恒言中文网 > 少年风水师 > 23 白玉尘的宿命
    这是个身材枯瘦的老者,他一袭白袍,目光如炬,默默的看着白玉尘。

    白玉尘惭愧的低下了头,“师父,弟子无能……”

    老者叹了口气。

    他伸出手,变出一把精致的长剑,双手捧着,递给了白玉尘。

    白玉尘一惊,“师父,这……”

    “你已然暴露”,老者看着她,“既如此,那就直接杀了吴悠悠吧。”

    “师父,弟子不是他们的对手……”,白玉尘无助的看着老者,“且他们身边有天界上仙暗中保护,弟子根本没有机会……”

    “在外面,你没有机会”,老者说,“可是进入白龙圣域之后,你就有机会了。”“可是师父……”,白玉尘还想说话。

    “这是你的宿命!”,老者打断她的话,“为了这件事,你已经准备了五百多年,如今只差这最后一步了,你想放弃么?”

    白玉尘深深地吸了口气,苦涩的一笑,看着老者,“当年您告诉弟子,佛祖预言,五百年后,有一个人将倾覆佛界,您说佛祖选中了弟子,为三界众生,为护卫佛法,命弟子除掉这个人。”

    她话锋一转,“可您却没告诉弟子,这个人是上尊的儿子,是圣帝君!”

    “圣帝君又如何?”,老者问。

    “他是上尊的儿子”,白玉尘激动的说,“我们杀他,就是与天界为敌,这会招来大祸的!”

    “这是魔天尊者的命令”,老者看着她,“为师也只是在执行命令,你说的这些,为师不是不明白,可尊者法旨在前,我们又能怎么样?”

    白玉尘怔怔的看着师父,“魔……魔天尊者?”

    老者叹了口气,单手扶起她,意味深长的看着她,“玉尘,这是你的宿命,你逃不掉的。如今你已然暴露了,只有如此,才能保住你啊……”

    白玉尘看了看老者手中的长剑。

    老者看看周围,问她,“这白龙谷,为什么叫白龙谷?你还记得么?”

    “记得”,白玉尘点头,“师父说过,这白龙谷的下面,藏有天龙公主阿沐灵忧的龙身。阿沐灵忧是一条白龙,所以从那时起,这里就叫白龙谷了。”

    “那她当年,为什么要把龙身藏在这里?”,老者问。

    白玉尘心里一震,“师父,您是说……”

    老头目光如炬,“知道该怎么做了么?”

    白玉尘犹豫了一下,重新跪下,“弟子……明白了……”

    老者看了看手中的长剑,双手捧着,递到她手里,接着扶起她,叮嘱道,“不要心急,等他们进入白龙圣域,再动手。”

    白玉尘一抱拳,“是……”

    老者看了看她身后的黑色天石,转身走了几步,身形一闪,不见了。

    白玉尘深深的吸了口气,转过身来,唰的一声抽出长剑,寒光一闪,劈向了巨石。

    轰的一声巨响!

    黑色天石瞬间炸开了……

    ……

    姚若芙猛地睁开眼睛,茫然的看着天花板,吃力的喘息了起来。

    雪白的胸口上,暗红色的血纹再次浮现了出来。

    她双手捂着脖子,想喊却喊不出来,痛苦的难以形容。

    吴悠悠和唐宁听到动静,推门走了进来。

    刚才换完衣服,姚若芙沉沉的睡着了。

    仅仅睡了几分钟,她又这样了。

    两人来到床边,吴悠悠抱起姚若芙,掐指决按住了她的眉心,准备用符压制住她的元神。

    手刚一碰到她的额头,吴悠悠眼前一黑,猛地被弹出数米远,撞到了衣柜上。

    唐宁一惊,“悠悠!”

    吴悠悠摆手,“没事!你先去外面!”

    唐宁点点头,“好!”

    她看了一眼在床上挣扎的姚若芙,转身快步出去了。

    吴悠悠撸起袖子,看了看自己的右臂,上面出现了数道血纹,炽热难忍,痛入骨髓。

    他疼的直冒冷汗,强忍着来到床边,仔细看姚若芙的眉心。

    姚若芙吃力的喘息着,仿佛被人掐住了喉咙,无助的看着吴悠悠,用眼神向他求救。

    吴悠悠略一沉思,转身来到窗前,对外面喊道,“暗中保护我的神仙们,谁来帮忙救救她?!”

    外面鸦雀无声。

    “谁来救救她?!”,吴悠悠很着急。

    还是没动静。

    “你刚才破结界可以,现在怎么就不能出来救人?!”,吴悠悠有些激动,“你在犹豫什么?难道你要看着她活活的被自己的元神撕裂吗?”

    依然没人回应。

    吴悠悠无奈的叹了口气,转身走向姚若芙。

    “你不管,那我自己想办法!”

    这时,一道金光飞进来,在他身后化作了一位身穿红衣的美丽少女。

    吴悠悠猛地转过身来,“你肯出来了?”

    弥红珠很尴尬,清清嗓子,一抱拳,却不知道该说什么好,“额……我……这个……”

    她本该说,“属下参见少主!”

    或者是,“弥红珠参见圣帝君……”

    可这话不能说,因为上尊不许她们说。

    也正是因为如此,她刚才才没敢回应吴悠悠。

    吴悠悠见她吞吞吐吐的,一皱眉,“你想说什么?”

    弥红珠咳了咳,看了看姚若芙,接着看看吴悠悠,“我教你个办法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