恒言中文网 > 少年风水师 > 22 剑身符文
    蔡久生不解,看看老赵,“赵哥,这……”

    “给你破反噬”,老赵说,“走吧,上楼!”

    蔡久生愣了一下,赶紧点头,抱着桃木剑,跟着走上了楼梯。

    老赵跟在他们身后,一齐来到了楼上,走进书房,把门关上了。

    桌上,黄纸,朱砂,毛笔,清水一应俱全,早已准备妥当了。

    蔡久生一看就明白了。

    他感激的看着老赵,“赵哥,我真不知该说什么好了……”

    “你什么用都不用说”,老赵说,“悠悠让你怎么做,你就怎么做,这就行了。”

    蔡久生点头,“嗯!”

    他转过来,看向了吴悠悠。

    吴悠悠来到桌前坐下,撸起袖子,在桌上依次摆开五张黄纸,吩咐蔡久生,“把桃木剑取出来。”

    “好!”

    蔡久生放下箱子,取出桃木剑,双手捧着来到桌前,递给吴悠悠。

    吴悠悠没接,他拿起毛笔,用笔杆在桃木剑身上的一个细密的符文上轻轻一点,看看蔡久生,“咬破左手中指,把血涂在这符文上,让血沿着桃木剑流下来,滴到这五张黄纸上。每张纸上只一滴就够,不能多。”

    “好”,蔡久生点头。

    他咬破左手中指,按住桃木剑上的符文,鲜血顺着剑身缓缓流下,滴到了黄纸上。

    五张黄纸,每张都滴了一滴。

    老赵凑过来,好奇地问,“这剑身上是什么符?”

    吴悠悠没理他,用毛笔蘸了朱砂,开始在黄纸上画符。

    老赵不好意思再问了。

    蔡久生把手指放到口中吮吸了一会,从旁边抽了一些纸巾,裹住了手上的伤口。

    这工夫,吴悠悠已经把符画好了。

    他放下毛笔,看看桃木剑,吩咐蔡久生,“把剑上的血迹擦掉。”

    “好!”,蔡久生说。

    老赵手快,抽了些纸巾递给他。

    蔡久生接过来,仔细的将剑身上的血迹擦干净了。

    吴悠悠让他把剑放回箱子内,起身拿了那五道符,来到他面前,将其中三道交给了他,“这三道符,您和您爱人以及蔡小姐每人一道,您记着,用你们的三根头发缠住这符,选一身自己的衣服,把符放进去,天黑之后,将这些衣服放到门外,然后躲进屋里,无论外面发生什么,都不要出门。”

    “好!”,蔡久生赶紧点头。

    他接过符,见吴悠悠手里还有两道,不解的问,“这两道是……”

    “这两道是给您远在m国的女儿和女婿的”,吴悠悠说,“这镇魇的反噬很凶猛,他们虽然远在异国,也一样逃不掉的。”

    “可是现在寄过去,已经来不及了呀……”,蔡久生很着急,“这可怎么办?”

    “这个您不用担心”,吴悠悠说,“您一会给他们打电话,让他们在门口等着,就说我是您的朋友,过去给他们送东西,让他们听我的,按我说的做就行。”

    蔡久生惊诧的看着他,“您给他们送过去?”

    吴悠悠点了点头。

    蔡久生难以置信,“悠悠少爷,他们可是在m国啊!……”

    “让你怎么做,你就怎么做”,老赵说,“别问这么多。”

    蔡久生明白了,赶紧点头,“好!我这就打电话!”

    吴悠悠点头,“好。”

    蔡久生拿出手机,缓和了一下情绪,拨通了蔡芳的电话。

    电话响了十几声,没人接。

    他看看吴悠悠和老赵,“那边是半夜,她可能睡了,我再打……”

    老赵点了点头。蔡久生深吸一口气,再次拨通了电话。

    响了几声之后,电话接通了。

    “喂?爸爸,怎么了?”,电话那头,蔡芳明显是刚醒。

    “芳芳,你和嘉良在家么?”,蔡久生赶紧问。

    “没有啊”,蔡芳慵懒的说,“我们出来度假了……”

    “度假?”,蔡久生心里一凉,“在什么地方度假?!”

    “我们在洛城,嘉良的外婆家……”,蔡芳打着哈欠说,“爸爸,您这么晚打电话,到底什么事啊?”

    “洛城……”,蔡久生看看吴悠悠,吩咐女儿,“你赶紧发个定位过来!快!”

    蔡芳不解,“怎么了?”

    “出大事了!”,蔡久生激动的说,“你赶紧发定位过来吧!”

    蔡芳一下子清醒了,“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