恒言中文网 > 少年风水师 > 15 您是他的儿子?
    这喇嘛不是别人,他就是当年被吴峥制服的那位密教法师,次仁多杰。

    他看到了吴悠悠和唐宁,匆忙的从弟子手中抢过火把,踏着雪,踉踉跄跄的来到吴悠悠面前,吃惊的看着吴悠悠怀里的卓嘎,嘴唇颤了几颤,却没发出声音。

    “大师,我们把卓嘎送回来了”,吴悠悠说,“她现在被淤血阻断了气脉,请马上准备一个清净的地方,让我们为她疗伤。”

    次仁多杰回过神来,赶紧点头,“好!好……多谢两位施主!多谢!”

    他侧身一让,“请!”

    众喇嘛迅速让出了一条路。

    吴悠悠抱着卓嘎,领着唐宁,在次仁多杰的引领和喇嘛们的注视下,走进了寺庙。

    次仁多杰带着他们来到后院,指着一间禅房说道,“这是卓嘎之前住的地方,三年来,一直是空着的,这里可以么?”

    “可以”,吴悠悠说。

    “好!”,次仁多杰双手合十,“拜托您了……”

    吴悠悠看了看他,又看了看那些举着火把的喇嘛,领着唐宁走进了房间。

    唐宁把门关上了。

    次仁多杰颤颤巍巍的跪下,含着泪抬起头,“佛祖啊,弟子有罪啊……”

    他痛苦的闭上了眼睛,泪如泉涌。

    在他身后,呼啦一声,那些拿着火把的喇嘛们,一齐跪下了。

    吴悠悠来到床边,将卓嘎放到了床上,转过来吩咐唐宁,“她是女孩子,我不方便,你来给她疗伤。”

    唐宁一愣,“我?”

    “对!”,吴悠悠说,“你来!”

    唐宁看了一眼床上的卓嘎,深吸一口气,问吴悠悠,“我该怎么做?”

    “把她的衣服脱光,用手按住她的头顶,观想她的左脚心”,吴悠悠说,“等到她身上出现白霜之后,你就改为观想她的右脚心,白霜消失后,就继续观想左脚心,如此反复交替,直到她把淤血吐出来。”

    唐宁不明白这其中的原理,但她相信吴悠悠,相信只要按照他的话做就行了。

    “好!”,她点了点头。

    吴悠悠拍拍她胳膊,“我先去外面,等她吐血了,你就喊我。”

    “嗯!”,唐宁点头。

    吴悠悠转身走到门口,开门走出禅房,把门带上了。

    唐宁看了看卓嘎,敏捷的跳上床,解开了她的衣服……

    ……

    见吴悠悠出来了,次仁多杰愣了一下。

    他擦擦眼泪,赶紧问,“施主,您怎么出来了?”

    “卓嘎是女孩子,我给她疗伤不方便”,吴悠悠说,“您放心,我女朋友很快就可以治好她的。”

    次仁多杰含着泪,双手合十,低下了头。

    吴悠悠看了看他身后的那些喇嘛,转过来看着禅房,静静的等着了。

    此时的藏地,依然寒冷。

    这里是雪山脚下,更是寒冷异常。

    吴悠悠穿着单薄的衣服,站在风雪中,岿然不动,神情淡然。

    他有强劲的内气,所以并不觉得冷。

    次仁多杰却怕他冻着,颤颤巍巍的站起来,想解下自己的僧袍,给他披上。

    吴悠悠看出了他的心思,冲他一笑,“不用,谢谢大师。”

    次仁多杰心里一颤。

    这笑容,怎么这么熟悉……

    他猛然间想到了一个人……

    “小施主,您……您贵姓?”,他试探着问。

    “我叫吴悠悠”,吴悠悠说。

    “吴悠悠……”,次仁多杰眼睛一亮,“您姓吴?!那您认不是认识上京的吴峥少爷?!”

    吴悠悠愣了一下,接着淡淡一笑,“没见过。”

    “哦……”,次仁多杰有些失望。

    吴悠悠转过来,看着禅房,“他是我爸爸,但我没见过他。”

    次仁多杰愣了一下,颤声问,“您……您是吴峥少爷的儿子?!”

    吴悠悠嗯了一声。

    次仁多杰老泪纵横,赶紧跪下,双手合十,“有救了!卓嘎有救了!……”

    “您是我爸爸的朋友吧?”,吴悠悠问。

    “不!我们不是朋友”,次仁多杰激动的说,“吴峥少爷,是我的上师,当年是他点化了我,将我从魔道中拯救了出来。他是我的上师,是我的上师啊……”

    吴悠悠转过来看了他一眼,略一沉思,又转了回去,继续看着禅房了。

    次仁多杰虔诚的跪着,一边擦眼泪,一边笑,不住的喃喃自语,“好了,这下好了,上师的儿子来了,卓嘎有救了,我们都有救了……”

    吴悠悠轻轻出了口气。

    见他不说话,次仁多杰也不敢叨叨了。

    院子里,顿时安静了下来。

    等了约莫十几分钟。

    唐宁开门出来,对吴悠悠说,“她吐血了!”

    “醒过来没有?”,吴悠悠问。

    唐宁摇头。

    次仁多杰心里一颤,紧张的看向了吴悠悠。

    吴悠悠略一沉思,快步走进了禅房。

    唐宁看了看次仁多杰和满院的喇嘛,将门关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