恒言中文网 > 少年风水师 > 12 我先救你吧
    卓嘎缓和了一下情绪。

      “从这魔王出现之后,我就开始控制不住自己了”,她说,“何天云想得到我,我心里是抗拒的,但脑子一片空白,就像被施了魔咒,我无法控制自己的行动,只能任他摆布。不久之后,何文轩也对我那样,在之后,何文婷也把我拖上了她的床……”

      她噙着泪苦笑,“我成了何家人的玩物,被他们一次次蹂躏,践踏,我没有尊严,我失去了一切……每一次我都想抗拒,可是每当面对他们,我就变得不是我自己了,我无法说自己想说的话,也无法抗拒他们的侵犯,我就像是一个有意识的木偶,任他们摆布……”

      吴悠悠点了点头。

      她擦擦眼泪,深吸一口气,接着说道,“何天云出事的前一天,我又去了何家,准备举行仪轨。那天先是何天云,然后是何文婷,最后是何文轩,他们像三头野兽,轮流蹂躏我,尤其是何文婷,她咬的我遍体鳞伤,浑身是血,站都站不起来了。可就是这样,何文轩也不放过我,他把我从供奉金佛的书房拉进自己的卧室。我因为常年修习密法,所以有了一些神通,即使我身上有伤,只需片刻,就可以恢复如初。但这种恢复只是表面,实际上伤口并未消失。在何文轩折磨我的时候,我失去了意识,等我再醒过来的时候,我发现自己正跪在金佛前,我咬破了自己的手指,将指血滴到了金佛的身上,而我当时正在念诵的,是一个我根本没有听到过的咒语……”

      “那咒语让我心里发冷,那不是佛菩萨的传承,那声音来自地狱,那是魔王的吟唱,是地狱的回声……我亲眼看到,一团黑气从金佛上升起,化作了大黑天。他穿过我的身体,走出了书房。我像被他控制了一样,站起来,走到门口,亲眼看着他穿过门,走进了何云天的卧室。等我回过神来,转过身看向金佛的时候,突然发现,金佛变成了两尊,两尊金佛,一模一样……”

      她看着吴悠悠,“悠悠少爷,这一切都是因为我,是我,放出了那个魔王……”

      吴悠悠没说话,端起茶,默默的喝了一口。

      卓嘎起身跪下,激动的看着他,“悠悠少爷!”“这不怪你……”,吴悠悠放下茶杯,看看她,“起来吧……”

      “可是是我打开了金佛”,卓嘎说,“是我把那魔王释放了出来,是我!”

      “我说了,这不怪你”,吴悠悠看着她,“起来。”

      卓嘎泪流满面。

      唐宁站起来,走过去扶起她,“起来吧。”

      卓嘎流着泪站起来,“悠悠少爷,我……”

      “你还想不想让我救你?”,吴悠悠问,“想的话,就坐下,听我说。”

      “嗯!”

      卓嘎擦了擦眼泪,坐下了。

      唐宁回到吴悠悠身边坐下,认真的看着他,等着他后面的话。

      “那金佛里面的东西,化成了大黑天的模样,但他并不是真的大黑天”,吴悠悠说,“这个东西是什么,我现在不能和你说,不过我可以告诉你,如果没有你这三年的努力,何家,早就家破人亡了。”

      卓嘎一愣,“您是说……”

      吴悠悠点了点头,接着说道,“那金佛里,并不是大黑天,但你按照仪轨祈请大黑天,却事实上压制住了那佛像里的东西,将它压制了差不多三年。但是这种压制,会对你造成严重的消耗,所以这三年来,你进行仪轨的时候,应该是越来越累的,对么?”

      “嗯”,卓嘎点头,“是这样!”

      “那是因为你的消耗大了”,吴悠悠说,“前年,你只是觉得有些疲惫,到了去年,你每次进行完仪轨,你都会累得有些虚脱,而今年,你已经开始吐血了,我说的对么?”

      “对”,卓嘎赶紧说,“的确是这样!”

      “所以,你已经尽力了”,吴悠悠看着她,“你为何家,几乎耗尽了自己的修为,你的神通也已经消失了大半了,是不是?”

      卓嘎含着泪,点了点头。

      “你很好的完成了你上师交给你的任务”,吴悠悠说,“你在何家遭遇了很多不幸,可反过来说,如果你不遭遇这些,那过不了多久,你会死在何家。你会被活活的累死,死之前会吐一口鲜血到那金佛上,那时,那东西一样会出来,而你,却活不过来了。所以,这是不幸中的万幸,明白么?”

      卓嘎有些茫然,“悠悠少爷,我……”

      “那天晚上,你累的昏死了过去,何天云趁机玷污了你”,吴悠悠接着说道,“可是他不知道,你之所以能保护何家,就是因为你是清白之身。一旦你失去了清白,你就不再是他家的守护者了,因为那佛像里的东西,就不会怕你的咒语了。”卓嘎明白了。

      “所以,那魔王藏进了我的身体里?控制了我?”,她问。

      “对”,吴悠悠说,“它控制了你的身体,然后让何家祖孙三人不断的玷污你,破坏你的灵力和佛心。因为只有将你的灵力和佛心破坏殆尽之后,他才能利用你的身体,完成对自己的血祭,将你这三年来给他造成的封印,彻底打开。”

      卓嘎紧张的咽了口唾沫,认真的点了点头。

      “所以,表面上是你释放出了那东西,但实际上,何天云才是这一切的始作俑者”,吴悠悠看着她,“何家祖孙在玷污你的同时,也毁了自己的生机,虽然你为他们指了条明路,但这条路,他们只怕是走不到头了……”

      卓嘎心里一紧,“您的意思是……”

      吴悠悠端起茶,喝了两口,放下杯子,“他们的事没什么意思了。”

      他看看卓嘎,“今晚,我先救你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