恒言中文网 > 少年风水师 > 35 七塔阴牢
    吴悠悠还是那句话,“还不走?”

    阿剌合冷冷一笑,长袖一挥,呼的一声消散了。

    别墅内的雾气瞬间消失了。

    庄园内的雾气也慢慢散开了。

    吴悠悠松了口气,将水晶塔放回了床头。

    邹华一声惊呼,猛地坐起来,接着眼睛一翻,倒在地上,又昏死过去了。

    吴悠悠看了他一眼,没理会,转身走出卧室,来到了楼下。

    唐宁依然在门外等着。

    她很听话,吴悠悠让她等,她就会一直等,即使雾气散了,她也不会擅自进来。

    吴悠悠冲她一笑,“进来吧。”

    唐宁轻轻出了口气,进门来到他身边,问他,“怎么样了?”

    “没事了”,吴悠悠说,“她跑了。”

    “跑了?”,唐宁不解,“什么情况?”

    “她用结界控制住了这里,然后藏进了邹华的元神里,想要把陵墓主葬区的密道告诉他”,吴悠悠说,“她是奉命来的,想要把咱们引去主葬区地宫,在那埋伏我们。不过没等她说完,我就把她吓跑了。”

    “怎么吓跑的?”,唐宁问。

    “我用七个水晶文昌塔,摆了一个七塔阴牢,然后就把她吓跑了”,吴悠悠说。

    “七塔阴牢?”,唐宁不解。

    “七塔阴牢是一种阵法,威力很大”,吴悠悠解释,“阿剌合力量很强,这个阵法根本困不住她,只不过,她很怕我,所以我这么一咋呼,她就吓跑了。”

    “原来是这样……”,唐宁明白了。

    吴悠悠点点头,接着说道,“她背后的那个人,想把我们引去主葬区地宫,准备在那伏击我们。其实不用她引,我们也得去,四个金刚像放回地宫后,必须去主葬区,重新激活阿剌合的阵法,才能将她的封印恢复原状。只不过这样一来,就得自己找密道了。”

    “也就是说,阿剌合是想利用邹华留下密道的位置,然后再杀他?”,唐宁问。

    “对”,吴悠悠说。

    “那我们能找到密道么?”

    “能。”

    唐宁松了口气,“好!”

    吴悠悠看看表,对她说,“咱们回去吧。”

    “嗯”,唐宁点头。

    俩人转身走出别墅,向门口走去。

    马路对面,陈豹见吴悠悠和唐宁出来了,赶紧迎了过来。

    邹武也赶紧下了车。

    俩人几乎同时来到了门口,一前一后,走进了庄园。

    洪涛也紧跟了过来。

    邹武一路小跑,蹚着水来到吴悠悠和唐宁面前,“小少爷!唐小姐!怎么样了?”

    “没事了”,吴悠悠说。

    “那就好……”,邹武长出一口气,感激的看着俩人,“谢谢小少爷!谢谢唐小姐!”

    陈豹也松了口气,“谢谢小少爷!谢谢唐小姐!”

    吴悠悠看他一眼,问他,“伤怎么样?”

    “都是皮肉伤,不打紧!”,陈豹说。

    吴悠悠点点头,对邹武说,“这是可以辅佐少主的人。”

    陈豹一怔,看了看邹武。

    邹武感慨不已,冲吴悠悠一抱拳,“谢谢小少爷……”

    吴悠悠淡淡一笑,对陈豹说,“晚上你也跟着去。”

    陈豹一抱拳,“明白!”

    吴悠悠点点头,绕过他们,继续往前走。

    洪涛迎面跑了过来,犹豫了一下,没好意思说话,尴尬的点了点头。

    “让他们俩休息吧”,吴悠悠对邹武说,“你送我们回酒店。”

    邹武明白他的意思,赶紧点头,“好!”

    他转过来吩咐陈豹,“家里交给你,等我电话!”

    “明白武哥!”,陈豹点头。

    洪涛尴尬不已,硬着头皮跟了上来。

    来到门口,陈豹紧走几步,打开了车门,“小少爷,唐小姐,请!”

    吴悠悠和唐宁上了车。

    邹武吩咐陈豹,“回去吧。”

    “好!”,陈豹说。

    邹武开门上车,发动了车子,调转方向,缓缓开走了。

    陈豹站在路边,直到车子走远了之后,他这才冲马路对面一挥手,“走!”

    “是!”

    马路对面的邹家人快步穿过马路,跟着他,走进了邹家庄园。

    没人理会洪涛。

    洪涛看了看远处,犹豫了一下,跟着回庄园了。

    ……

    回到西京华府,唐宁泡了壶热茶,端着来到客厅,放到了茶几上。

    邹武赶紧站起来,“唐小姐,我来!”

    唐宁看了他一眼。

    邹武不敢看她,恭敬的说道,“您坐,我来吧。”

    唐宁看了看吴悠悠。

    吴悠悠点了点头。

    唐宁这才坐下了。

    邹武松了口气,端起茶壶,给他俩倒上茶,接着给自己也倒了一杯,这才坐下了。

    吴悠悠端起茶,轻轻喝了一口。

    唐宁也喝了一口。

    邹武端起来,看了看俩人,小心翼翼的喝了口,放下了杯子。

    “小少爷,在庄园时您说的话,正是我心里想的,您说陈豹行,那我就放心了”,他端起茶壶,给吴悠悠和唐宁续上茶,“我想好了,办完这个事,我就去自首,这辈子,我也不打算出来了。”

    他给自己续上茶,放下茶壶,看看他俩,释然的一笑,“我这辈子也就这样了,邹家的大部分生意都得充公,剩下的一些干净生意,我想交给陈豹打理,等我儿子长大了,再交给我儿子。”

    “可以”,吴悠悠说。

    邹武松了口气,笑了笑,“您这么说,我就放心了。”

    “既然你已经准备自首了,为什么昨晚还要杀那么多人?”,唐宁问。

    邹武玩味的一笑,“唐小姐,我不是好人,老许也不是,我们偷的文物通过他出手,但他出手的文物,可不仅仅只是我们提供的。四尊金刚像是我用来救命的,他是死也不会给我,如果我不斩草除根,将来我进去了,我儿子怎么办?老许那个人做事心狠手辣,为了儿子,我只能把他们连根拔起。”

    他顿了顿,低下头,叹息道,“我已经是个罪人,那就把所有的坏事,都让我一个人做完吧。这样一来,以后我儿子就不用再做坏人了……”

    唐宁看了他一会,点点头,“我回去后会写一份报告递上去,关于龙源郡的地下陵墓的事,应该会淡化处理。至于你,应该不会坐一辈子牢,将来你儿子长大后,你们还是可以团聚的。”

    邹武一怔,“唐小姐,您……”

    唐宁看看吴悠悠,轻轻出了口气,对邹武说,“我能做的,只有这些了。”

    邹武眼圈红了,他站起来,噗通一声,给唐宁跪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