恒言中文网 > 少年风水师 > 25 秦风楼
    来到楼下,邹武和洪涛叫了个车,返回邹家庄园。

    刚从酒店出来,邹文的妻子打电话过来了。

    邹武看了看,接了,“嫂子。”

    电话那头,女人泣不成声。

    邹武叹了口气,安慰道,“嫂子,事情已经这样了,您节哀吧。”

    “你们不是从上京请了吴家的那个孩子了么?”,女人哭着问,“为什么你哥还会死?为什么?”

    “我们是请了吴家小少爷,可邹伟只给了人家一块钱”,邹武说,“再说了,我哥的死怪不得人家,他这是咎由自取。”

    “你什么意思?”,女人激动的问,“什么叫咎由自取?!”

    “我哥想用人家的母亲来威胁小少爷”,邹武说,“小少爷是来救我们的,我哥却这么做,他这是作死,怪不得别人。”

    “我想不通!”,女人悲愤的说,“先是我儿子被打进医院,接着是你哥被活活的烧死!为什么出事的都是我们家?为什么你就没事?为什么?”

    邹武苦涩的一笑,“您这话什么意思?难道我就该死?”

    “你哥跟我说了,你派那个叫侯燕的女人去找了吴悠悠,是不是?!”

    邹武不说话了。

    “你怎么不说话了?!”

    邹武深吸一口气,坦然道,“是!”

    “你私下里找他,什么意思?!”

    “买命。”

    “买命?!那你为什么只给你自己买?!为什么不给你哥哥买?!”,女人歇斯底里,哭嚎着问,“你们是亲兄弟啊!你为什么这么自私,为什么不管你哥哥啊?!”

    “那得问你的好儿子!”,邹武淡淡的说,“吴家有规矩,小少爷收了邹伟的一块钱,就不会再收邹家人的钱了。侯燕是我女人,但她不是邹家的人,她用自己的钱给我买命是天经地义,给我哥买,凭什么?!”

    “邹伟还是个孩子!”,女人哭着辩解,“他一时开玩笑,才给了吴悠悠一块钱,他不是故意的……”

    “是,他不是故意的,他是开玩笑”,邹武冷笑,“可他这是拿整个邹家开玩笑,这玩笑,未免也太大了!”

    女人自觉理亏,无言以对,干脆放声大哭起来。

    邹武缓和了一下情绪,说道,“嫂子,事情已经这样了,我只能劝您节哀。这事还没完,我很忙,不说了。”

    他挂了电话,默默的看了一会外面的雨,平静了一下心情,找出一个号码,准备打电话。

    这时,他妻子张虹打电话过来了。

    邹武眉头一皱,犹豫了一下,不得不接,“喂?”

    “侯燕是怎么回事?!”,张虹冷冷的问。

    “你也要来问罪吗?!”,邹武怒问。

    张虹没想到他会突然发火,一时没反应过来,“你……”

    “我什么我?!”,邹武怒道,“我告诉你,老子早就受够你了!你要么去跟你爸告状去,让他打死我!要么就给我闭嘴,少跟我这瞎逼逼!艹!”

    他不等张虹回话,直接把电话挂了。

    前面的洪涛紧张的咽了口唾沫,没敢吭声。

    邹武喘息了一会,努力平静下来,拿起手机,拨通了刚才那个号码,“老许,你现在在哪?”

    “哎呦,武哥呀!我在店里呀”,电话那头,老许笑着说道,“怎么?您找我有事?”

    “有点事”,邹武说,“你在公司等我,见面谈。”

    “好,那我等着您。”

    邹武挂了电话,吩咐司机,“师傅,去西关街,秦风楼。”

    司机看他一眼,“西关街?”

    邹家庄园路远,西关街很近,钱不一样,所以他有些犹豫。

    “放心,钱照给你”,邹武说。

    司机放心了,“哦,那好。”

    洪涛转过来,小声问,“武哥,咱们这是去哪啊?”

    邹武没理他。

    洪涛不敢再问了。

    司机在路口拐了个弯,穿过两条街道,进入西关街,在秦风楼前靠边停下了。

    秦风楼是一座酒楼,有三层高,装修的十分奢华。

    邹武开门下车,看了看酒楼门口。

    一个带着金丝眼镜,留着小胡子的胖子赶紧迎了出来,“武哥,您来啦!许爷在上面等着您呢。”

    邹武点了点头。

    洪涛付了钱,开门下车,走了过来。

    “带路”,邹武说。

    胖子闪身一让,“武哥!请!”

    邹武一点也不客气,带着洪涛,走进了秦风楼。

    来到三楼,老许笑着站起来,“武哥!有日子没见了!”

    这人五十来岁,个头不高,很瘦,一双眼睛笑眯眯的,却透着一股精明和狡黠。表面上,他是这秦风楼的老板,实际上,他是西京最大的古董中间商,邹家从地宫内搬出来的那些文物,都是通过他卖去国外的。

    两人已经合作了快二十年了,老许也是靠着邹家才发了大财,所以每次见了邹武,都格外的客气。

    邹武对他却并不客气,话都没说一句,来到他对面,直接坐下了。

    胖子和洪涛没敢坐,在一边站着。

    老许微微一笑,吩咐胖子,“带这位兄弟,去下面喝茶。”

    “是,许爷!”,胖子转过来看看洪涛,“兄弟,走吧。”

    洪涛看了看邹武。

    邹武一挥手,“去吧。”

    “是!”

    洪涛看了一眼老许,跟着胖子下楼去了。

    老许笑呵呵的坐下,拿起茶壶,给邹武倒茶,“武哥,龙源郡的事,我也听说了,哎对了,今天上午,建设路上那着火的车,听说是文哥?”

    他故作关心的看着邹武。

    邹武点了点头。

    老许不笑了,叹了口气,不解的问,“武哥,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邹武喝了口茶,放下杯子,开门见山,“我也不想绕弯子,上次那批货,我得拿回来,你开个价吧!”

    他指的是那四尊金刚像。

    老许愣了一下,故意装傻,“上批货?您是说,那两箱元青花?”

    “金刚像”,邹武说。

    “哦,那个呀……”,老许呵呵一笑,不慌不忙的喝了口茶,缓缓的说道,“那四尊金刚像已经出手了……”

    邹武静静的看着他,玩味的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