恒言中文网 > 少年风水师 > 30 杀戮之夜
    夜深了之后,风雨愈发的猛烈了。

    狂风夹杂着暴雨,打的街道上一片狼藉,很多路灯断了,很多树木也被连根拔起,内涝已经开始显现了。

    老许看着车外的鬼天气,忍不住骂了出来,“妈的,什么日子不好,偏挑这日子!这么大的雨,怎么交货呀?!”

    前面开车的司机也忍不住抱怨,“是啊!您看这外面的积水,幸亏咱这车底盘高,要不然早就熄火了。”

    “你就少抱怨两句吧”,老许不耐烦,“还嫌我不够烦么?”

    “许爷,要我说,您就先回去”,司机说,“这种事,让胖子出面就行了,您不用亲自到场。”

    “你懂个屁!”,老许骂道,“那白小姐说了,交货的时候我必须在,这宝刀,我还得亲手还给她呢!”

    他拍了拍旁边的盒子。

    那把宝刀,就在盒子里。

    “这还真是新鲜”,司机感慨,“跟了您这么多年,头一次见有买主拿刀当定金的。您说这算定金么?财货两清之后,还得还给她,您说她就不担心咱给她掉包?”

    “放你妈的屁!”,老许不屑,“那位白小姐是一般人么?谁敢调她的包?活腻啦?!你个兔崽子,少说几句废话,好好开你的车!”

    司机嘿嘿一笑,“好好好,我不说了,不说了。”

    老许看了看表,马上就要两点了,忍不住抱怨道,“交易就交易呗,选个正常时间不行么?还非得两点半以后!不知道她怎么想的!”

    “这还讲究时辰?”,司机问。

    老许瞥他一眼,“开你的车!”

    司机哦了一声,不敢吭声了。

    老许想了想,拿起那盒子,打开,从里面拿出了那把宝刀。

    这刀真是漂亮啊!

    象牙柄,黄金口,刀鞘上镶满了宝石,看着就那么馋人。

    他唰的一声,把刀抽出来一些。

    一股森然之气。

    刀身修长,锋利无比。

    “好刀!真是好刀啊……”,老许赞不绝口,“我不瞒你说,每次看到这刀,我都有点舍不得,我甚至都想用那四尊金刚像跟那位白小姐换了,只是不知道,人家愿不愿意……”

    司机没敢说话。

    老许一皱眉,“哑巴啦?”

    司机回过神来,赶紧说道,“哦,那您打个电话问问她不就行了?”

    “我倒是想啊……”,老许唰的一声收了刀,把刀放回盒子里锁好,惋惜道,“可惜那位白小姐连个电话都没给我留,要不然,我早就问了,还他妈用你提醒?”

    司机尴尬的笑了笑,“是!您说的是……”

    老许把盒子放到一边,看了看外面,问司机,“快到了吧?”

    “马上就到了”,司机说,“前面就进胡同了。”

    老许哦了一声,想了想,拿出手机,拨通了胖子的电话,“胖子,情况怎么样?”

    “许爷,一切正常”,胖子说,“您放心,这么大的雨,邹武找不到这来。”

    “咱们有多少人?”,老许问。

    “二十二个”,胖子说,“都带着家伙呢!”

    “好”,老许放心了,“我们马上就到了。”

    “我出去迎您!”

    “好!”

    老许把电话挂了。

    司机忍不住问,“许爷,咱们需要准备这么多人么?”

    “你懂个屁!”,老许说,“这四尊金刚像,是邹家人的命,邹武现在是狗急跳墙了,不防着他点能行?再说了,就算不防他,也得防那白小姐,那女人一看就不是个好对付的,万一她来个黑吃黑,咱们不就吃哑巴亏了?”

    司机点头,“有道理!还是许爷想到周到!”

    老许下意识的摸了摸身边的盒子,感慨道,“这都是经验,你还年轻,多经历点事,你就懂啦……”

    “许爷说的是”,司机奉承道。

    老许眼看到胡同口了,转身抱起了盒子,准备下车了。

    司机把车拐进胡同,来到院子前,缓缓的停下了。

    这是一条死胡同,只有一条路可以进出。

    胖子撑着伞过来,打开车门,“许爷,您慢点……”

    老许抱着盒子下车,看了看胖子身后那些人。

    众人齐声叫人,“许爷!”

    老许面无表情的点了点头,转过来吩咐司机,“车不要停这,开远点,看着点,有情况随时报告。”“好的许爷!”,司机说。

    老许转身走进了院子。

    胖子等人跟着进了院子,把门关上了。

    司机把车倒出胡同,接着开到对面的阴暗处,熄了火,拿出夜视望远镜,充当起了暗哨。

    这时,一辆越野车缓缓的开过来,在他旁边停下了。

    司机顿时警觉了起来,本能的从腰间摸出了枪,拉上了枪栓。

    越野车熄火了,接着从上面下来一个女孩,她撑开伞,匆忙的跑到路边四下张望。

    司机见是个女孩,这才松了口气。

    女孩二十出头,留着短发,穿着一身紧身皮衣,身材非常的性感。

    她似乎在找什么,不住的四下观察。

    转过来的瞬间,司机看清楚了,这姑娘不算多漂亮,但很白净,很耐看。

    女孩看到了司机,蹚着水跑过来,敲玻璃,“您好,我好像迷路了,请问这里是……”

    因为风雨太大,司机没听清后面的话。

    他降下车窗,问她,“你说什么?”

    女孩从袖子里变出一把锋利的短刀,唰的一刀,割开了司机的喉咙。

    司机本能的捂住了脖子,血流如注,惊恐不已。

    女孩动作极快,反手又一刀,刺进了他的脖子,伸手将他一推。

    司机倒在座位上,抽搐了几下,不动了。

    女孩嘴角一笑,伸进手来,打开车门,升起车窗,把门重重的关上了。

    她转身来到越野车前,打开车门,冲里面的队长点了点头。

    “行动!”,队长说。

    四个人开门下车,连同女孩一起,宛如五个幽灵迅速穿过马路,潜入了胡同……

    一场血腥的杀戮,就此开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