恒言中文网 > 少年风水师 > 20 黑色天石
    姚若芙醒过来的时候,依然躺在吴悠悠的怀里。

    此时已是深夜了。

    她睁开眼睛,微微喘息着,吃力的坐了起来。

    吴小鱼看了她一眼,“醒啦?”

    姚若芙点了点头,“嗯。”

    她转过来看着吴悠悠,“谢谢。”

    “还难受么?”,吴悠悠问。

    她摇头,“不难受了。”

    吴悠悠点点头,接着吩咐吴小鱼,“前面服务区休息会,吃点饭,然后换她开。”

    “好!”,吴小鱼说。

    姚若芙看了看外面,问他俩,“这是到哪了?”

    “过了西京了”,吴小鱼说,“前面是略阳服务区,穿过略阳,就进巴蜀了。”

    姚若芙一愣,“过了西京了?”

    她看看吴悠悠,“我昏迷了一天?!”

    吴悠悠点头,“嗯。”

    姚若芙搓了搓脸,长长的出了口气,看看他俩,“谢谢你们照顾我。”

    “应该的”,吴悠悠说。

    姚若芙转过来对吴小鱼说,“妹妹,换我来开吧,你休息会。”

    “前面就到服务区了”,吴小鱼说,“你再休息会吧。”

    姚若芙看了看面前,点点头,“好。”

    很快,略阳服务区到了。

    他们在这里稍事休息,吃了点饭,给越野车加满油,然后继续出发。

    这次,换姚若芙开车了。

    “眼睛难受就说话”,吴小鱼叮嘱她,“坚持不住了就换我来开。”

    “嗯”,姚若芙点头。

    吴小鱼躺倒哥哥怀里,蜷缩起身子,打了个哈欠,“我睡会……”

    “睡吧”,吴悠悠说。

    他脱下自己的外套,给妹妹盖到了身上。

    吴小鱼很快睡着了。

    吴悠悠默默的看着车窗外,也闭上了眼睛。

    姚若芙双眼冒光,精神无比,她看了一眼后座上的兄妹俩,深深地吸了口气,专心开车了。

    从略阳往南,多是隧道。

    越野车穿过一个又一个隧道,仿佛在穿越时空。

    姚若芙静静的看着前面的路,不知不觉的,意识开始模糊了。

    接着,她眼前一黑,什么都不知道了。

    吴悠悠和吴小鱼同时睁开了眼睛。

    前面的驾驶位上,姚若芙不见了,只剩下了越野车在自适应巡航。

    吴小鱼猛地坐起来,看看吴悠悠,“这次我来,不要跟我抢。”

    吴悠悠看了看前面的方向盘,有些尴尬,“我不会开车……”

    吴小鱼嘴角一笑,敏捷的跨到前面,接过方向盘,一脚油门,越野车轰鸣着超过了一辆又一辆车,以超速的时速驶出隧道,接着放慢车速,缓缓的停到了路边。

    “好了!”,吴小鱼打开双闪,转过来对哥哥说,“你在这等着,我去救她。”

    “白玉尘是佛界的天神”,吴悠悠叮嘱她,“千万不能大意。”

    “知道”,吴小鱼开门下车,看了看四周,身形一闪,消失不见了。

    吴悠悠沉思片刻,果断的开门下车,身形一闪,也不见了。

    ……

    秦岭深处,白龙谷。

    白玉尘抱着昏迷不醒的姚若芙,来到了一块巨大的黑色天石前,小心翼翼的将她放到了天石上。

    姚若芙脸色仓白,气息微弱,身上有红光若隐若现。

    白玉尘看了她一会,转头看了看四周,确认没人追来之后,抬手打出一道寒光,化作一个淡淡结界,将她,姚若芙和黑色天石一齐笼罩住了。

    这样一来,就不怕吴悠悠和吴小鱼追来了。

    她转过来,盯着姚若芙,缓缓分开双手,开始念诵咒语。

    姚若芙猛地一颤,身子弓了起来,睁开眼睛,无助的看着星空,发出了撕心裂肺的哀嚎。

    白玉尘在激发她的元神,让她加速觉醒。

    她的肉身根本承受不住这巨大的力量,眼看就要活生生的撕开了。

    白玉尘眼中发出了耀眼的寒光,口中的咒语如同震荡波,穿过结界,在整个白龙谷内回荡。大地微微颤抖,夜鸟四散惊飞,无数的灵气从地下涌出,汇集成数道白龙一般的灵气流,从各个方向,涌进了结界,涌进了姚若芙的肉身。

    姚若芙发出了惨绝人寰的惨叫。

    她身上的衣服全部碎掉了,月光下,雪白的肌肤内涌出了无数的血纹,触目惊心。随着痛苦的哀嚎,她的眼角开始流血,眼中则发出了摄人的白光,身子慢慢的悬浮到了空中,在巨大的灵气团内,无助的挣扎……

    白玉尘双眼冒光,冷冷的盯着姚若芙,咒语一声紧似一声。

    姚若芙已经撑不住了,白玉尘只需再加把劲,将她的元神再激活一些,那强大的力量就会将她的肉身撕碎。如此一来,封印就打开了,她的任务就完成了……

    白玉尘一跃而起,悬浮在空中,双手一合,准备给姚若芙的元神添上最后,也是最强烈的一把火。

    就在这时,轰的一声巨响。

    白光结界瞬间被破开了。

    强劲的灵气团随即四散,姚若芙落到黑色天石上,双眼失神的看着星空,动弹不得了。

    白玉尘一惊,猛的转过来,看到了远处的吴悠悠和吴小鱼。

    吴小鱼有些不高兴,埋怨哥哥,“结界算你的,她算我的,你不许再出手了!”

    吴悠悠无奈,“结界不是我破开的……”

    “那我不管”,吴小鱼说,“反正你不许出手了。”

    吴悠悠看了看白玉尘,点点头,“好。”

    白玉尘冷冷一笑,身形一闪,唰的一声不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