恒言中文网 > 少年风水师 > 02 清元道长
    约莫十几分钟后。

    吴君玉的手机响了,他拿起来,接听了,“喂?”

    “师兄,是我”,电话那头换成了一个中年人,“听素灵说,您找我有事?”

    “是有事”,吴君玉说,“你赶紧过来,见面说。”

    “很重要么?”

    “很重要。”

    “好!”,男人说,“我这就过去。”

    “好!”

    吴君玉放下手机,站起来,吩咐吴悠悠,“走,去门口迎一下。”

    吴悠悠站起来,“嗯。”

    爷俩走出客厅,来到门口。

    几乎同时,一个身穿白袍,仙风道骨的中年道士,领着一男一女拐进胡同,来到了吴家的大门前。

    道士冲吴君玉一抱拳,“师兄!”

    吴君玉抱拳还礼,“清元师弟。”

    道士身后的一男一女跟着抱拳,“五爷爷!”

    吴君玉笑着点了点头,接着给吴悠悠介绍,“悠悠,这位是无极上清门的掌门清元道长,你得叫师爷。”

    吴悠悠抱拳低头,“师爷。”

    道士打量吴悠悠一番,问吴君玉,“峥儿的儿子,都这么大了?”

    吴君玉一笑,“是啊,十九了。”

    道士也笑了,点了点头,“好!这孩子,比他爸爸还要聪慧,吴家后继有人,天机府后继有人了。”

    “谢谢师爷”,吴悠悠说。

    道士点点头,接着给他介绍,“悠悠,这是我的孙子,他叫杨天雨,这是我孙女,她叫杨素灵。”

    吴悠悠冲他们一笑,“天雨师兄,素灵师妹。”

    杨天雨今年二十五岁,生的浓眉大眼,一脸的正气,抱拳还礼道,“师弟!”

    杨素灵今年只有十七岁,小姑娘眉清目秀,肤白胜雪,一尘不染,宛若仙子。

    她冲吴悠悠一抱拳,“悠悠师兄!”

    吴悠悠笑了笑,点了点头。

    杨素灵脸一红,下意识的躲开了他的目光。

    吴君玉转身往里让他们,“清元师弟,请!”

    “师兄请!”,清元道长说。

    俩人手拉着手,走进了吴家老宅。

    吴悠悠看看兄妹俩,“师兄,师妹,请吧!”

    “请!”,杨天雨说。

    杨素灵没说话。

    她跟在哥哥身后,走进了老宅。

    来到客厅坐下,吴悠悠拿来了三个新的杯子,给他们倒上茶,接着在爷爷身边坐下了。

    里屋的唐宁听到有人进来了,本能的站了起来。

    杜红拉住她的手,示意她不用理会。

    唐宁看了看外面,点了点头,这才重新坐下了。

    清元道长喝了口茶,放下茶杯,一眼瞥见了桌上的铜葫芦,问吴君玉,“师兄,您让我来,到底是什么事啊?”

    “就是这铜葫芦”,吴君玉一指铜葫芦,“这是悠悠带来的,他说要亲手交给你。”清元道长不解,问吴悠悠,“这葫芦……?”

    “这葫芦里有一个元神”,吴悠悠说,“他叫黄逍,曾经是无极上清门的掌门……”清元道正一皱眉,“黄逍……”“你也没听说过?”,吴君玉问。

    清元道长思索片刻,摇了摇头。

    吴君玉一愣,转过来问吴悠悠,“这……不会是搞错了吧?”

    “不会有错”,吴悠悠看看清元道长,“黄逍是他在俗世用的名字,他在昆仑还有一个名字,叫杨正尧……”

    清元道长一惊,“杨正尧?!正尧老祖?”

    吴悠悠点头,“对!”

    清元道长看着桌上的铜葫芦,咽了口唾沫,问吴悠悠,“这里面……真的是正尧老祖?”

    “是”,吴悠悠说。

    清元道长深吸一口气,站起来,绕到了茶几对面。

    杨天雨和杨素灵跟着站了起来,来到了他的身后。

    清元道长犹豫了一下,看看吴悠悠,“不对吧……正尧老祖早在明朝永乐年就已经修炼成仙了,他的元神,怎么会在这葫芦里?”

    他身后的兄妹俩一齐看向了吴悠悠。

    吴悠悠站起来,不慌不忙的解释道,“正尧老祖当年并没有成仙,他是下山扶保大明来了。他和永乐皇帝是莫逆之交,那年,永乐皇帝迁都不久,就发生了天火焚毁三大殿的事。当时朝野上下,人心惶惶。永乐皇帝为了稳住局势,派人去昆仑,将正尧老祖请到了上京。”

    “这个我知道”,清元道长说,“可是后来老祖回来了,然后在众目睽睽之下,白日飞升了,这是事实啊!”

    “只不过是正尧老祖用的障眼法”,吴悠悠说,“实际情况是,大明迁都上京,龙脉未稳,江山有倾覆之祸,百姓有倒悬之危。正尧老祖为天下苍生计,在上京留下了一尊真武大帝像,并亲手为永乐皇帝铸造了三尊纯金大黑天佛像。他把自己的元神藏进了其中一尊佛像中,并叮嘱永乐皇帝,留下了金佛香火不断,大明江山永固的话。”他看了看杨素灵,“从永乐皇帝开始,大明先后有十二位皇帝供奉金佛,这才换来了大明两百多年的天下,只是后来,大明气数实在尽了,自明光宗朱常洛之后,金佛香火断绝,被歹人盗出了皇宫。自此大明龙脉断绝,苟延残喘二十四年后,最终灭亡了。”

    杨素灵听的很认真,默默的点了点头。

    “原来是这样……”,清元道长恍然大悟,看看铜葫芦,“老祖为了天下苍生,竟然付出了这么多……”

    他撩衣跪下,虔诚参拜,“老祖在上,玄孙杨清元,参见老祖!”

    杨天雨和杨素灵也跟着跪下,一齐磕头,“参见老祖!”

    吴君玉看了看吴悠悠。

    吴悠悠很平静,默默的看着祖孙三人,眼中没有一丝波澜。

    铜葫芦内,黄逍早已惭愧不已,捂着脸,无颜面对子孙了。

    清元道长参拜完毕,站起来,小心翼翼的把葫芦捧了起来,“老祖,玄孙带您回去……”

    他感激的看着吴君玉和吴悠悠,“师兄,悠悠,多谢了!”

    吴君玉微微一笑,“清元师弟客气了,我就不留你们了,快带老祖回去吧。”

    “好”,清元道长说。

    杨天雨和杨素灵站了起来。

    祖孙三人转身往外走。

    吴君玉和吴悠悠跟着送了出来。

    来到门口,杨素灵突然想起个事,转过来问吴悠悠,“悠悠师兄,这些事,你是怎么知道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