恒言中文网 > 少年风水师 > 19 黄逍
    上京这边。

    何丹打了两个电话,简单安排了一下工作,接着走进卧室,准备换身衣服然后去机场。

    吴悠悠来到她家门外,敲了几下门。

    何丹听到敲门声,快步来到门口,打开了门。

    “悠悠?”,她一愣,“你怎么……”

    “坐飞机太慢了”,吴悠悠说,“我带您过去。”

    何丹明白了,“好!”

    她也不换衣服了,转身锁上了门。

    吴悠悠拉住她的手,俩人身形一闪,来到了Kingway酒店2707房间内。

    沈胜男和陈朵,都还在昏迷中。

    何丹见她们躺在地上,吃了一惊,赶紧问吴悠悠,“她们怎么了?!”

    “我在她们身上修了符”,吴悠悠说,“现在不能动她们,让她们睡吧,明天就好了。”

    何丹点了点头。

    她跟着吴悠悠来到沙发前坐下,看了看地上的两个女孩,问他,“需要我做什么?”

    “做我的替身”,吴悠悠说。

    “你的替身?”,何丹不解,“什么意思?”

    “这个您不用问”,吴悠悠说,“按我说的做就行了。”

    “好”,何丹点头。

    吴悠悠站起来,“那我们开始吧。”

    何丹站起来,“好!”

    吴悠悠略一凝神,伸出手指,在她眉心轻轻点了两下。

    傀儡符和合神符化作两道金光,进入了何丹的元神。

    何丹身子猛地一颤,腿一软,倒在了吴悠悠怀里,昏死了过去。

    吴悠悠抱起她,转身走进卧室,将她放到床上,给她盖上了被子。

    何丹的眼角流出了血。

    接着嘴角,耳朵和鼻子,先后淌出了鲜血。

    吴悠悠从旁边拿了纸巾,把那些血擦掉了。

    刚擦完,又流出来了。

    吴悠悠继续拿纸巾,继续给她擦。

    一连擦了半盒纸巾,这血,才算止住了。

    吴悠悠仔细看了看她的眉心,确认没有问题了,这才松了口气,转身走出卧室,身形一闪,回到了总统套房内。

    唐宁并没有洗澡。

    见他回来了,她起身迎过来,“怎么样了?”

    吴悠悠看看她身上,诧异的问,“你没洗澡?”

    唐宁脸一红,“我……”吴悠悠一把抱起她,“那就一起洗吧……”

    “何局来了么?”,唐宁红着脸问。

    “她睡着了……”,吴悠悠亲了她一下,“今晚不说这个事了……”

    唐宁凝视着他,默默的点了点头。

    吴悠悠笑了,抱着她走进浴室,用脚一钩,将门关上了……

    ……

    当夜无话。

    天快亮的时候,何家别墅。

    佛堂内,何文轩苏醒过来了。

    他慢慢睁开眼睛,不慌不忙的爬起来,走到佛龛前,将两尊金佛抱起,转身走出佛堂,下楼来到了客厅内。

    何文婷和老孙坐在客厅内,他们神情呆滞,一动不动,仿佛是两尊蜡像。

    何文轩来到他们面前,将金佛放到了茶几上。

    三团黑气从两尊金佛中飞出,在他身边落地,化作了三个身高近两米的大黑天。

    这是佛像中剩下的三个咒体,也是最后的咒体了。

    何文轩看了看老孙,接着走到何文婷面前,伸手托起了她的脸,仔细看了看,嘴角露出了一丝诡异的笑容。

    三个大黑天挥舞着手臂,默默的看着他,等候着他的命令。

    何文轩松开何文婷的脸,随即将手,伸进了她的胸衣中,一顿摸索,揉捏,眼中发出了幽蓝色的光。

    何文婷一动不动,任他轻薄。

    摸索了一会之后,何文轩满足了。

    他转身来到三个大黑天面前,轻轻一挥手,示意他们可以上了。

    左右两边的两个大黑天得到命令,呼的一声化作黑气,扑向了何文婷和老孙。

    剩下的大黑天没动。

    它得等影子从何文轩的元神里出来,才能与何文轩融合。

    何文轩闭上眼睛,慢慢仰起头,眉心内有黑气开始涌出来了。

    就在这时,两个大黑天突然一声哀嚎,被生生的打回来了。

    何文轩猛地睁开眼睛,黑气重新进入眉心,猛地转过来。

    只见一个身材高挑,肌肤雪白,眉眼细长的年轻女子,正看着他笑。

    何文轩一皱眉,愤怒的质问,“你是谁?!”

    女子没理他,冲楼上一伸手。

    呼的一声,藏在何天云卧室内的法身佛像飞了下来,被女子抓住,轻轻地放到了茶几上。

    何文轩大怒,一声长啸,黑气自口鼻眉心涌出,在空中化作了一个巨大的大黑天,带着三个大黑天一齐扑向了女子。

    女子伸手一抓,将影子和三个咒体同时抓进了手里,攥住了。

    影子发出了一阵哀嚎。

    女子不屑的一笑,冲手里轻轻吹了口气,松开了手。

    黑气逃出她的手心,滚落到地上,化作了一个男人的影子。

    他挣扎着站起来,转身冲向门口,想要逃走。

    女子一声冷喝,“黄逍!”

    影子一颤,停下了脚步,赶紧转过身来,仔细的看那女子。

    他的眉眼慢慢清晰了,变成了一个披头散发,赤身裸体,留着小胡子的中年男人。

    “怎么?不记得本座了么?!”,女子问。

    影子猛地清醒了过来,赶紧跑过来,噗通一声跪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