恒言中文网 > 少年风水师 > 19 你干嘛不知足?
    来到别墅外,蔡妻甩开他的手,着急的问他,“到底怎么回事?”

      “老东西把我们坑了”,蔡久生惭愧的说,“都怪我,太贪心了,搬起石头,把自己的脚砸了……”

      蔡妻不解,“你们做了什么?”

      “我想吞并赵飞的产业”,蔡久生苦笑,“老东西说,他能帮我,我就信了他了。他帮我炼了一把桃木剑,让我卖给赵飞,说只要赵飞收了,赵家就会倾家荡产,三代人走背运,五十年内缓不上来。我按他说的做了,结果……”

      蔡妻明白了。

      “你怎么能做这样的事?!”,她激动的看着蔡久生,“先不说你和赵飞是朋友,就算不是朋友,你也不能下镇魇害人呐!这可是损阴德的事,要断子绝孙的呀!”

      “是我糊涂了”,蔡久生懊悔不已,“这些年,赵飞总是压我一头,我不服气,所以这才……哎……”

      “那现在怎么办?”,蔡妻着急的问。

      “老东西说,让我用全部家产把桃木剑换回来”,蔡久生说,“他说只有这样,才能保住咱们一家人的命,否则那镇魇一旦被破开,咱们就全完了。我已经让张律师准备转让协议了,一会他给我送来之后,我就去赵家,换桃木剑。”

      “赵家能答应么?”,蔡妻问。

      “赵飞说了,剑让我拿回来,他打给我的钱,就算是给楠楠的聘礼了”,蔡久生苦笑,“我现在只能用咱们全部的钱加古董,作为楠楠的嫁妆,才能把剑换回来……”

      蔡妻明白了。

      “所以你才急着给楠楠和赵添订婚?”,她很激动,“你这么做,不是把楠楠毁了吗?!”

      “你小点声!”,蔡久生压低声音,“这怎么会是毁她呢?赵添很喜欢楠楠,俩孩子一见钟情,只要这事别让楠楠知道,不会影响她的幸福的。”

      蔡妻冷冷一笑,“你把我女儿当什么了?!”

      “事情已经这样了,我能怎么办?”,蔡久生也激动了起来,“是!我做错了!我该死!那我就什么都不做了?如果我一死了之能救你们母女俩,能救芳芳,那我马上去一头撞死!可是我死了有什么用?那反噬是灭门之祸,你们能逃得掉么?”

      蔡妻不言语了。

      她恨恨的看着蔡久生,眼中涌出了伤心的泪水。

      蔡久生心里一疼,叹了口气。

      “事情已经到了这个地步,我们没有别的选择了……”,他看着妻子,“你放心,我不会再信那个老东西。我想好了,到了赵家之后,我会向赵飞坦白,求他原谅。他或许会骂我,打我,但以他的性子,他是不会迁怒于楠楠的。我这是自作自受,被他揍一顿也没什么,女儿嫁过去,她会幸福的……”

      蔡妻凑过来,流着泪埋怨他,“你干嘛不知足?!你干嘛不知足啊!……”

      蔡久生噙着泪,苦涩的一笑,张开双臂,搂住了妻子,“都是我不好,是我错了……你放心,我会处理好的……”

      蔡妻抽泣着,抬起头,“我和你一起去赵家。”

      蔡久生摇头,“祸是我惹的,我自己来承担。你就在家陪着楠楠,帮我劝劝她吧……”

      “我……”,蔡妻欲言又止。

      “我看的出来,楠楠不反对,只是女孩子嘛,心里愿意,嘴上不愿意承认而已”,蔡久生说,“她和赵添的婚事,今天必须订下来,要是能成,咱家就能活,要是不成,咱家就完了。我知道这有点委屈孩子,可现在这情况下,也只能委屈她一些了……”

      蔡妻抹了抹眼泪,点了点头。

      蔡久生心疼的看着她,亲吻了一下她的额头,强忍着泪水冲她一笑,“咱们进屋吧……”

      蔡妻点头,“嗯……”

      俩人转身准备进屋。

      刚走到门口,张律师的电话打过来了,“蔡先生,协议拟好了,我马上给您送过去。”

      蔡久生平静了一下情绪,看看表,吩咐他,“不用了,我自己过去拿!你在店里等着我吧!”

      “好!”,张律师说。

      蔡久生挂了电话,叮嘱妻子,“这事,不能让楠楠知道,明白吗?”

      蔡妻含着泪,点了点头,“我明白……”

      蔡久生点点头,松开她,转身走到车前,开门上车,缓缓的开走了。

      蔡妻看着丈夫的车,下意识的追到了路边,目送汽车远去之后,她深深地吸了口气,擦干了泪水,转身回别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