恒言中文网 > 少年风水师 > 08 这里面有事
    姜,还是老的辣!

    唐宁明白,跟何局相比,自己确实还欠火候,还是太嫩了。

    她轻轻出了口气,站起来,“这件事,我会处理,但我不会让悠悠参与,就这样吧,你忙,我先走了。”

    何丹站起来,“丫头……”

    唐宁没说话,转身往外走。

    “丫头你等等!”,何丹追上她,“我给悠悠打电话,我跟他说,不让你为难。”

    “您打不通,他正在外面办事,不会接您的电话的”,唐宁顿了顿,问她,“阿古斯手稿,真的不能拿出来?”

    何丹叹了口气,惭愧的低下了头。

    唐宁明白了,点点头,“好,那我自己想办法。”

    何丹拉住她,认真的看着她,“阿古斯手稿,我不能交给你们,你们要拿,就自己来拿,我不会为难你们……”

    “不用了”,唐宁淡淡的说,“我自己想办法。”

    何丹看了她一会,叹了口气,“我懂了……”

    唐宁没再说什么,开门出去了。

    何丹如释重负,转身来到窗前,看着基地后面的西山,长长的出了口气。她知道吴悠悠会管这件事,但她同时也知道,办完这个事,唐宁就该辞职了。这也就意味着,以后吴悠悠再也不会为409效力了。

    她觉得很可惜。

    但,她也知足了。

    她默默的拿出手机,拨通了一个电话,吩咐道,“给悠悠少爷的账户上,打三千万,马上办。”

    “明白!”,电话那头说。

    何丹收起手机,深吸一口气,回到办公桌前坐下,继续写报告了。

    ……

    从西山基地出来,俩人直接回到了天武集团。

    唐宁给吴悠悠沏了杯茶,端过来,在他身边坐下,问他,“下一步怎么做?”

    吴悠悠喝了口茶,放下杯子,对她说,“给小鱼打电话,问他要西京楚家楚玲珑的电话,然后你给她打电话,请她来天武集团。”

    “只请楚家?”,唐宁不解,“那陈家呢?”

    “我刚才想了想,既然陈梦雨没出事,那就没必要请陈家了”,吴悠悠说,“有楚家的人在,足够了。”

    唐宁点点头,“好!”

    她拿出手机,拨通了吴小鱼的电话,“喂?小鱼,你方便说话么?”

    “方便”,吴小鱼说,“嫂子你说。”

    “是这样,我有点事,需要联系西京楚家的家主楚玲珑”,唐宁看看吴悠悠,“你能把她的电话给我么?”

    “楚玲珑?”,吴小鱼纳闷,“你找她有事?”

    “我有个同事,是楚家的孩子”,唐宁说,“他出了点事,我得请楚小姐过来,和她当面商量一下救人的事。”

    “救人?”,吴小鱼心里一动,“那人被吸血鬼绑架了?”唐宁知道吴小鱼的神通,也就不瞒她了,“对,这个事你哥哥不方便出面,他让我请楚小姐过来,和她商量一下。”

    “嫂子你不用担心,这事我给你办”,吴小鱼说,“那个人叫楚河是吧?我这就去洲域,把他带回来!”

    唐宁一愣,赶紧拦她,“小鱼,你的心意我领了,但这事不能麻烦你……”

    “哎呀不麻烦”,吴小鱼说,“几分钟的事。”

    “真的不行……”

    “跟我你还客气?”

    吴悠悠接过手机,“小鱼,这个事你不能插手,把楚玲珑的电话发过来吧。”

    “我帮我嫂子也不行?”,吴小鱼问。

    “爸爸上午说的话,你忘了?”,吴悠悠说,“我的事,你不能参与了,明白么?”“切……”,吴小鱼不以为意,“爸爸说他的,你的事我能不管么?再说了,这也不是你的事,这是我嫂子的事,我是帮我嫂子,又不是帮你……”

    吴悠悠无奈,“你听话好不好?这里面有事……你要是把人救回来,你嫂子就没法辞职了,懂么?”

    吴小鱼一点就透,顿时明白了。

    她会心一笑,“好吧,我让楚玲珑去找嫂子。”

    “不用,你把电话发过来就行”,吴悠悠说。

    吴小鱼想了想,“好吧。”

    吴悠悠松了口气,淡淡一笑,“那就这样。”

    他挂了电话,把手机还给了唐宁。

    唐宁接过手机,小声问他,“你……见到爸爸了?”

    吴悠悠把她搂进怀里,“先办事,等忙完了,回去跟你说。”

    唐宁轻轻一笑,“嗯。”

    这时,吴小鱼把楚玲珑的电话,用微信给她发过来了。

    她坐起来,回复了一个收到,接着起身来到窗边,拨通了楚玲珑的电话。

    很快,楚玲珑接了,“唐小姐,您好!我是楚玲珑!”

    唐宁一愣,“你知道我?”

    “我们小姐刚给我打了电话,说唐小姐要找我”,楚玲珑说,“您放心,我稍作准备,马上去上京!”

    唐宁咽了口唾沫,转身看了看吴悠悠。

    吴悠悠正在喝茶。

    她转过来,清清嗓子,“好,我在天武集团等你。”

    “好的!”,楚玲珑说。

    唐宁挂了电话,回到吴悠悠身边坐下,“小鱼跟楚小姐说了我要找她,楚小姐说,马上就过来。”

    吴悠悠笑了笑,“好。”

    他把杯子送到唇边,顿了顿,又放下了。

    “怎么了?”,唐宁问。

    吴悠悠看看她,凑到她耳边,小声说道,“天祭的人,混进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