恒言中文网 > 少年风水师 > 04 摸头
    转过天来,吴悠悠开始闭关了。

    闭关的生活很规律,每天吃过早饭,他和唐宁一起去天武集团。唐宁上班的时候,他就在训练中心练拳,健身,游泳,学射击,有时候也上擂台和教练打上几个回合。吃过午饭,他会到唐宁的休息室看电影,看到唐宁下班,俩人再一起回家。

    表面上看,他这根本不是修炼。

    但实际上,他在练拳,搏击,甚至和唐宁缠绵的时候,脑子里琢磨的却都是符。他在心里把各种符反复组合,反复试验,进度虽然很缓慢,但每天都有新的收获。

    就这样,不知不觉的,一个月过去了。

    这天早上,俩人吃过早饭,照例来到了天武集团的训练中心。

    因为是周末,所以唐宁不用去办公室。

    她今天要陪吴悠悠上擂台,陪他好好打一场。

    这是吴悠悠的意思,他说他想到对付白玉尘的方法了,需要唐宁帮忙,验证一下是否可行。

    唐宁不知道他到底要干嘛,但还是答应了。

    俩人来到训练中心的格斗馆内,唐宁命令所有人回避,在他们上擂台期间,谁也不许进来。

    董事长发话,下面人不敢不听。

    格斗馆的负责人随即清场,自己也退了出去,恭恭敬敬的把门关上了。

    唐宁转过来,问吴悠悠,“直接上擂台么?”

    “对”,吴悠悠点头。

    “不带护具?”

    “不带。”

    唐宁有些担心,“受伤了怎么办?”

    吴悠悠凑过来,搂住她的细腰,“你怕打伤我?”

    他呼出的气息,撩拨着唐宁的心。

    唐宁脸一热,扭头躲开,轻轻推开他,“上擂台吧……”

    她绕过吴悠悠,走到擂台边,纵身一跃,跳上擂台,抓住围绳,钻了进去。

    吴悠悠淡淡一笑,走过去,跳上擂台,钻进围绳,来到她面前,拉住了她的手。

    “怎么打?”,唐宁问他。

    “我把神行符,藏形符,轻身符融到你身上”,吴悠悠说,“这样一来,你的身法和速度,将会快如闪电。我不用神行符,不隐身,咱俩对打,你摸到我的头,就算你赢。”

    “你不用符,那你肯定会输的……”,唐宁说。

    “那可不一定”,吴悠悠自信的一笑,“来吧,咱们试试。”

    唐宁想了想,点头,“好。”

    吴悠悠伸手按住她的眉心,将三道符融到了她的身上。

    唐宁身上发出了一阵淡淡的金光,几秒钟后,金光隐入体内,符融合好了。

    她冲吴悠悠点了点头。

    吴悠悠后退几步,看着她,“开始吧。”

    唐宁深吸一口气,身形一闪,唰的一声冲到他面前,伸手摸向他的头。

    吴悠悠敏捷的一闪,伸手格开了她的手。

    唐宁动作快如闪电,连续出手,摸向他的头发。

    吴悠悠连连后退,全部格开了。

    他一皱眉,“停!”

    唐宁停了下来,“怎么了?”

    “你这哪是格斗?”,吴悠悠盯着她,“要来真的,不要那么畏手畏脚的!”

    唐宁轻咬了一下嘴唇。

    她根本下不去手。

    吴悠悠明白她的心思,走过来,认真的看着她,“你必须真打!这样我才能知道我的方法行不行。你心疼我,总怕伤着我,可白玉尘她会心疼我么?”

    “白玉尘不会摸你的头”,唐宁凝视着他,“你说过的,她每次都是用神通控制住你,然后让棋子动手,她自己不会动手。”

    “我现在要试验的,就是让她无法控制我的方法”,吴悠悠说,“你现在不要问那么多,也不要顾虑太多,你就按我说的做,如果这个方法真的可行的话,我再详细跟你说。”

    唐宁深深的吸了口气,点点头,“好!”

    她后退几步,认真的说道,“这次来真的了!”“来!”,吴悠悠大声说。

    唐宁看了他一会,一声断喝,身形一闪,如闪电般来到他身后,伸手摸向了他的头。

    她的速度太快了,吴悠悠根本没有反应的时间。

    她的手,直接按到了他的头发上。

    唐宁赶紧收回手,“悠悠……啊!……”

    她只觉得腰上一紧,接着就被吴悠悠从身后抱起来了。

    大惊之下,她唰的一声闪了出来,一个凌厉的转身,摸向了吴悠悠。

    吴悠悠没能躲过,又被她摸到了。

    但摸到的同时,吴悠悠又从后面抱住了她。

    唐宁懵了。

    她不解的看着吴悠悠,“你这是……”

    吴悠悠笑了,松开她,“再来!”

    唐宁后退几步,站好,接着一声断喝,化作魅影,冲上来,猛起一脚,直踢吴悠悠的小腹。

    吴悠悠敏捷的躲开了这一脚,接着屁股上就挨了一脚,噗通一声倒在了地上。

    “悠悠!”,唐宁大惊,想要过去扶她。

    她只觉得腰一紧,吴悠悠又从后面把她抱住了。

    唐宁猛地明白了。

    她转过来,激动的看着吴悠悠,“我刚才攻击的,是你的化身?!”

    吴悠悠淡淡一笑,“不是化身,是替身。”

    “替身?”,唐宁一愣。

    吴悠悠点了点头,凑到她耳边,压低声音,“我把我们吴家的替身符改良了,改成以真气化替身,这样一来,只要我受到重击,替身就会出现替我承受攻击,而我的本体就会本能的躲到一边,保证自己的安全……”

    “重击?”,唐宁纳闷,“可是你刚才让我摸你的头,那不算重击,怎么也……”“摸头的确不是重击”,吴悠悠解释,“但这模拟的是结界攻击,白玉尘每次控制我,用的都是结界。她用结界封住我的灵光,进而控制我的身体和神识,我就动不了了。我改良替身符的时候,加了念和限了,一旦激活,只要有人靠近我天灵,我的真气就会化作替身,替我挡住攻击。所以你刚才这一脚不算什么,摸头,才是真正的重击。”

    唐宁明白了,激动的看着他,“悠悠!你真棒!”

    吴悠悠笑了笑,接着说道,“白玉尘虽然是神,但她的速度不可能比你刚才更快,如果你用这样的速度都伤不了我,那她想制服我,就没那么容易了。”

    唐宁使劲点头,“嗯!”

    吴悠悠看看表,冲她一笑,“走,去游泳馆,进行第二场。”

    “好!”,唐宁说。

    俩人手拉着手,一齐钻出围绳,跳下擂台,向门口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