恒言中文网 > 少年风水师 > 03 杨素灵
    清元道长和杨天雨一听这话,也停下来,看向了吴悠悠。

    “金佛流落海外近两百年,后来由英伦何氏家族花重金赎回,献给了国家”,吴悠悠说,“我受409局之托,跟随文物专家一齐,去英伦检查金佛的真伪,在其中一尊金佛中发现了正尧老祖的元神,于是解开了封印,把他收进这铜葫芦,带了回来。至于刚才说的那些,都是正尧老祖跟我说的,他说他想回无极上清门,所以我就让爷爷打电话,把你们请来了。”

    杨素灵明白了,抱拳低头,“素灵懂了,多谢师兄。”

    吴悠悠点了点头,看看清元道长,“师爷,您还有什么想问的么?”

    清元道长很是感慨,对吴君玉说,“师兄啊,悠悠这孩子,前途无量啊……”

    吴君玉很是自豪,微微一笑,“他还小,以后师弟多多提携他。”

    清元道长看看吴悠悠,“好。”

    他把铜葫芦装进袖子,冲祖孙俩一抱拳,转身走了。

    杨天雨跟着走了。

    杨素灵看了吴悠悠一眼,低下头,也跟着走了。

    祖孙三人走到大路上,拐了个弯,身形一闪,不见了。

    不在人家门前用神足通,这是一种尊重,是昆仑十二门的规矩。

    无极上清门如此,其它门派也是如此。

    吴君玉看看吴悠悠,“回去吧。”

    吴悠悠点头,“嗯。”

    爷俩转身走进老宅,回到客厅坐下了。

    吴君玉喝了茶,放下杯子,问吴悠悠,“这事,真是像你说的那样?”

    “是”,吴悠悠说,“不过这不是黄逍告诉我的,是我自己看出来的。只是当着他们的面,我不想那么说。”

    吴君玉欣慰一笑,“好!你长大了……”

    吴悠悠也笑了,看看表,站起来,“差不多该准备饭了……”

    “你坐着,让你奶奶去做”,吴君玉说。

    “我们来的时候就说好了”,吴悠悠说,“今天这顿饭,唐宁来做,我给她帮忙。”吴君玉皱眉,压低声音,“这怎么行?人家姑娘第一次来家里,怎么能让人家做饭呢?”

    吴悠悠笑了笑,转身走到里屋门口,推开门,对唐宁说,“唐局,我饿了……”

    唐宁站起来,“好!”

    杜红跟着站起来,“我去做饭!”

    “奶奶,您休息会,我和悠悠来做”,唐宁说,“我们说好了的。”

    杜红也是一皱眉,问吴悠悠,“胡闹!宁宁第一次来,怎么能让她下厨呢?”

    她转过来,冲唐宁一笑,“你们玩会,奶奶去给你们做饭。”

    唐宁一笑,“奶奶,您休息,我们来。”

    吴悠悠也一笑,走过来拉住唐宁的手,对杜红说,“您和我爷爷喝茶去,唐局的厨艺可好了呢!我们先去忙了啊!”

    说完他不等杜红说话,拉着唐宁走了。

    杜红追出来,“哎哎哎,你这孩子!你别让宁宁动手!我来做!”

    吴君玉会心一笑,喊住她,“算啦,孩子们有心,让他们去吧。”

    杜红瞪他一眼,“你个老东西,这会你怎么不讲规矩了?哪有人家女孩子第一次来,就让人家下厨的?!”

    “当初两个儿媳妇第一次来,不也跟着你帮忙了?”,吴君玉笑呵呵的,看了看外面,感慨道,“咱们都老了,吴家的规矩,也该改一改啦……”杜红看了外面一眼,叹了口气,来到老伴身边坐下,看着孙媳妇带来的满地的礼物,忍不住笑了。

    ……

    中午,吴君怀夫妇来了。

    唐宁做了一桌丰盛的酒席,一家人围桌而坐,热热闹闹的吃了一顿团圆饭。

    吃完饭之后,俩人该回去了。

    杜红给唐宁准备了很多土特产,连同二爷带来的一箱茅台,一箱苹果,还有一箱金丝枣干,一齐装上了车。

    装好之后,她转过来拉着唐宁的手,叮嘱她,“下次来,一定多住几天,咱家有的是房子,农村虽然比不过大城市,但这里空气好,水也养人。”

    唐宁轻轻一笑,“嗯。”

    “好了!”,杜红笑了笑,“上车吧,路上慢点开。”

    “好”,唐宁看看吴君玉和吴君怀夫妇,“爷爷,二爷爷,二奶奶,我们走了。”

    “好!路上慢点”,他们叮嘱。

    唐宁点了点头。

    吴悠悠看了看四个老人,这会,他到成了外人了……

    不过他喜欢这种感觉,心里甜丝丝的。

    他冲老人们一笑,“爷爷奶奶,二爷爷二奶奶,你们保重身体,我们走了。”

    “好!”,吴君玉点头。

    两人开门上车,唐宁发动了车子,按了下喇嘛,缓缓的驶出胡同,上了大路,冲他们挥了挥手,开走了。

    四个老人来到路边,看着他们远去,一直到看不到了,这才回去了。

    从南河镇出来,吴悠悠忍不住笑了出来。

    “怎么了?”,唐宁问。

    “他们都很喜欢你”,吴悠悠笑着说,“下次来,咱们真得多住几天了。”

    “我也喜欢他们”,唐宁轻轻一笑,“一家人围在一起吃饭,这种感觉真好……”

    “我明天开始闭关”,吴悠悠看着前面的路,“等解决了白玉尘,我们再回来看爷爷奶奶。”

    唐宁看着他,点了点头,“嗯。”

    吴悠悠往座椅上一靠,长长的出了口气,看向了远方。

    远处的天边,乌云滚了上来,黑压压一片。

    他看着乌云,轻蔑的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