恒言中文网 > 少年风水师 > 15 太太中邪了
    第二天,可儿很早就起来了。

    我懒得起来,一个人睡到了八点多。

    酒店的服务员送来了早餐。

    可儿推门进来,趴到我身边,用自己的一缕头发轻轻撩我的鼻子。

    我睁开眼睛,“干嘛?”

    “早饭送来啦!”她调皮的说,“起来吃饭吧。”

    “不吃了”,我翻了个身,“再睡五分钟……”

    “少爷乖……”她哄我,“吃完饭咱们还得去许家呢……”

    “不着急……”我打了个哈欠,“午时之前,靳磊不会动手的……”

    “那也得吃饭呀”,她钻进被窝,幸福的搂着我,“乖……”

    我被她噌的心里直痒痒,翻身将她压倒身下,吻住了她的唇。

    正亲热的时候,床头的手机响了。

    我没理会,抱起可儿,继续热吻。

    “先接电话……”可儿红着脸说,“别耽误正事……”

    我凝视着她,会心一笑,凑到她耳边,“昨晚……真好……”

    她脸一红,钻进我怀里,紧紧的抱住了我。

    我听到了她的心跳。

    我幸福的一笑,转身拿过手机,接听了,“喂?”

    “少爷,我来接您和可儿小姐”,许文舟说,“现在已经到楼下了。”

    “我们吃完早饭就下去”,我说,“你稍微等一会吧。”

    “好!您慢慢吃,不急,我等着你们”,许文舟恭敬的说。

    我挂了电话,把手机放到一边,看看可儿,“我去冲个澡,很快。”

    她笑了,点点头,“嗯。”

    我起身下床,走进了浴室。

    简单的冲了个澡之后,我穿上浴袍,来到客厅吃早餐。

    早餐是西式的,很简单,面包,果酱,咸肉,水果,麦片还有牛奶。

    可儿拿了两片面包,给我抹上果酱,夹上咸肉,递给我,“少爷。”

    我接过来,问她,“几点了?”

    她看看表,“快九点了。”

    “不着急”,我说,“慢点吃,咱们十点再下楼。”

    “嗯!”可儿点点头。

    我吃了几口三明治,卧室内,手机又响了。

    可儿放下面包,起身去屋里拿了手机,回到我身边坐下,递给我。

    我一看,又是许文舟。

    “喂?怎么了?”

    “少爷,快九点了,你们吃完早饭了么?”他问。

    “还没,正在吃。”

    “哦……那行吧,我在等会……”

    “许小姐有情况?”我问。

    “哦没有,还是那样”,他说,“我就是想早点回去,不然心里不踏实。”

    “我心里有数,你不用着急。”

    “好的好的!”他踏实了,“那您慢慢吃,我等你们。”

    我挂了电话,放下手机,继续吃早饭。

    “他着急了?”可儿问。

    “他这个作风,让我想起了吉山冯家”,我无奈的一笑,“嘴上永远是信任你,说完就扔一边了。”

    “从当年的事情上来看,咱们不能让他觉得这事情解决的很简单”,可儿把牛奶递给我,“得仪式感做足了,让他觉得可不容易了,这样他才平衡。要不然,他就后悔了。”

    “这点你说对了”,我端起牛奶,“放心,仪式感,我会给他做的很足的……”

    “嗯”,她喝了口热牛奶,突然一皱眉,诧异的看着牛奶,“这牛奶……”

    “怎么?”我一愣。电子书屋 www.dianzishuwu.net

    “没事……挺好喝的……”她淡淡的说。

    “你这大喘气……”,我无语了,“我还以有毒呢。”

    我也喝了一口。

    她看看我,“怎么样?味道?”

    “还行吧……”我继续喝。

    她坏坏地一笑,凑到我耳边,小声说,“不如您的好喝……”

    我噗的一口奶,全喷到了桌上。

    “哈哈哈……”可儿笑的倒在了沙发上。

    我一脸尴尬的看着她,彻底无语了。

    ……

    十点十五分,我们收拾停当,下楼来到了酒店大堂。

    许文舟见我们走出电梯,赶紧带着自己的保镖们迎了过来,“少爷,可儿小姐!”

    我看看他身后,“带那么多人来干嘛?”

    “哦,没什么”,他解释,“您不知道,我平时很少一个人出来,带几个保镖,安全些。”

    我点点头,“能理解,你是许家家主,身价几百亿,是该注意些。”

    许文舟干笑了几声,“少爷,可儿小姐,咱们走吧。”

    “走!”我说。

    我们一齐走出酒店,许家的人把车开到门口,许文舟亲自给我们打开了车门,“少爷,可儿小姐,请!”

    我们没说话,坦然的上了车。

    许文舟关上车门,接着自己坐到了前面的车上。

    三辆车驶出金陵酒店,调转方向,驶向许家大宅。

    路上,可儿小声问我,“少爷,他今天怎么开始装逼了?”

    “心里不踏实了”,我小声说,“他这样的人,越不踏实,越装逼。”

    “哦……”,可儿明白了,“这会知道担心了……”

    “都是表象”,我说,“别当真,他坚持不了多久的。”

    可儿看着前面的车,脸上露出了不屑的笑容。

    前座的司机从后视镜里偷偷看了她一眼。

    可儿发现了,盯着后视镜,眼神一冷。

    司机吓得一激灵,赶紧收回心思,好好开车了。

    我会心一笑,把她揽进怀里,搂住了她柔软的肩膀。

    可儿依偎进我怀里,温柔的像只可爱的小猫,轻轻的抱住了我的腰。

    我动情的看着她,想起昨晚那一幕,心里热乎乎的。

    我轻吻了一下她的秀发,深深地吸了口气。

    可儿说她离不开我……

    这辈子,我也离不开她了……

    我看着前面的路,幸福的笑了。

    许家大宅很快就到了。

    车停下之后,我们开门下车,跟着许文舟,走进了别墅。

    刚一进门,管家匆匆忙忙从楼上下来,快步来到我们身边,对许文舟说,“许先生,不好了,太太中邪了!”

    “啊?”许文舟一惊,“中……中邪了?什么时候的事?”

    “就刚才!”管家惊慌的说,“刚才我们在客厅说话,听见小姐喊了一嗓子,我们就赶紧上楼了。到了小姐房间之后,我怕不方便,没敢进去,太太一个进去的。等她再出来的时候,她就……哎!您还是和少爷上去看看吧!”

    “少爷,这……”许文舟脸色都白了。

    “走!上去看看!”我说。

    “好!”他赶紧点头。

    我们一起上楼来到楼上,只见冯蓉呆呆的站在许婉宁卧室外,面向房门,一动不动。

    许文舟快步走到她身后,一拉她胳膊,“蓉蓉!”

    冯蓉慢慢的转了过来。

    徐文中吓得一声怪叫,腿一软,坐到了地上。

    我们一看冯蓉的脸,不由得都愣住了。<!--ov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