恒言中文网 > 少年风水师 > 07 万年不灭
      “那棺材本来就是在陵墓上面的”,吴悠悠说。

      “在陵墓上面?”,唐思佳诧异,“为什么会这样?”

      “那位公主是蒙古人”,吴悠悠解释道,“元朝蒙古王族,实行的都是密葬,所以元朝的帝陵,至今都没有被发现。按照他们的传统,王族去世的时候,会用白色的驼毛或者羊毛放在亡者的鼻下,这样亡者的灵魂就会被吸附到驼毛或者羊毛上。之后,他们会修建陵墓供奉这团驼毛或者羊毛,至于尸体,反倒是不那么重要了。”

      “也就是说,陵墓内有那位公主的灵魂,而她的尸体则葬在了陵墓上面?”,唐宁问。

      “对”,吴悠悠点头,看看唐思佳,“那陵墓是一个庞大的地宫建筑群,中央是一座古密教的大殿,里面供奉着密教吉祥天母以及寺度母,藏有那位公主灵魂的驼毛,就保存在吉祥天母的神像内。围绕着这座大殿,周围布置了四个陪葬殿,连同外围的防护墙一起,组成了一个巨大的昙城。这昙城既是祭坛,又是监狱,它把那位公主的灵魂牢牢的束缚在了中央大殿内,只要陵墓不被破坏,能让她的灵魂万年不灭。”

      唐宁明白了,“原来是这样……”

      唐思佳接着问,“既然那公主的灵魂被禁锢在了陵墓内,那十五年前,邹华和邹胜中邪,又是怎么回事?”

      “那公主的灵魂确实被禁锢住了,但并不是完全不能出来”,吴悠悠说,“她平时藏在吉祥天母像内,处于一种类似休眠的状态,隔一段时间会苏醒一次,这个时间段是不固定的。每次醒了之后,就是她力量最强大的时候,那时她就可以从大殿里出来,来到人间。十五年前,邹华兄弟烧她尸身的时候,她恰好正在休眠,所以当时没有出来。修建楼盘时,工地上死了几个人,但那都是事故,跟她其实没有关系。后来等到那楼盘大卖,邹华的两个情妇也搬进去,住了几个月之后,她就苏醒过来了,然后她就上来了,这才有了邹华兄弟中邪的事。”

      “但她虽然出来了,却最多只能坚持六十个时辰,也就是五天五夜。邹华先中的邪,然后邹胜要救他,跟着也被控制了。她在外面的力量并不强,所以没能杀了这两个人。邹家先是找到王宝道长,后来又请来了陈道爷,等陈道爷赶到邹家的时候,正好是那公主出来的第五十九个时辰。”

      他看看唐思佳和唐宁,“那个时候,她已经成了强弩之末,就算陈道爷不去,她也得回去了。所以我说陈道爷运气好,捡了个大便宜,过去念了个咒语,就把那公主打跑了。”

      唐思佳不禁感慨,“这么说,陈道爷还真是运气好……”

      她看看吴悠悠,接着问道,“那这一次呢?是不是六十个时辰之后,她也会回去?”

      吴悠悠摇头,“这次不行了。”

      “怎么说?”,唐宁问。

      “那次之后,这位公主休眠了十五年”,吴悠悠说,“这次她不是苏醒过来的,而是被吵醒的。邹家打通了通往其中一个陪葬区的地道,不但拿文物,还把地宫内墙壁上的浮雕给切下来了。那些浮雕上有咒语,破坏了浮雕,就等于破了昙城封印。封印破了,那公主就苏醒过来了……”

      他不慌不忙的喝了口茶,“这次,她没有了限制,时间也有的是了,最重要的是,一旦她真的醒过来,不但邹家人活不了,那个楼盘周围的所有人,也都活不了了。”

      “什么叫真的醒过来?”,唐宁问。

      “这位公主自幼修习古密教的密法,是一位很厉害的咒师”,吴悠悠说,“她修建这座陵墓,是为了效仿她的一位姑姑,只是那位姑姑想要的是长生,而她想要的,是不灭。”“姑姑?”,唐思佳心里一动,“黑菩萨亦怜真?!”

      吴悠悠点了点头。

      唐思佳恍然大悟,“难怪……”

      “黑菩萨?”,唐宁不解,“黑菩萨是谁?”

      “你是409出来的”,吴悠悠看着她,“你不知道么?”

      唐宁愣了一下,猛地想起来,“海迷山?”

      吴悠悠点头。

      唐宁明白了。

      当年杨小金在给他们讲述409历史的时候曾经说过,在西北海迷山下,有一座神秘的古庙,古庙的下面有一座万尸地宫,里面有一尊黑菩萨。据说当年这个黑菩萨非常的厉害,害死了409前身之一海迷山工程局的很多人,但最终,还是被他们拿下了……

      她看看吴悠悠,点了点头。

      “黑菩萨亦怜真也是蒙古公主”,吴悠悠说,“按照辈分来说,她是邹家惹到的这位公主的姑姑。这姑侄俩都是密教咒师,但论修为,侄女比姑姑要更厉害。她和她姑姑一样,也修炼古密教《大业轮回经》,但她不想长生,只想不灭。所以她仿效姑姑亦怜真,为自己修建那座巨大的地下陵墓。这陵墓可以让她万年不灭,但也会封印她的灵魂,进而影响她的神志。所以这几百年来,她即使苏醒过来,也是不清醒的。”

      他看看唐思佳,“但现在,昙城封印被破开了,她自由了,神志也会慢慢清醒过来。神志不清醒的时候,她不会有太强的杀心,一旦她真正醒过来,那后果就不堪设想了……”

      唐思佳神情凝重,默默的点了点头。

      吴悠悠平静的一笑,“所以,别说邹伟只给我一块钱,就是一分不给,我也得管这个事。只是那样的话,会轻松些,我只需要对付这位蒙古公主就行了,至于邹家人,我就不用管了。”

      唐思佳叹了口气,满眼歉意的看着儿子,“委屈你了……”

      “瞧您说的”,吴悠悠一笑,“我知道这是爸爸的意思,您放心,我不委屈,我会把事情办好的。”

      唐思佳会心一笑,点了点头。

      唐宁心里很不踏实,话到嘴边,最终还是咽回去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