爷……”

    他转身走到喷泉广场边上,一看地上,差点又吐出来。

    他捂着嘴,闭上眼睛,平静了一下,绕过喷泉广场,来到了我的身边。

    “少爷,怎么样?”他问我。

    我没说话,继续给女孩疗伤。

    此时女孩吐出来的白沫,已经把她衣服,头发都打湿了。

    那味道,也很刺激。

    陈国伟看了一眼,忍不住跑到旁边的树下,哇的一声又吐了。

    我不以为意,继续用金光疏通女孩被阻塞的经络,她的中脉已经通了,情况已经好了很多了。

    陈国伟吐完之后,抹了抹嘴,摇摇晃晃的回来了。

    他也吐得头重脚轻了。

    他来到我身边,蹲下来,仔细看女孩的情况,眉头不由得一皱,骂道,“这些王八蛋,一点江湖道义都不讲!有道是祸不及妻儿,有本事对霍天喜使,怎么能欺负人家的妹妹呢?艹!麻痹的!抓住他们,都他妈枪毙!”

    “不用枪毙了,他们已经死无全尸了”,我淡淡的说。

    他坐到草地上,感慨道,“这姑娘命大,也就是遇上您了。要不然送到医院,最好的情况,也得是个植物人。看这年纪,也就二十来岁,可惜了……”

    我没说话,闭上了眼睛。

    “哎呦,我话多了是吧?”他这才意识到,“您忙您的,我不废话了。”

    又过了几分钟,女孩的经络恢复了。

    这时,公园外传来了巡逻车的声音。

    阳城巡捕来了。

    “我这还需要点时间,你去拦住他们,别让他们过来”,我对陈国伟说。

    “好!”陈国伟拍拍屁股站起来,“我去处理!”

    他转身走了。

    我看了一眼他的背影,松开女孩的眉心,接着按住了她的檀中穴。

    经络已经通了,大部分的药力也已经解开了。

    但是那些药参合了酒,把她的肝脏和肾脏都给伤了。

    接下来,我要为她治疗内脏的伤,不然的话,她就算醒过来,身子也废了。

    我略一凝神,布置了一个玄武符,将符化作金光送入女孩的肝肾之间,开始给她疗伤了。

    玄武属水,先养其肾,再润其肝,只需几分钟,她的伤也就无碍了。

    阳城巡捕的巡逻车开到了喷泉广场边上,下来了十几个人。

    他们一看地上的情况,都跑到一边吐去了。

    陈国伟背着手,平静的看着那些年轻的巡捕们,脸上露出了过来人特有的云淡风轻。

    那些巡捕的领队是一个中年人,他吐完之后,赶紧走到陈国伟面前,敬礼,握手。

    陈国伟点点头,给他们交代了一下情况。

    中年人连连点头,接着就指挥手下,开始工作了。

    陈国伟安排完之后,转身回来了。

    这时,女孩一声闷哼,嘴里涌出了一大口黑血。

    陈国伟一愣,赶紧走过来,“少爷,这……”

    他吃惊的看着我。

    “这是淤血”,我说,“吐出来没事了。”

    我轻轻出了口气,把女孩放到草地上,站起来,看看远处忙碌的巡捕们,问陈国伟,“救护车什么时候来?”

    “在路上了”,他说,“一会就到了。”

    “咱们的车停哪了?”

    “就在外面”,他说。

    “你把这女孩的情况交代一下”,我说,“我去车上等你。”

    “好!”他点点头。

    我转身要走。

    他突然想起个事,“少爷,您等等!”

    我停下脚步,“嗯?”

    他走过来,小声问我,“霍天喜……回头怎么处理?”

    “该怎么办,就怎么办”,我说,“你看着办吧。”

    “好,明白了!”

    我看了一眼地上的女孩,转身向外面走去。

    h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