恒言中文网 > 少年风水师 > 24 金刚像
     来到西京华府的时候,已经十一点多了。

      俩人走进卫生间,先把衣服和鞋子换了,擦干了头发,这才上楼来到了1707房间外。

      邹武整理了一下衣服,吩咐洪涛,“你在外面等着。”

      洪涛点头,“好的武哥!”

      邹武深吸一口气,按下了门铃。

      唐宁走过来,打开了门。

      “唐小姐”,邹武恭敬的喊了一声。

      唐宁点点头,“请进吧。”

      “谢谢唐小姐”,邹武很紧张。

      唐宁把他让进屋,看了一眼外面的洪涛,把门关上了。

      洪涛转过身来,在外面守着了。

      来到客厅,邹武紧走几步,来到吴悠悠面前,“小少爷!”

      “坐吧”,吴悠悠说。

      “谢谢小少爷”,邹武看了看沙发,没敢坐。

      吴悠悠坐下了。

      唐宁在他身边也坐下了。

      邹武见他们都坐下了,这才在他们对面小心翼翼的坐下了。

      桌上有泡好的茶。

      吴悠悠倒了三杯茶,放下茶壶,把其中一杯往他面前一推,“喝杯茶,祛祛寒。”

      “谢谢小少爷”,邹武端起茶,喝了几口,身上暖喝多了。

      他放下茶杯,忐忑看着吴悠悠和唐宁,“小少爷,唐小姐,我哥哥他……”

      “昨天是你,今天是你哥哥”,吴悠悠看着他,“明天是你父亲,后天是邹伟,大后天,就是你儿子了。”

      邹武一怔,“我儿子也……”

      “那孩子虽然没有名分,但毕竟是邹家的血脉,你的骨肉”,吴悠悠看着他,“邹家这次是灭门之祸,有一个算一个,都有份……”

      邹武紧张的咽了口唾沫,鼓起勇气,“小少爷,我向您和唐小姐坦白!龙源郡下面有一座帝陵,十五年前,我们已经找到了地宫的入口,这些年,我们从里面偷了很多文物出来!我知道这些瞒不住您,我也不想瞒了,我坦白,我全部都坦白!”

      吴悠悠示意他继续。

      邹武深吸一口气,继续说道,“那地宫很大,跟一座迷宫似的,里面有好多瓷器,字画,丝绸,金银器皿以及塑像。这十五年来,每个月我们都往外搬一件文物,然后转卖到国外去,前前后后,赚了差不多有三十多亿了!我知道,我们有罪,而且罪很大。昨天在龙源郡,女鬼跟我要东西,说让我把她的东西还回来,我这才意识到,我们闯了大祸了。”

      吴悠悠点了点头。

      邹武看看唐宁,惭愧的低下了头。

      该说的都说了,接下来,就看吴悠悠怎么说了。

      吴悠悠喝了口茶,放下杯子,问他,“你爸爸醒了?”

      邹武赶紧抬起头,“醒了!”

      “他梦见那个女人了?”,吴悠悠问。

      “对!梦见了”,邹武点头,“她说让我们赶紧搬地宫里的东西,晚了就来不及了。我觉得这梦太怪异了,想来问问您是怎么回事,我哥不答应,他说一旦提了地宫,我们做的事就瞒不住了,他说唐小姐……”

      他看了一眼唐宁,清清嗓子,“他说唐小姐知道后,一定不会放过我们,所以绝不能告诉你们。我因为这个和他吵了一架,最后没办法,只能跟他一起来见您和唐小姐。走到半路的时候,我下车了,紧接着,他就出事了……”

      吴悠悠看了他一会,问道,“你卖掉的那些文物里,有从地宫墙壁上切下来的四尊金刚像浮雕,你卖到哪去了?”

      “不太清楚”,邹武说,“我们从地宫里搬出来的文物,都是通过中间商转手卖去国外的,至于他们卖去哪里,我们就不知道了……”

      “他们还没出手”,吴悠悠看着他,“现在这四尊金刚像,就在西京附近,不管你想什么办法,明天天黑之前,必须把这些金刚像买回来。”

      “好!”,邹武点头,“我一会就去见那个中间商!只要东西还没出手,大不了多花点钱,肯定可以买回来的。”

      “买回来之后,把它们运到龙源郡十五号楼的地下车库内”,吴悠悠说,“明天晚上,我们一起进地宫,把金刚像送回去。只要把金刚像还给她,她就不会再杀人了。”

      “明白了!”,邹武说,“您放心!我一定把金刚像找回来!”

      吴悠悠站起来,“那就去办吧。”

      “好!”,邹武站起来,“我这就去!”

      吴悠悠点了点头。

      邹武转身走到门口,犹豫了一下,转过来问唐宁,“唐小姐,如果我把所有文物都找回来,您能放我一马么?”

      唐宁摇了摇头。

      邹武苦涩的一笑,“我懂了,谢谢您……”

      他长出一口气,开门走了。

      吴悠悠看看唐宁,“你真不打算放过他?”

      “他做错了事,就该受到惩罚”,唐宁说。

      吴悠悠赞许的一笑,点了点头。

      俩人转身来到了窗前,看向了外面的大雨。

      唐宁问他,“你刚才说,阿剌合每天要杀一个邹家人,明天该是邹华了,你要不要救他?”

      “必须得救”,吴悠悠说,“我收了邹家的钱,就得尽到责任。邹华活不长了,但他应该死在监狱内,而不是死在阿剌合的手中。”

      唐宁点点头,“嗯。”

      “明天晚上是最后的机会”,吴悠悠看着外面的雨,“如果他找不回金刚像,后天天亮之后,十五号楼的车库就会内涝,雨水就会灌进地宫。那时阿剌合要杀人,我就不能拦着她了。”

      “那他能找回来么?”,唐宁问。

      吴悠悠玩味的一笑,拉住她的手,“我饿了,吃饭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