恒言中文网 > 少年风水师 > 01 无极上清门
    第二天上午,吴悠悠带着唐宁回到了南河镇。

    吴君玉和杜红见孙子带着女朋友回来,别提多高兴了,热情的把唐宁请进了屋里,又是拿糖,又是沏茶,忙的不亦乐乎。

    唐宁很不好意思,一个劲的说谢谢,紧张的坐也不是,站也不是。

    她买来了很多礼物,有给二老的,也有给吴君怀夫妇的。

    看着这么多价值不菲的名贵补品,吴君玉乐的合不拢嘴,赶紧示意老伴杜红表示表示。

    杜红拉着唐宁的手坐下,拿出了早已准备好的红包,笑着塞到她手里,“宁啊,这是我和你爷爷给你的见面礼,咱老家就这规矩,你不要嫌少,也不许推辞,必须收下!”

    唐宁一愣,赶紧推辞,“奶奶,这可不行……”“不许推辞!”,杜红坚持,“这是咱家的规矩,你拿着!”

    唐宁红着脸摇头,“我真的不能要……”

    “孩子,收下吧”,吴君玉也说,“你奶奶说的对,这是咱家的规矩,当初你婆婆第一次来的时候,你奶奶也给了的。”

    吴悠悠也说,“这是爷爷奶奶的心意,收下吧。”

    唐宁见他这么说,只好收下了,“谢谢爷爷奶奶。”

    杜红笑了,对老板说,“瞧这孩子,长得这么好看,又这么懂事,悠悠这小子,真是太有福气了!”

    吴君玉会心一笑,点了点头。

    吴悠悠不好意思的笑了。

    他端起茶,轻轻喝了一口,问吴君玉,“对了爷爷,我二爷爷知道我们回来么?”

    “我昨晚告诉他了”,吴君玉说,“你二奶奶娘家有点事,他们现在在那边,中午就会回来。你二爷爷说了,让你和唐宁多住两天,明天中午,去他家吃饭呢。”

    “我们没时间住”,吴悠悠说,“唐宁工作忙,吃完午饭,我们就回去。”

    “这样啊……”,吴君玉看看唐宁,“不能住一晚么?”

    “这次真的不行”,唐宁说,“下次我们一定住。”

    杜红笑着拉住她的手,“行,工作要紧,下次来,一定多住两天。”

    唐宁轻轻一笑,“嗯。”

    吴君玉也笑了。

    吴悠悠又喝了几口茶,放下杯子,对吴君玉说,“爷爷,我们这次回来,一是来看看您和奶奶,二是有点事,需要您帮忙。”

    “什么事?”,吴君玉问。

    “您帮我联系一下无极上清门的掌门”,吴悠悠说,“让他们今天务必来南河镇一趟,我有东西要交给他们。”

    “无极上清门?”,吴君玉心里一动,“是什么东西?”

    吴悠悠转身从包里拿出铜葫芦,放到桌上,看看吴君玉,“就是这个。”

    吴君玉拿起来,看了看,不太明白,“这是什么?”

    杜红见爷俩要谈正事,转过来小声对唐宁说,“宁啊,咱娘俩儿去屋里说话。”

    唐宁点头,“嗯。”

    杜红站起来,看看祖孙俩,“你们聊吧。”

    吴君玉点了点头。

    吴悠悠也点了点头。

    娘俩儿转身走进里屋,把门关上了。

    这是吴家女人的习惯,男人们谈事,女人回避,历来如此。

    但其实这是老例儿,从吴峥这辈开始,早就不是这样了,只是这里是南河镇,是吴家的老家,所以唐宁到了这里,还是得随着规矩来的。

    吴悠悠等娘俩进屋了,这才对爷爷说道,“这葫芦里有一个元神,这人叫黄逍,是元末明初时无极上清门的掌门。”

    “黄逍……”,吴君玉略一沉思,摇了摇头,“没听说过这个人……”

    “他是几百年前的人,您没听过也不稀奇”,吴悠悠笑着说,“您就打个电话,把无极上清门的掌门喊来,让他把这葫芦带走就是了。”

    “你是从哪得到这葫芦的?”,吴君玉问,“这位黄逍前辈,又是怎么回事?”

    “这个您就别问了”,吴悠悠说,“我答应他了,要送他回无极上清门。等无极上清门的人来了,我来跟他们解释。”

    吴君玉想了想,点了点头,“好。”

    他放下铜葫芦,拿出手机,拨通了一个电话,“喂?清元师弟,你现在在哪?”

    “五爷爷您好,我是素灵”,电话那头是一个女孩子,“我爷爷他闭关了,有什么事您可以跟我说。”

    “哦,是素灵啊”,吴君玉一笑,“你爷爷闭关了?”

    “嗯,他上个月初三开始闭关的,还有三天才能出关”,女孩说。

    “这样啊……”,吴君玉看了看吴悠悠,清清嗓子,继续说道,“既然你爷爷闭关了,那你让你爸爸或者你姑姑或者你大师伯来南河镇一趟,我有重要的事,要和他们见面谈。”

    “今天去么?”,女孩问。

    “对!”,吴君玉说。

    “好的五爷爷,我这就跟他们说”,女孩说。

    “好”,吴君玉准备挂电话。

    吴悠悠拦住他,压低声音,“必须掌门来,别人不行……”

    吴君玉一愣,赶紧拿起电话,“额……素灵啊!你等等……”

    “我在,五爷爷,您说”,女孩说。

    “你师伯和你爸爸来不行,这个必须你爷爷来”,吴君玉说,“你去禀报你爷爷吧,就说这事很重要,可以的话,让他提前出关,然后马上来南河镇。”

    “这……”,女孩有些犹豫。

    “按我说的说”,吴君玉说,“让你爷爷自己决定。”

    “好的五爷爷,我明白了”,女孩说。

    吴君玉把电话挂了。

    他放下手机,对吴悠悠说,“等着吧。”

    吴悠悠点头,“好。”

    他端起茶,继续喝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