恒言中文网 > 少年风水师 > 34 邹家庄园
    路上无话。

    快到邹家庄园的时候,吴悠悠看看表,吩咐邹武,“除了你父亲,让所有人马上离开庄园,去门口的马路对面等着。”

    “好!”,邹武拿出手机,拨通了陈豹的电话,“通知所有人,除了老爷子之外,全都到马路对面等着!”

    “明白!”,陈豹说。

    邹武放下手机,转过来,“好了小少爷。”

    吴悠悠点了点头。

    洪涛脸色苍白,强打着精神开车,豆大的汗珠不住的落下,气喘吁吁的,双手不住的颤抖。

    “很难受么?”,吴悠悠问。

    洪涛没说话。

    邹武一推他,“哎!”

    洪涛猛地回过神来,“啊?怎么了武哥?”

    “小少爷问你是不是很难受?没听到?”,邹武问。

    “哦,我没听到”,洪涛赶紧说,“对不起小少爷……”

    “很难受么?”,吴悠悠问他。

    “浑身没力气,心里冷”,洪涛说,“就像心里有块冰似的,冷的不行……”

    邹武皱眉,“什么时候开始的?”

    “好一会了”,洪涛说。

    邹武看了看吴悠悠。

    “今天晚上,他也进地宫”,吴悠悠吩咐。

    邹武点头,“好!”

    洪涛心里一颤,想说话,犹豫了一下,最终还是咽回去了。

    轿车穿过一个十字路口,邹家庄园就在前面了,马路对面,十几个人打着伞,不约而同的看着庄园,都傻了。

    邹武看了一眼邹家庄园,不由得一惊,“小少爷!您看庄园!”

    吴悠悠看了看。

    暴雨中,偌大的邹家庄园内浓雾弥漫,宛如仙境一般……

    唐宁看的一皱眉。

    洪涛看的心惊肉跳,不由得从后视镜看向了吴悠悠。

    吴悠悠很平静,淡淡的说了句,“她已经到了。”

    邹武犹豫了一下,担心的问,“会不会我爸爸已经……”

    “那七座水晶塔,你确定放在他卧室了么?”,吴悠悠问。

    “确定!”,邹武说,“我昨晚回来后,亲自检查的,就在卧室!”

    “那就没事”,吴悠悠说。

    邹武松了口气,点点头,“您多费心了……”

    吴悠悠点点头,吩咐洪涛,“停车。”

    “好!”,洪涛赶紧说。

    他缓缓的把车停到了路边。

    吴悠悠和唐宁开门下车,撑着伞,走向庄园。

    洪涛迟疑了一下,鼓起勇气,开门下车,喊了句,“小少爷,我晚上不能不去?!”

    邹武眉头一皱。

    洪涛不敢看他,他把希望都放在吴悠悠身上了。

    吴悠悠脚步不停,说了句,“你看看自己的后背上。”

    洪涛一怔,赶紧脱下外套,冒着雨,解开了衬衫。

    他看不到自己的后背,只好求助邹武,“武哥……”

    邹武看了他一眼,示意他上车。

    洪涛钻进车里,抹了把脸上的水,惭愧的转过了身。

    邹武怔住了。

    洪涛转过来,紧张的看着他,等着他的话。

    邹武深吸一口气,拿出手机,示意他转过去,拍了一张照片,让他自己看。

    这一看,洪涛也怔住了。

    他的后背上赫然出现了一个黑色的女人手印……

    洪涛呆了十几秒,咽了口唾沫,惶恐的把手机还给邹武,颤声说道,“武哥,我……我错了……”

    邹武轻轻出了口气,往座椅上一靠,疲惫的闭上了眼睛。

    ……

    此时的吴悠悠和唐宁,已经走进了邹家庄园。

    周围白茫茫一片,能见度不足半米,方向感已经完全不起作用了。

    俩人沿着路走了几十米,吴悠悠停了下来。

    唐宁看了看他。

    吴悠悠看了看四周,领着她走出主路,走进了草地里,继续往前走。

    这雾气是结界,不能直接往前走,不然就迷路了。

    俩人在草地上走了一会,吴悠悠调转方向,拉着唐宁又往回走,走了几十米之后,又转向主路的方向,穿过主路后,又走了百余米,高大的别墅这才在雾气中显现了出来。

    吴悠悠打开了别墅的门。

    别墅内,也被雾气笼罩住了。

    而且这别墅内的雾气,比外面的更浓,更阴冷。

    这感觉,简直让人头皮发麻。

    吴悠悠想了想,小声吩咐唐宁,“你在这等我,别乱动。”

    唐宁点头,“嗯。”

    吴悠悠松开她的手,走进了别墅。

    这时,雾气动了一下,有一道影子唰的一声闪了过去。

    唐宁心里一紧,“悠悠!”

    “没事”,吴悠悠说。

    唐宁这才松了口气。

    吴悠悠不慌不忙的穿过客厅,沿着楼梯来到了二楼。

    眼前顿时清晰了起来。

    二楼没有雾气,一丁点都没有。

    吴悠悠看了看楼梯下面,只见白雾滚滚,如同天河,阴气冰冷刺骨,其中不时有影子闪过,令人毛骨悚然。

    他玩味的一笑,转身走向邹华的卧室。

    邹华的卧室很好找,他是一家之主,最大的那间就是他的房间了。

    吴悠悠来到门外,推门走进卧室。

    枯瘦的邹华躺在床上,依然还在沉睡。

    七座文昌塔就放在他的床头。

    吴悠悠不动声色的走过来,拿起两座文昌塔,来到窗边,放到窗户上。

    邹华的左手小指微微颤了一下。

    吴悠悠回到床边,又拿起两座文昌塔,摆到了门口。

    邹华身子猛地一颤,张大了嘴巴,身子弓了起来。

    吴悠悠看了他一眼,回到窗边,又拿起两座文昌塔,一座放到了床左,一座放到了床右。

    放置好了之后。

    床上的邹华脸色通红,激动的梦呓起来,“别……你说完……密道在哪?密道在哪啊?……你别走……别走啊……”

    吴悠悠看了他一眼,走到床头,拿起最后一座水晶塔,玩味的一笑,“你还不走?”

    邹华猛地睁开眼睛,嗷的一声滚落床下。

    呼的一声,阿剌合出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