恒言中文网 > 少年风水师 > 05 何家的传说
    “明成祖信奉真武大帝,也信奉密教”,吴悠悠说,“黄逍说为他建一座园林,指的就是如今上京的景山一带,从高空看,那是一尊真武大帝的坐像。而因为明成祖长期修习密教仪轨,对密教非常的虔诚,所以他又为明成祖铸造了这尊纯金大黑天佛像。这样一来,宫外有真武大帝坐镇,宫内有大黑天保驾,上上京也就太平了。”

    “可是你刚才说,这尊佛像是五行幻体”,唐宁不解,“这又是为什么?”

    吴悠悠摇头,“现在不能说……”

    唐宁明白了,点了点头。

    何丹也点了点头。

    吴悠悠不慌不忙的喝了口茶,接着说道,“那尊金佛铸造好了之后,就一直被秘密供奉在宫中,黄逍叮嘱明成祖,说这金佛只有皇帝可以供奉,且不能沾血,一点点都不行。从明成祖开始,明朝的历代皇帝都要恭敬祭拜这佛像,只要佛像在,大明就亡不了。但是天数有定,两百二十年后,这佛像会被明成祖的子孙遗弃,那时,大明将离开上京,在南方延续国祚。从那之后,明朝的历代皇帝,都守着这个秘密,一直供奉着这尊金佛。谁料一百九十多年后,明熹宗即位,当了二十八天皇帝,便出了红丸案,被人毒死了。因为事发仓促,他没来得及将这个秘密告诉自己的儿子天启帝,因而七年后,天启帝也就没能把这个秘密传给自己的弟弟崇祯帝。金佛的香火断了二十多年后,一天晚上,被宫里一个侍卫偷了出去,流入了民间,不久之后,上京陷落,大明就亡国了。”

    “后来呢?”,何丹问。

    “后来这尊金佛就一直在民间流转”,吴悠悠说,“清末的时候,被一个外国人买走,带去了英伦,后来又几经转手,进了那家私人博物馆。十五年前,何天云在那个博物馆里看到了这尊金佛,巧的是,他的祖上,就是当年把金佛从宫中偷出来的明廷侍卫。何天云小时候听他爷爷说起过这金佛的事,仔细确认后,确定这就是当年他祖先偷出来的那尊金佛,于是,他就把这金佛买下来了。”

    “然后呢?”,何丹问。

    “几百年来,何家一直流传着一个传说”,吴悠悠说,“说是当年老祖把那佛像偷出来之后,开始是准备卖给一个老喇嘛的。那喇嘛看了佛像之后,出了一万两银子的价格,但何家老祖不愿意,他觉得这是永乐大帝供奉过的,至少要十万两才行。喇嘛不同意,只答应出一万两,于是两人不欢而散。何家老祖担心夜长梦多,转过天来,就把那金佛以五万两银子的价格,卖给了一个富商。可他万万没想到,几天后,老喇嘛主动来找他了,说十万两没问题,佛像他要了。何家老祖说佛像已经卖了,他来晚了。喇嘛听了之后顿足捶胸,懊悔不已,直接说了真话。他说那佛像内有大黑天本尊的真身,只要以血献祭,然后以大黑天仪轨祭拜,修炼,就可以得到金山一般的财富!何家老祖听了之后也后悔不已,俩人赶紧去找那富商,却发现那富商已经离开上京,不知所踪了。”

    “何天云知道这个传说,所以他得到佛像后,当晚就用自己的血进行了献祭。从那之后,他每个月都修炼黑天财神法,祈请大黑天赐予他想要的财富,结果每次都灵验无比,何家因此成了英伦的隐形巨富,控制的财富,足有数百亿之多。”

    他顿了顿,深吸一口气,“只是他不明白,黑天财神法是有代价的,而这尊佛像是不能沾血的,一旦沾了血,那后果,就不堪设想了。”“怎么说?”,何丹问。

    “那佛像里的东西,受香火,则为佛,沾血气,则为魔”,吴悠悠说,“何天云以血献祭,将他从佛变成了魔,十五年来,他一边为何家聚集财富,一边积蓄力量,终于在两个月前,他冲破了黄逍的封印,回到了人间,然后,何天云就出事了。”

    何丹心里一动,“何天云也是因为金佛才……”

    “对”,吴悠悠点头,“何天云是第一个,他出事之后,报身佛出现,佛像变成了两个。何家养着一位密教咒师,那个人见佛像变成了两个,知道这事不妙,于是就让何家人把金佛送回来了。”

    何丹轻轻出了口气,点了点头,“懂了……”

    唐宁看了看那两个箱子,略一沉思,问道,“法身佛变出报身佛,何天云出事;报身佛变出应身佛,老专家和他的学生们也出事了;那今天409的四个人出事,又是怎么回事?”

    “法身佛吞噬一个灵魂,就能变出报身佛”,吴悠悠解释,“报身佛吞噬三个灵魂,就能变出应身佛,而应身佛不会再变出新的佛像,但它出来后,三尊佛像就都可以吞噬灵魂了,而且时间并不固定。一旦让它们吞够了十二个灵魂,那三个佛像就会融为一体,佛像里的那个东西就会出来,到时候,只要是和那十二个灵魂有血缘的人,就全部都活不了了。”

    “那……我们该怎么办?”,唐宁看着他。

    “解铃还须系铃人”,吴悠悠看看何丹,“我得去趟英伦……”

    “好!”,何丹说,“我马上安排!”

    吴悠悠点点头,转过来对唐宁说,“你跟我一起去。”

    唐宁点头,“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