恒言中文网 > 少年风水师 > 16 营救行动2
    十点半,楚桃开始行动了。

    她带着第二组离开酒店,来到了古城波多尔北郊的一座酒庄内,四个人身形一闪,进入了酒庄的酒窖。

    这座酒窖很大,足有五百多平米,其中三分之一的面积摆放了酒桶,剩下的空间,则被改造成了一个地下刑房。

    衣衫褴褛,浑身血污的程飞被绑在了一根柱子上,仰着头,眼冒绿光,发出了阵阵野兽般的嘶吼。看守他的吸血鬼不多,只有五个,全是男人,一个个衣着光鲜,他们手持红酒杯,围在一张桌子前,正在闲聊。对于程飞的嘶吼,他们并不理会,几个人一边品尝着新鲜的少女血液,一边开着低级玩笑,时不时地纵声大笑,完全没有意识到危险的到来。

    楚桃躲在酒桶后,观察了一番,确认了吸血鬼的人数之后,她第一个冲了上去,一刀砍掉了其中一个吸血鬼的头。

    那吸血鬼在众鬼的笑声中,化作了一滩血肉。

    众鬼一惊,敏捷散开了。

    他们速度极快,但楚桃等人的速度更快,根本没给他们任何反应时间。

    仅仅几秒钟,四个吸血鬼身首异处,全部都被解决了。

    楚桃看了看那几滩血肉,转身来到柱子前,上下打量程飞。

    程飞冲她发出了一阵怒吼,铁链挣的咔咔作响,看这气势,恨不得要咬人似的。

    楚桃一皱眉。

    三个年轻人围了过来。

    “姑姑,这家伙不太对劲……”,女孩说。

    “是啊姑姑”,旁边一个男孩也说,“他好像被控制了。”

    “这怎么救他呀?”,另一个男孩问,“打晕他?!”

    楚桃看看这男孩,“还愣着干什么?”

    男孩明白了,走过去,照着程飞的脑袋就是一拳。

    砰的一声!

    程飞一声低吼!

    男孩身子一软,噗通一声倒在了地上,脸色苍白,抽搐了起来。

    楚桃一惊。

    她身边的男孩和女孩也是一惊,茫然的看着她,“这……”

    楚桃也是一脸的惊愕和茫然。

    这时,她们身后传来了唐宁的声音,“他身上有镇妖符,你们不能直接碰他。”

    楚桃赶紧转过来,“唐小姐?”唐宁端着一杯水走过来,看看楚桃和两个年轻人,“你们退后些。”

    楚桃点点头,“好。”

    她带着两个年轻人,往后退了十几米。

    唐宁来到程飞面前,看了看,将手中的符水泼到了程飞的脸上。

    程飞脸上冒起了浓烟,惨叫着,剧烈的挣扎了起来。

    一团淡淡的血雾从他身上涌出,迅速扩散,很快弥漫了半个酒窖。

    唐宁身形一闪,退到楚桃身边,拉着她的胳膊,迅速往后退。

    两个年轻人跟着往后退。

    他们一直退到了酒桶后面,身形一闪,躲到了酒桶上。

    血雾慢慢的涌了过来,地上一片暗红,不住地翻滚了起来。

    楚桃下意识的咽了口唾沫,问唐宁,“这是血符?”

    “他们中了镇妖符,后来又被灌了加了诅咒的血”,唐宁解释道,“符和血融合,就形成了这种血符。这样一来,只要你们一碰他,就会被血符镇压住,动弹不得了。”

    楚桃一阵后怕,轻轻出了口气,点点头,“原来是陷阱啊……”

    唐宁点了点头,接着说道,“我刚才用符水破了他身上的血符,这些血雾就出来了。你们稍等一会,等着血雾消散了之后,就可以救人了。我先回去,这里,就交给你了。”

    “好!”,楚桃点头。

    唐宁看了一眼地上的血雾,站起来,身形一闪,消失不见了。

    楚桃看了看柱子上的程飞,命令两个年轻人,“都别乱动,等血雾散开,再下去。”

    两个年轻人点了点头,“是!”

    楚桃干脆坐到酒桶上,耐心的等着了。

    ……

    唐宁回到酒店,把杯子放到桌上,接着又拿起了一杯,对吴悠悠说,“程飞那边血雾已经散开了,我去楚夕那边。”

    “好!”,吴悠悠点头。

    唐宁转身出门,身形一闪,来到了楚夕的房间。

    楚夕一愣,赶紧站起来,“唐小姐,您这是……”

    “你们救回来的人呢?”,唐宁问。

    “在隔壁”,楚夕赶紧说。

    唐宁点点头,“带我去。”

    “好!”,楚夕说。

    俩人转身出门,来到了隔壁房间。

    守在这里的三个年轻人一愣,一齐站了起来,“唐小姐……”

    唐宁看看他们,“你们先去外面。”

    “是!”,三个人点头,转身出去了。

    楚夕不解,“唐小姐,这杯子里是什么?”

    唐宁看了她一眼,没解释,来到床前,看了看床上的谭志超。

    谭志超身上的血污已经洗干净了,他脸色苍白,耳目微睁,透出了淡淡的绿光,脖子上还有被咬过的痕迹,触目惊心。

    唐宁将杯里的符水泼到了他的脸上。

    谭志超猛地拱起身子,捂着脸惨叫起来,白烟随即升起,血雾涌出,弥漫开来。

    楚夕一惊,本能的将唐宁拉到身后,用身体护住了她。

    唐宁反拉住她的胳膊,迅速将她拽到了外面,把门关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