恒言中文网 > 少年风水师 > 10 我到底是谁?
    来到楼上书房,姚若芙看了一眼吴悠悠,转身把门关上,来到他对面坐下了。

    俩人默默的看着彼此,半天谁也没说话。

    冷场了约莫两三分钟后,姚若芙坚持不住了,避开了他的目光。

    吴悠悠笑了。

    姚若芙清清嗓子,抬起头,问他,“你真的可以帮我?”

    吴悠悠还是那几句话,“你看呢。”

    “你知道我的那个梦?”,姚若芙看着他。

    吴悠悠点了点头。

    姚若芙皱眉,“你真的知道?”

    吴悠悠又点了点头。

    姚若芙有些疑惑,“真的?”

    “一座山里藏着一座庞大的城市,城市中央,有一座巨大的宫殿”,吴悠悠看着她,“在宫殿内,有一座宏伟的庙宇,对么?”

    姚若芙咽了口唾沫,点了点头。

    “你梦见你在古庙中的祭坛上苏醒,周围全是尸骨”,吴悠悠看着她,“你很害怕,你跳下祭坛,跑出了古庙,跑进了宫殿。宫殿里空荡荡的,一个人都没有,你恐惧万分,继续往外跑。可无论你怎么跑,你都无法逃出宫殿,你跑了很久很久,跑的筋疲力竭,然后你就跪在地上嚎啕大哭。然后,你就醒了……”

    姚若芙额头上冒出了细汗,使劲咽了口唾沫,“然后呢?”

    “你醒了,但你身体却动不了”,吴悠悠看着她,“然后你听到了一个声音,那是一个女人的声音,她呼唤着你的名字,让你回家。然后你就像是元神出窍似的,跨越数千里,回到了那座山上,你穿过山体,进入那座地下城市,然后进入宫殿,回到了古庙的祭坛上。然后,你不害怕了,再然后,你就真的醒过来了。”

    姚若芙盯着他,因为激动,微微喘息了起来。

    “你五岁生日那晚,第一次做了这个梦,从那时开始,每年到你生日的时候,你都会做这个梦”,吴悠悠说,“但是这个梦很奇怪,你总是梦到,却说不出来。这让你很痛苦,很迷茫,你的性格因此变得越来越孤僻,越来越高冷,你和你父亲的关系,也因此疏远了很多。你很爱你父亲,但你就是想跟他作对,总是找各种机会,故意打击他,刺激他,气他。你父亲因为突然脑溢血去世,葬礼上你一滴眼泪都没掉,但当你梦到你父亲来找你,跟你说对不起的时候,你的眼泪就变成了决堤的河水,再也止不住了……”

    姚若芙深深地吸了口气,扭过头,强忍着不让泪水流下来。

    吴悠悠静静的看着她,不说话了。

    姚若芙好半天才平静下来。

    她轻轻拭去眼角的泪水,转过来对他说,“爸爸去世后,我每天都会梦到他,梦到他哭着对我说,不该把我从那里带出来,梦到他跟我说对不起。我想知道,梦里的那个地方是不是真的存在?我爸爸那番话又是什么意思?是不是他把我从那里带出来的?我到底是什么人?”

    “那个地方确实存在”,吴悠悠说,“二十五年前,确实是你爸爸把你从那里带出来的。至于你是什么人,我不能告诉你……”

    “为什么不能告诉我?”,姚若芙激动的问。

    “因为这是个秘密”,吴悠悠看着她,“而这个秘密,只能你自己去揭开,如果我告诉你的话,你会给这个世界带来灾祸,你会害死很多人。”

    “我会害死很多人?”,姚若芙不解,“我为什么要害人?我到底是谁?到底是谁啊?!”

    吴悠悠摇头,“我不能说。”

    姚若芙激动的看着他,咬牙切齿的问,“你怎么才肯说?!”

    “除非进入那座古庙”,吴悠悠说,“不然的话,我是不会告诉你的。”

    “古庙?!”,姚若芙皱眉,“你要我去找那座古庙?!”

    “不是我让你去,是你自己想要去”,吴悠悠说,“你来上京,不就是为了这个目的么?你希望有人能破解你的梦境,进而破解你的身世之谜,不是么?”

    姚若芙沉默了。

    良久之后,她长长的的出了口气,点了点头。

    “我可以陪你去”,吴悠悠接着说道,“但是这一路上,无论我让你做什么,你都得照办,如果你不听话,那这件事,我就不管了。”

    她看了看吴悠悠,默默的点了点头。

    吴悠悠点点头,站起来,“你昨晚开了一宿的车,今晚就在我姑姑家住一晚吧。明天上午,你去我家接我,我们去找那个地方。”

    姚若芙深吸一口气,站起来,“好!”

    吴悠悠看了她一眼,绕过她,走向门口。

    姚若芙转过身来,“我给你八千万,够不够?”

    吴悠悠脚步不停,“随意。”

    “给我个账号,我把钱给你打过去!”,姚若芙大声说。

    “我会给我姑姑,你一会问她吧”,吴悠悠打开门,转过来看着她,“把我的微信也加上,明天早上,给你发定位。”

    姚若芙倔强的看着他,一声不吭。

    吴悠悠看了她一眼,淡淡一笑,开门走出了书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