恒言中文网 > 少年风水师 > 27 狠角儿
    “武哥!武哥……”,老许赶紧追他。

    邹武走的很快。

    老许在后面紧追,“武哥!您别生气啊!您等等我,您听我说……”

    邹武不理他,继续往外走。

    来到二楼的时候,洪涛见他下来了,起身过来,“武哥!”

    “走”,邹武说。

    “好!”,洪涛点头。

    俩人继续往下走。

    老许追到一楼,一把拉住邹武,“武哥!您听我说……”

    邹武看看他,“你让给我?”

    “这个真的不行!”,老许无奈。

    “那还说什么”,邹武甩开他的手,“老许,咱俩二十多年的朋友了,你知道我用那东西救命,可是你呢?见死不救?”

    “哥!您也得救救我不是?”,老许为难的看着他,“东西给了您,我怎么跟人家交代呀?”

    邹武玩味的一笑,拍拍他肩膀,“算了,不让你为难,我再想想别的办法吧……”

    老许一怔,“武哥,您……”

    邹武转身走出了秦风楼。

    洪涛追上去,撑开了伞。

    老许来到门口,看着走远的两人,不由得警觉了起来。

    胖子走过来,小声问,“许爷,什么情况?”

    “邹老二可是个狠角儿啊……”,老许深吸一口气,吩咐胖子,“你多带几个人去仓库,给我把金刚像看好了!今晚就要交货了,这个时候,可千万不能出差错!”

    “明白!”,胖子说。

    老许看了看远去的邹武和洪涛,冷冷一笑,转身走进了秦风楼。

    ……

    邹武领着洪涛来到街口,走进了一家小饭馆。

    找了个位子坐下后,他拿出手机,拨通了老秦的电话,“老秦,我这有个消息,你要不要?”“武哥您说!”

    “秦风楼的老许我用不着了,这条鱼可以送给你。”

    “好!谢谢武哥!”

    “他手里有批货,这两天要出手”,邹武说,“东西放在仓库,就在西京附近,具体的地方我不清楚,你抓紧查一下。”

    “好,我来安排!”,老秦说。

    “查到后,告诉我一声”,邹武淡淡的说,“我有点东西得先拿出来,然后你们再收网。”

    “明白!您等我消息。”

    邹武挂了电话,接着又拨通了陈豹的电话,“陈豹,你那边怎么样了?”

    “武哥,我刚从医院出来”,陈豹说,“明天还得来一趟,办完手续,就能接文哥回家了。”

    “好”,邹武说,“你多准备些人,准备两辆货车,在公司待命。”

    “明白!”

    “另外你安排下去,准备七座水晶文昌塔,放在老爷子房里,明天用。”

    “好!”

    “就这样,去办吧!”

    “好的武哥!”

    邹武把电话挂了。

    洪涛有些紧张,小声问,“武哥,出什么事了?”

    邹武看他一眼,吩咐他,“点几个馍,要两碗臊子面,再给我要一碟糖蒜。”

    洪涛站起来,“好!”

    他转身去前台点餐了。

    邹武放下手机,搓了搓脸,长长的出了口气。

    接下来,就看老秦的了。

    外面的雨稍微小了一些。

    邹武看了看餐馆内,很冷清,只有他们一桌客人。

    他往椅子上一靠,转头继续看外面的雨。

    这时,他的手机又响了。

    他赶紧拿起来,一看不是老秦,是他岳父张龙。

    他瞬间头大,犹豫了一下,硬着头皮接了,“爸……”

    “我刚看了新闻,你大哥是怎么回事?怎么好好的,被雷劈死了?”,张龙关切的问,“是不是你家闹鬼闹得?”

    邹武松了口气。

    看来张虹并没有跟她爸告状,自己这顿揍,应该是躲过去了。

    他清清嗓子,“爸,这事有点复杂,我们正在解决。”

    “那可得抓点紧”,张龙叮嘱,“你也得多加小心,艹他妈的,这什么鬼呀?怎么这么邪性?!这样,你来我家,我这有个护身符,是在上京求来的,一直供在关二爷座下,能辟邪。你来我给你戴上,省的那女鬼害你!”

    “您放心,我戴了”,邹武说。

    “那就行”,张龙说,“你可千万要加小心,你要是有事,张虹可怎么办?!我可就这一个宝贝闺女!还有,需要我做什么,别跟我客气,知道吗?”

    “好!”,邹武说。

    张龙把电话挂了。

    邹武放下手机,轻轻的出了口气,转头继续看雨。

    洪涛回来了。

    “武哥,点好了。”

    “吃完饭,咱们去公司”,邹武淡淡的说。洪涛坐下,“好。”

    邹武看了他一眼,不说话了。

    不一会,服务员把馍和面端上来了。

    邹武拿了筷子,拿起一个馍,狼吞虎咽的吃了起来。

    洪涛跟着拿起了筷子。

    邹武吃了几口,突然泪流满面,泣不成声。

    他想起了哥哥邹文,忍不住泪如雨下。

    洪涛一看,赶紧放下筷子,问道,“武哥,您……”

    邹武抽泣着,摆了摆手。

    洪涛赶紧拿了纸巾递给他。

    邹武接过来擦了擦眼泪,平静了一下情绪,继续大口大口的吃了起来。

    洪涛神情复杂的看着他,犹豫了一下,小声问道,“武哥,吴家小少爷真的会救邹家么?我们……我们能闯过去么?”

    “有馍吃还堵不上你的嘴?!”,邹武瞪他一眼,“吃饭!”

    洪涛不敢再说了,赶紧端过碗,拿起筷子吃了起来。

    邹武心情很是复杂,眼泪再次涌了出来。

    他擦了擦眼泪,深吸一口气,继续吃饭。

    正吃着,手机震动了一下。

    他放下馍,拿起手机一看,吴悠悠给他发来了一个定位。

    他仔细一看,是西京南郊的一座院子。

    是仓库的位置!

    邹武喜极而泣,捧着手机,开心的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