恒言中文网 > 少年风水师 > 17 朱玉
    李沁一怔,“珊珊,你……”

    马珊珊把名单撕成碎片,放到了茶几上。

    李沁怔怔的看着她,不明白她什么意思。

    “阿姨,您能不能告诉我,靳海为什么要跳楼?”,马珊珊看着她,“还有就是,他到底是怎么被你们害死的?”

    李沁犹豫了一下,欲言又止,“珊珊,我……”

    马珊珊看出了她的为难,点了点头,“好吧,您有难言之隐,那我就不问了。”

    她站起来,转身准备走。

    李沁起身拉住她,“珊珊!你等等!”

    马珊珊解释,“您别误会,我不是不管这个事。我想去看看朱老师,看能不能通过他,找到一些线索。”

    李沁很是纠结,“珊珊,我不是想瞒着你……只是……只是这个事……我实在没脸说出口啊……”

    “理解”,马珊珊说,“您不方便说,我就不问了。靳海怎么死的不重要,重要的是,现在有人要为他报仇,要杀掉名单上的人。时间紧迫,我得尽快把他找出来,至于怎么处理,到时候再说。”

    她转身要走。

    李沁拉住她,“不!珊珊!你听我说……”

    马珊珊不解,“嗯?”

    李沁话到嘴边,又忍住了。

    犹豫再三之后,她松开了手。

    “不管他是谁,别为难他……”,她噙着泪,颤声说道,“找到他之后,你告诉他,就说我想和他见一面,想当面向他赔罪,希望他给我这个机会。你告诉他,我愿意以死赎罪,只求他和我见一面……”

    马珊珊点了点头,“好。”

    她转身走到门口,开门出去了。

    李沁失神似的,缓缓坐下,捧起茶几上的碎纸屑,泪如泉涌,伤心的哭了。

    ……

    从卧室出来,马珊珊轻轻出了口气,转身下楼。

    来到客厅,徐洪父女起身迎了过来,“怎么样?”

    马珊珊问徐蕾,“朱老师的遗体现在在哪?”

    “不太清楚,我问一下”,徐蕾拿出手机,转身去阳台打电话了。

    “珊珊啊,你阿姨她怎么样了?”,徐洪焦急的问。

    “阿姨没事”,马珊珊看了一眼楼上,叮嘱徐洪,“您别上去打扰她,让她一个人安静一会吧。”

    徐洪叹了口气,“好吧。”

    他随即招呼马珊珊,“珊珊啊,来,坐,喝杯茶!”

    “谢谢叔叔,我不渴”,马珊珊说,“我和徐蕾得去看看朱老师,就不坐了。”

    徐洪下意识的看向了阳台上的徐蕾。

    徐蕾正在打电话,“医院?哪个医院?……东江中心二院,确定吗?好,朱老师的家人在那儿?行!你把朱玉的电话给我,我马上过去。”

    她挂了电话,来到马珊珊面前,“陈大毛说,朱老师的遗体在东江中心二院太平间,师母因为伤心过度,晕倒了,现在正在那里住院,他们的女儿朱玉在那陪护。”

    马珊珊点头,“走吧。”

    “好!”,徐蕾说。

    她转过来叮嘱父亲,“爸爸,您照顾好妈妈,有事给我打电话,我们先去医院了。”

    徐洪赶紧叮嘱,“路上注意安全。”

    “好。”

    ……

    东江二院离的并不算太远,约莫二十分钟后,两人到了。

    停好车之后,两人开门下车,走向住院部大楼,朱冰的女儿朱玉,已经在门口等着了。

    朱玉今年二十三岁,刚刚大学毕业,长得很秀气,个子很高。因为父亲去世,她昨天就赶回了申城,忙到了现在都没合眼,眼睛通红,神情非常的憔悴。

    徐蕾远远地看到她,快步走了过来,问道,“是师姐么?”

    她们之前并不认识,只是刚才通了个电话。

    朱玉看看她,“徐蕾?”

    “是我”,徐蕾接着给她介绍,“这是珊珊。”

    马珊珊主动伸出了手,“师姐,节哀。”

    朱玉跟她握了手,哽咽着说了句,“谢谢。”

    “师母怎么样?”,徐蕾问。

    “她刚打完针,现在睡着了”,朱玉说,“我带你们上去。”

    徐蕾看了看马珊珊。

    马珊珊点了点头。

    徐蕾点头,“好。”

    她们跟在朱玉身后,走进了住院部大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