恒言中文网 > 少年风水师 > 27 本来面目
    下午三点多,唐宁等人乘坐的航班在上京机场落地了。

    何丹已经在这里等了六个多小时了。

    见唐宁出来,她快步迎了上去,“唐局!”

    唐宁也看到了她,随即停下了脚步。

    何丹来到她面前,看了看她身后,诧异的问,“怎么就你一个,他们呢?”

    “楚河他们受了很重的内伤,需要调养”,唐宁说,“楚小姐把他们带去西京楚家了,我这边还有点事,过一会,我也得去西京。”

    何丹愣了一下,接着松了口气,点点头,“好。”

    她看看唐宁,“丫头,我在这等了你一天了,坐我的车吧,咱们聊会。”

    唐宁明白她的意思,点点头,“好。”

    何丹也点了点头。

    俩人一起来到停车场,上了何丹的车,缓缓的驶出了机场。

    上了快速路后,何丹看了唐宁一眼,犹豫了一下,问道,“丫头,你跟我交个底,圣母之血,是不是在你手里?”

    “没有”,唐宁说。

    “真的?”,何丹看着她。

    “我们找到了圣母之血”,唐宁很平静,“然后,我们把它毁了。”

    何丹一怔,“……毁了?!”

    唐宁点了点头。

    何丹下意识的咽了口唾沫,心里五味杂陈,不解的问道,“为什么?!”

    “圣母之血确实能令人长生不死”,唐宁说,“但如果让人类持有它,时间一长,人就会变得很邪恶,变成阴暗嗜血且不死的怪物。从古至今,再伟大的君主也不可以永久的统治一个国家,若是人性没有了寿命的限制,那就会变成怪物,变成妖魔,最终会毁掉他的国度,更何况,这圣母之血本身就是邪物……”

    她看着何丹,“您说,是不是该毁了它?”

    何丹明白,这番话,肯定是吴悠悠告诉她的。

    她猜的确实没错,这是吴悠悠洗澡的时候跟唐宁说的,唐宁复述的基本就是吴悠悠的原话。

    但是这层纸,不能捅破……

    何丹有些惋惜,但更多的,却是释然,是解脱。

    她如释重负般的出了口气,冲唐宁一笑,“做得对,这样的邪物,是该毁了它。”

    唐宁也一笑,“您也不用再为难了。”

    何丹点点头,接着问道,“我会在报告上这么写,圣母之血被天祭的残余带走,下落不明了。”

    “不”,唐宁摇头,“您可以这么写,圣母之血被天祭大公爵阿佐夫毁掉了,因为他不想被我们得到,所以在和我们对战的时候,汲取了圣母之血的力量,却因为得到的力量太多而灰飞烟灭了。圣母之血,也因此被毁掉了……”

    “好”,何丹会心一笑,“听你的。”

    唐宁笑了笑,接着问,“您是不是还有别的话想对我说?”

    何丹点了点头。

    “陈英不想轻易让你辞职”,她说,“她会想尽办法挽留你,甚至不惜威胁你,你要有个心理准备。”

    “威胁我?”,唐宁皱眉。

    何丹点头,接着说道,“她这个人,向来如此,仗着自己出身好,后台硬,做事往往不计后果,说话更是口无遮拦。你如果真要辞职,那就绝不能让步,要跟她硬钢,如果你有一丝一毫的犹豫,你就很难离开天武集团了。”

    唐宁明白了,点了点头。

    何丹叹了口气,接着说道,“我本来也是想辞职的,就是因为犹豫了一下,又走不了了。丫头,其实从你和悠悠在一起开始,我就知道,你在这个位子上不会待太久。这样也好,你是悠悠的女朋友,以后你们的生活一定会像神仙一样,我真的很羡慕你们……”

    她冲唐宁笑了笑。

    唐宁没说话,看她的眼神有些心疼。

    “别这么看着我”,何丹躲开她的目光,故作平静的说道,“我再干几个月,就带小金离开上京。”

    她感慨道,“我们是妖,本就不该留恋这人间的生活。沉沦红尘四十年,我看透了,也呆够了,现在的我,不想做什么何局,只想恢复自己的本来面目,和自己爱的男人一起,做一对闲云野鹤……”

    她冲唐宁一笑,“我想去终南山,找个小地方,建个别墅清修。到时候,你们可以来我家做客,咱们品茶煮酒,谈玄论道,岂不快哉?!”

    唐宁也笑了,点了点头,“嗯。”

    何丹攥住她的手,使劲攥了攥,平静的一笑,“好了,你去忙吧。”

    “好”,唐宁说,“过几天,我们搬到新房子,您一定来做客。”

    “好啊”,何丹说,“新房子都找好了?你们可真够快的……”

    唐宁脸一热,“不是我找的,是我婆婆送我们的……”

    何丹笑了,“好!等你们搬过去,我一定去!”

    唐宁红着脸,轻轻一笑,“嗯。”

    她抽回自己的手,解开安全带,拿出阿古斯手稿,交给何丹,“那我先去忙了。”

    何丹接过来,淡淡一笑,“去吧。”

    唐宁点点头,身形一闪,消失不见了。

    何丹默默的看着前面的路,心里说不出来的酸楚,眼睛莫名的湿润了。

    她抹了抹眼角,深吸一口气,继续向前驶去。

    远处的天空,阴沉无比。

    上京的夏天,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