恒言中文网 > 少年风水师 > 25 不要拿错了
    何文婷点头,“好。”

    她走房间,关上门,跟着唐宁来到了客厅,看了看吴悠悠,惭愧的低下了头,“悠悠少爷,刚才我失态了,对不起……”

    “没什么”,吴悠悠说,“坐吧。”

    “谢谢少爷”,何文婷小心翼翼的坐下,深深地吸了口气,抬起头,“我想通了,我愿意把何家旗下所有企业的股份,全部献给国家!”

    吴悠悠点了点头。

    他一指桌上的协议,“想好了的话,就签了吧。”

    何文婷看了看,点点头,“好!”

    她拿过协议简单看了看,从包里拿出一支钢笔,在两份协议上签上了自己的名字。

    签好后,她把协议放好,看看吴悠悠和唐宁,“少爷,唐局,我签好了。”

    吴悠悠吩咐唐宁,“收好。”

    “好的”,唐宁拿起协议,装进档案袋,封好了。

    何文婷轻轻出了口气,仿佛卸下了千斤重担。

    现在何家什么都没有,她也没什么可顾忌的了。

    吴悠悠喝了口茶,放下杯子,站起来,“走,去你家。”

    何文赶紧站起来,“好!”

    吴悠悠走过来拉住她的手,接着拉住唐宁的手,身形一闪,瞬间来到了何家庄园。

    何文婷惊呆了。

    她长这么大,见过最厉害的神通,就是卓嘎的读心术。

    像神足通这么高级的,她还是第一次体会到,一时惊得说不出话来了。

    吴悠悠松开她,看了看别墅,问她,“你哥哥他们都在里面?”

    何文婷回过神来,赶紧点头,“对!都……都在里面……”

    “还有谁?”,唐宁问。

    “还有管家老孙和我爷爷……”,何文婷顿了顿,忍不住问吴悠悠,“悠悠少爷,刚才您用的是神足通么?”

    吴悠悠看了她一眼,吩咐唐宁,“你在外面等着,我和何小姐进去。”

    “我在外面?”,唐宁一愣,“悠悠,我……”

    吴悠悠冲她一使眼色。

    唐宁明白了。

    她看了看何文婷,默默的点了点头,“好。”

    吴悠悠看看何文婷,“开门。”

    何文婷有些害怕,“少爷,我……我能不进去么?”

    “这是你家,你怕什么?”,吴悠悠问。

    何文婷苦笑,“就因为这是我家,所以我才害怕,您不知道,我昨晚本来都离开伦城,快到威城了,可不知道怎么回事,稀里糊涂的就回来了。等我清醒过来的时候,我发现自己跪在佛堂里,那三尊金佛不知道怎么的,都出来了,就围在我身边……”

    她看看唐宁,“我当时都吓懵了,赶紧跑了出来,下楼一看,我哥和老孙倒在地上,他们吐了很多血,都变成我爷爷那样了。我往外跑,可是有人拉住了我的胳膊,抱住了我的腰,我回头看,却什么都没有。情急之下,我就一边念大明咒,一边挣扎,好不容易才跑了出来,然后就直接去酒店找你们了。”

    她转向吴悠悠,“少爷,我真的不敢再进去了……”

    “有我在,你不用怕”,吴悠悠说,“开门吧。”

    何文婷犹豫了一下,看了看唐宁。

    “开门吧”,唐宁也说。

    何文婷没办法,鼓起勇气,走过去,用指纹开锁,打开了门。

    吴悠悠走过去,推开门,领着她走进了别墅。

    唐宁警觉的看了看四周,在外面守着了。

    ……

    客厅内,何文轩和老孙倒在地摊上,身上的血早已干涸,变成紫色。他们脸色蜡黄如纸,圆睁着二目,失神的看着天花板,气若游丝。

    吴悠悠瞥了他们一眼,领着何文婷,走上了楼梯。

    何文婷腿软,紧张的搂住了吴悠悠的胳膊。

    吴悠悠看了她一眼。

    何文婷赶紧松开,“对……对不起……”

    吴悠悠没说话,继续往上走。

    何文婷生怕被落下,紧跟在他身后,来到了楼上。

    书房的门是开着的。

    里面弥漫着一股淡淡的雾气,仿佛干冰一般,缓缓的涌了出来。

    何文婷腿一软,本能的拉住了吴悠悠,“少爷!您看那儿……”

    吴悠悠看了看那雾气,问她,“刚才不是这样的?”

    何文婷哆嗦着点了点头。

    “你没必要这么害怕”,吴悠悠说,“有我在,你不会有事的,别紧张……”

    何文婷紧张的咽了口唾沫,“好……”

    她松开了吴悠悠的胳膊。

    吴悠悠笑了笑,转身走进了书房。

    何文婷硬着头皮,跟上了他。

    俩人来到佛堂内,只见地上已经全部被雪白的雾气笼罩住了,什么都看不清楚了。

    何文婷本能的又抱住了吴悠悠的胳膊。

    她身材骨感,但却很软,热乎乎的。

    吴悠悠下意识的想要甩开她。

    何文婷却像抓住了救命稻草,抱得更紧了。

    既如此,吴悠悠也就不再坚持了。

    他看了看地上的雾气,故意问她,“三尊佛像的位置,你记得吗?”

    “大概……大概记得……”,何文婷咽了口唾沫,一指佛堂中央靠前的位置,“我醒过来的时候,大概就坐在那里,那三尊佛像是围着我的,我前面一尊,左右也各有一尊……”

    “好”,吴悠悠看看她,“你现在过去,把原本在你前面的佛像拿起来,放回佛龛里,记住,是在你前面的那一尊,千万不要拿错了。”

    “要是拿错了会怎么样?”,何文婷问。

    “那你就会像他们一样”,吴悠悠说,“我就救不了你了。”

    何文婷怔怔的看着他,“少爷,我……我……”

    “别紧张”,吴悠悠鼓励她,“只要你不拿错,就不会有事,去吧,我在这看着你。”

    何文婷深吸一口气,点了点头,“好。”

    她松开吴悠悠的胳膊,小心翼翼的蹚着雾气,走到佛堂中央,慢慢俯下身,摸索着找到了一尊佛像,回头对吴悠悠说,“少爷,我找到了!”

    在她说话的同时,雾气内升起一团黑气,化作了一个身高近三米的大黑天,挥舞着手臂,怒视何文婷。

    何文婷没有看到。

    吴悠悠看了看那大黑天,平静的一笑,“好,继续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