恒言中文网 > 少年风水师 > 13 龙源郡
    :

      女鬼发出了阵阵哀鸣。

      吴悠悠盯着他,还是那句话,“你为什么不杀了他?!”

      女鬼苦不堪言,“公主……公主不让我杀他……”

      公主?!

      她不是那位公主?!唐宁疑惑的看着吴悠悠。

      吴悠悠沉思片刻,松开了邹伟。

      邹伟赶紧爬起来,匍匐在地上,哆嗦的像只老鼠,“是公主让我来的,她让我附在邹华的身上,折磨他,但不能杀了他。这一切都是公主的命令,我只是奉命行事……求求你,饶了我吧……”

      “你是她的鬼奴?”,吴悠悠问。

      “是”,女鬼说,“我是个厉鬼,我前男友骗光了我的钱,害死了我,将我埋在了西北沙漠中,我好不容易回到这里,准备找他报仇。我去了龙源郡,找到了他,但他身上有护身符,我动不了他。天快亮了,我没办法,只好先找个地方躲起来,刚从他家出来,就遇见了公主。公主说让我做他的奴仆,来邹家,折磨邹华,事成之后,她会为我报仇,然后……然后我就来了……”

      唐宁看了看吴悠悠。

      吴悠悠点点头,“你也算诚实,我不杀你,你走吧。”

      女鬼如获特赦,“谢谢大师!谢谢大师!……”

      他站起来,转身跑向门口。

      跑了十几米,邹伟噗通一声倒在地上,女鬼的身影冲过大门,逃走了。

      唐宁转过来问吴悠悠,“什么情况?”

      “她自己没来”,吴悠悠说,“派了个鬼奴来。”

      “鬼奴也能杀了邹华”,唐宁说,“可她为什么只让鬼奴折磨邹华,却不杀了他?”

      吴悠悠看看她,“等回去再说。”

      唐宁点头,“好。”

      俩人看了看远处的邹伟,转身走向邹文等人。

      邹文赶紧迎过来,紧张的问,“小少爷,邹伟他……”

      邹武跟着凑了过来,同样很紧张。

      “派人送他去医院”,吴悠悠说,“马上准备车,去龙源郡。”

      “我们也去?”,邹武问。

      吴悠悠看了他一眼。

      邹武明白了,赶紧吩咐,“把车开过来!快!”

      两个保镖转身去开车了。

      邹文命令洪涛等人,“快送邹伟去医院!”

      “好!”,洪涛说。

      他领着两个人跑向了邹伟。

      两辆豪车很快开了过来。

      邹文紧走几步,来到车前,打开车门,“小少爷,唐小姐,请!”

      吴悠悠没客气,领着唐宁一起,上了车。

      邹文跟着上车,坐到了副驾驶位上。

      邹武跟着上了另一辆车。

      两辆车调转方向,驶出邹家庄园,向龙源郡驶去。

      龙源郡位于西京西北,地势很高,是一个占地约两千亩,拥有二十多座楼的高级住宅区。

      来到这里的时候,已经是晚上十点多了。

      吴悠悠让司机把车停到在小区东门附近,开门下车,带着唐宁走进了小区。

      至于邹文兄弟,他没让他们跟着。

      邹文兄弟不敢不听,把他俩送进小区后,就在路边等着了。

      邹武拿出烟来,递给邹文一支,给他点着,接着自己也点了一支,使劲吸了几口。

      他的手指,依然在哆嗦。

      邹文也没好到哪里去,他刚才尿了裤子,现在都快阴干了,身上骚哄哄的,很不舒服,但也顾不上去换了。

      他一连吸了几口烟,紧张的情绪这才缓和了些。

      “问问洪涛,邹伟怎么样……”,他吩咐邹武。

      邹武拿出手机,拨通了洪涛的电话,“邹伟怎么样?”

      “武爷,少爷的腰断了,尾椎骨粉碎性骨折”,洪涛说,“现在进了手术室了,正在手术。”

      邹武看了邹文一眼,“知道了。”

      他把电话挂了。

      “什么情况?”,邹文问。

      “腰断了,尾椎骨粉碎性骨折”,邹武说,“吴悠悠够狠的……”

      “什么?断了?”,邹文一惊,“粉碎性骨折?!”邹武点了点头。

      邹文刚刚缓和下来的情绪,顿时又激动了起来。

      他手指哆嗦着,使劲吸了口烟,眼中透出了寒光。

      “哥,这事不能怪吴悠悠”,邹武看着他,“那会那情况咱们都看见了,邹伟被女鬼附身了,吴悠悠也是为了救邹伟。”

      邹文冷冷一笑,“恐怕是公报私仇吧……”

      “就算是,咱也没话说”,邹武说,“邹伟打人家女人的主意,让我说,吴悠悠不打死他,算是给咱留面子了。”

      邹文使劲吸了口烟,把烟头扔到地上,狠狠的踩灭了。

      “哥!”,邹武劝他,“大局为重!”

      邹文看他一眼,强忍住怒火,点了点头,“我知道……”

      邹武松了口气。

      邹文缓和了一下情绪,吩咐他,“问问咱爸怎么样了。”

      “好!”

      邹武拿出手机,拨通了一个号码,“老爷子怎么样?”

      “武哥放心,老爷子脸色好多了。”

      “没受伤吧?”

      “身上有些轻伤,是蹭的,不严重,我们已经给老爷子包扎上了。”

      “那就好,有情况随时告诉我。”

      “好的武哥!”

      邹武收起手机,对邹文说道,“咱爸没事。”

      “没受伤吧?”,邹文问。

      邹武摇头。

      邹文冷冷一笑,“咱爸也是被女鬼附体了,他救咱爸,咱爸就没事,可到了邹伟这,一脚就把邹伟的腰踢断了。我说的没错,他就是公报私仇!咱们已经教训了邹伟了,他还要这样,这就是打咱们的脸了!”“邹伟不对在先,他就是打,咱们也得认!”,邹武说,“哥,这种话别再说了,你忘了刚才了?咱们说的话,他能知道……”

      邹文看他一眼,沉默了一会,点点头,故意说道,“哎,是我冲动了,这事不能怪小少爷。要怪,就怪邹伟那个畜生!都是我把他惯坏了!哎……”

      邹武会意,接过来,“这小子就该吃点苦头!看他以后还敢不敢胡作非为!”

      兄弟俩一唱一和,把刚才那番话圆过去了。

      邹文四下看了看,转身走到车前,开门上车,吩咐邹武,“别在那站着了,上车吧。”

      “好!”,邹武掐了烟。

      一个红衣女人的身影轻飘飘的在他身边飘过,向小区深处飘去,很快不见了。

      邹文目瞪口呆,惊得说不出话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