恒言中文网 > 少年风水师 > 23 天河广场
    来到天河广场,他直接来到了五楼的咖啡厅,找了个显眼的位子坐下了。

      此时的他,身上已经湿透了。

      他疲惫的脱下外套,放到一边,伏到坐上,捂住了脸。

      服务生走过来,小心翼翼的问他,“先生,您……没事吧?”

      邹武强忍着泪水,深吸一口气,清清嗓子,“没事……那什么……给我来杯咖啡。”

      “好的,您要喝什么咖啡?”

      “随便,热的就行。”

      “好,请稍等。”

      服务生转身走了。

      邹武往沙发上一靠,长长的出了口气。

      如果刚才自己不下车,那现在,他已经和他哥一起,葬身火海了。

      邹武心里明白,这是小少爷救了他的命。

      侯燕那一千五百万,到底是把他的命买回来了。

      他拿出手机,拨通了侯燕的电话,“燕子,我发誓,我一定娶你!”

      侯燕一愣,“武哥,你怎么了?”

      邹武挂了电话,把手机放到一边,闭上了眼睛。

      店长走过来,“先生,您身上都湿透了,这样会感冒的……”

      邹武看他一眼,站起来,“位子给我留着,我一会回来。”

      店长点头,“好!”

      邹武拿起手机和外套,走出咖啡店,来到四楼,找了个卖男装的地方,从内到外,买了一身新衣服。至于换下来的衣服,他让店员直接扔掉了。

      买完衣服后,他又来到二楼的一个美发机构,让美发师帮他吹干了头发。

      收拾停当之后,他回到了五楼咖啡厅,继续等陈豹和洪涛了。

      上午十点半,他俩来了。

      俩人都带了伞,身上也几乎都湿透了。

      他们来到邹武面前,恭敬的喊了声,“武哥!”

      邹武看看他俩,点点头,示意洪涛,“坐吧。”

      洪涛一愣,看了看陈豹。

      陈豹冲他一使眼色。

      洪涛反应过来,赶紧说道,“谢谢武哥!”

      他有些忐忑的在对面坐下了。

      邹武接着问陈豹,“你们进来的时候,看到建设路上那辆着火的车了么?”

      “看到了”,陈豹说,“有巡捕正在处理。”

      “那是我哥的车。”

      “啊?!”,陈豹和洪涛都是一惊。

      邹武强忍着泪水,深吸一口气,吩咐陈豹,“你去处理吧……”

      陈豹回过神来,点点头,“好。”

      他转身走了。

      洪涛很慌,看着陈豹的背影,有些不知所措。

      邹武示意他坐下。

      洪涛紧张的咽了口唾沫,这才重新坐下,“武哥,节哀……”

      邹武没说话。

      洪涛也不敢说话了。

      冷场了几分钟之后。

      邹武拿过纸巾,擦了擦眼泪,清清嗓子,问他,“邹伟怎么样了?”

      “手术很成功”,洪涛说,“只是人还没醒。”

      邹武点了点头。

      洪涛想起个事,拿出邹伟的手机,起身递过来,“武哥,我把少爷的手机带来了,上面有吴悠悠的微信。”

      邹武接过来,问他,“邹伟每个月给你多少钱?”

      洪涛不太明白,“武哥,您……”

      “说吧”,邹武看着他。

      洪涛犹豫了一下,“额……两万……”

      邹武点点头,“这样,我给你两百万,这几天,你什么都别做了,就跟着我,二十四小时,寸步不离的跟着我。”

      洪涛一怔,“武哥,您这是……”

      “我说的不够清楚么?”,邹武问。

      洪涛不敢再问了,点点头,“清楚,我明白了武哥!”

      “账号给我”,邹武说。

      洪涛拿出手机,编辑了自己的账号,递给了他。

      邹武直接转了两百万到他的账户上。

      很快,洪涛收到短信,钱到账了。

      邹武放下手机,“从现在开始,你就是我的人了,我去哪,你就跟我去哪。”

      “明白!”,洪涛点头。

      邹武有些不放心,“我看看你的纹身。”

      洪涛站起来,脱下外套,解开衬衫,背过身去。

      在他后背上,赫然纹着一条青龙,张牙舞爪,凶猛无比。

      邹武放心了。

      “好,穿上吧”,他说。

      “嗯”,洪涛转过身来,拿起了衣服。

      等他穿好坐下,邹武拿起邹伟的手机递给他,“你知道密码吧?打开,把小少爷的微信推给我。”

      “是!”

      洪涛双手接过来,输入密码,打开微信,把吴悠悠的微信推给了邹武。

      邹武随即添加了。

      很快,吴悠悠通过了。

      邹武松了口气,先发了个抱拳的表情,接着发起了语音通话,“小少爷,我是邹武。”

      吴悠悠嗯了一声。

      “我哥他出事了”,邹武顿了顿,“小少爷,对不起……”

      “没什么”,吴悠悠说。

      “我想现在去见您”,邹武说,“我想当面跟您说点事,您看方便么?”

      “可以”,吴悠悠说,“不要坐车,走着过来吧。”

      “好!”,邹武点头,站起来,“我这就过去。”

      吴悠悠结束了通话。

      邹武收起手机,看看洪涛,“走!”

      “好!”,洪涛点头。

      俩人转身走出咖啡厅,来到四楼的男装区,又买了两套男装,两双鞋外加一把伞。

      从这里走到酒店,一定会湿透了。

      他得注意仪表,不能像个落汤鸡似的见小少爷。

      买完之后,他让洪涛提着袋子,离开男装区,向楼下走去。

      从天河广场出来,邹武看了看建设路上。

      邹文的车已经被拉走了,一切恢复了平静,仿佛什么都没发生似的。

      邹武默默的看了一会,撑起伞,转身走进了雨中。

      一阵狂风吹来,呼的一声,把他们的伞吹飞了。

      洪涛本能的背过身去,抱紧了怀里的袋子。

      邹武抬头看了看天上,抹了抹脸上的雨水,带着洪涛离开天河广场,在风雨中渐行渐远,慢慢消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