恒言中文网 > 少年风水师 > 36 你想多了
    回到上京,吴悠悠没有回家。

    他和吴小鱼来到上京大学操场边上,走进了那家cota咖啡。

    因为时间还早,咖啡厅里没有客人,非常的安静。

    女服务员认识吴悠悠,快步走过来,激动的看着他,“是你啊!你好久没来了!”

    吴小鱼一愣,看了看哥哥。

    吴悠悠笑了笑,“两杯柠檬茶。”

    “好的好的!”,女孩兴奋不已,“随便坐,坐吧!”

    “好!”

    兄妹俩找了个临窗的位子,坐下了。

    女孩开心的去下单了。

    吴小鱼看了女孩一眼,小声问哥哥,“你们认识?”

    “那次我在操场打陈光宇,她们看到了”,吴悠悠淡淡一笑,“这算认识么?”

    吴小鱼哦了一声,点了点头。

    吴悠悠不说话了。

    他转头看向了窗外的操场,轻轻的出了口气。

    吴小鱼知道他心情不好,凑过来安慰他,“哥,你别这样……”

    吴悠悠没说话。

    吴小鱼叹了口气,心疼的看着他,“其实你不该这么想,爸爸一直很疼你的,他只是不表现出来而已。你看这次,他给你准备了这么大的一份礼物,这就说明他很在意你的。”

    吴悠悠玩味的一笑,摇了摇头。

    “哥……”,吴小鱼拉住他的手,撒娇道,“你别心情不好了,好不好?”

    “我不是觉得他对我不好”,吴悠悠叹了口气,“这件事,根本就不是你想的那样。是,他是给我准备了一份大礼,可这礼物,我不想要。”

    吴小鱼不解,“为什么?”

    “从小到大,每次过生日,爸爸都会送你生日礼物”,吴悠悠看着她,“可是我呢?有过么?”

    吴小鱼叹气,“哥,你别这么想……”

    吴悠悠一摆手,“等我说完。”

    吴小鱼点了点头,“好,你说。”

    “从我记事起,爸爸就是我的偶像”,吴悠悠说道,“我努力的研究术数,研究密符,都是源于对爸爸的这份崇拜。每次过生日,你有生日礼物,我没有,我承认,我心里确实难受过,但是后来我就习惯了,不以为意了。我总是跟自己说,爸爸不是不疼我,他这么做,肯定是有他的用意。你是女孩子,你应该被宠爱,我是个男孩,父亲对儿子都是严厉的,他这么对我,恰恰说明他爱我。”

    他自嘲道一笑,眼睛湿润了,“从小到大,我就跟自己这么解释,这么安慰自己,慢慢的,也就不当回事了。我想做个懂事的孩子,想去理解爸爸,所以他不出现,他不疼我,这些都没关系,我都会努力去做他的好儿子。可是今天,当我看到那巍峨的王城的时候,我突然感受到了一种莫名的屈辱……”

    “屈辱?”,吴小鱼皱眉。

    吴悠悠强忍着泪水,转头看向了窗外。

    “他是高高在上的天界上尊,我们是他留在人间的儿女,你是他的女儿,而我……呵呵……”

    他笑了,笑的很难过。

    吴小鱼心疼的看着他,眼圈也红了,“哥……”

    吴悠悠深吸一口气,轻轻拭去眼角的泪水,“我只是他的一枚棋子,一枚永远没有身份的棋子……”

    “你别这么想……”,吴小鱼噙着泪,拉住他手,“哥,我知道你心里委屈,但你是爸爸的亲生骨肉,他不会这么对你的……”

    吴悠悠玩味的一笑,“赵添和我说过一件事,他有个同学,是上京一位巨富的私生子。前十五年,那位巨富对这个儿子不闻不问,连生活费都不怎么给,母子俩相依为命,日子过得很不容易。可从这同学十六岁开始,那位巨富突然想起这儿子来了,不但给了他们母子一笔巨款,一套豪宅,还送给了这孩子一辆豪车。从那时起,他对这对母子非常好,可就是一点,他始终不给与这个孩子应有的名分。”

    “哥……”,吴小鱼想说话。

    “你知道那巨富为什么要这样么?”,吴悠悠看着她,“因为他嫡子,娶了上京豪门梁家的小姐,而接下来,他要和另一个豪门孙家联姻。他需要这个儿子娶孙家的小姐,但孙家有两个女儿,大小姐是嫡女,已经有了男朋友了,他想让儿子娶的,恰好也是孙家没有名分的二女儿。最重要的是,孙家和梁家关系一直不好,虽不说是势同水火,但平时也基本不怎么往来。巨富让他这个没有名分娶孙家没有名分的女儿,如此一来,既能和孙家结成联盟,又不会影响他们与梁家的关系……我这么说,你懂了吧?”

    吴小鱼凝视着他,“你觉得爸爸会这样对你么?”

    吴悠悠迎着她的目光,“你觉得不会么?阿沐灵忧出身天龙部族,是青岩宫的法脉,爸爸安排她做我的侍女,却又不许她们告诉我们他就是上尊,你不觉得他的做法和那位巨富很像么?”

    吴小鱼叹了口气,耐心点劝他,“哥,你想多了……爸爸只是让阿沐灵忧做你的侍女,如果他想用你来和天龙联姻,那他给你安排的一定是一位正派的天龙公主,不会是阿沐灵忧的……”

    吴悠悠笑了,“你以为,我是嫌弃阿沐灵忧不好?”

    “当然不是”,吴小鱼说,“我知道你心里只有嫂子,你连夕夕都不给机会,又何况阿沐灵忧?我只是想说,爸爸不是那样的人,他不会把你当棋子,你不该那么去想他!”

    “到了这个时候了,隐瞒身份,就是不承认我们”,吴悠悠看着她,“小鱼,你怎么就不明白呢?!”

    “爸爸这么做,必然有他的用意”,吴小鱼迎他的目光,“你一直很理解爸爸,为什么现在不理解他了?!”

    兄妹俩针锋相对,谁也不肯退让,场面一时僵住了。

    这时,吴悠悠的手机响了。

    他拿出来一看,是唐思佳打来的,随即接了,“妈妈。”

    “你和小鱼马上回来”,唐思佳说,“你爸爸要见你们……”

    吴悠悠愣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