恒言中文网 > 少年风水师 > 14 绝不宽恕你!
      很快,她把棉被抱下来,铺好了。

      吴悠悠起身走了过来。

      唐宁也跟了过来。

      吴悠悠看了看地上的棉被,对伊和光羽说道,“我要用你的身体,把怨灵引出来。”

      伊和光羽一愣,“用我的身体?”

      “对”,吴悠悠说,“她藏在你母亲的神识内,必须把她们分开,才能解决她。要把她引出来,必须给她一个身体,而你的身体,最合适。”

      伊和光羽没有犹豫,点点头,“好!需要我怎么做?”

      “我会用闭阳符封住你的经络,让你进入假死状态,然后封住你的阴神”,吴悠悠看着她,“你放心,你不会有事,只是睡一觉,醒了之后,你妈妈就没事了。”

      “好!”,伊和光羽说。

      吴悠悠点点头,掐指决默念几句,伸手一弹,将一道淡淡的金光弹进了她的眉心。

      伊和光羽猛地睁圆了眼睛,往后退了几步,噗通一声倒在地上,气绝身亡。

      唐宁走过去抱起她,转过来看着吴悠悠。

      吴悠悠指了指棉被。

      唐宁点头,走过来,把伊和光羽放到了棉被上。

      她刚一站起来,只见伊和光羽身上,一个白色的身影坐了起来。

      这是伊和光羽的阴神。

      她仿佛梦游一般,缓缓的站起来,木然的看着吴悠悠和唐宁。

      唐宁看看吴悠悠。

      吴悠悠掐指决,默念了几句,一指伊和光羽的阴神。

      阴神化作一道淡淡的白光,瞬间被他抓进了手中,他四下看了看,转身来到茶几前,端起茶碗,将茶水泼到地板上,将阴神封了进去。

      唐宁走过来,小声问,“这样就可以了?”

      吴悠悠盖上茶碗的盖子,将茶碗放到桌上,拍拍手,对她说,“可以了。”

      唐宁点了点头。

      吴悠悠看看表,吩咐她,“屋里交给我了,你去外面守着,如果有人来,无论是谁,都给我拦在外面。”

      “好!”,唐宁转身要走。

      吴悠悠拉住她的手,掐指决在她后背上画了道符,叮嘱她,“记住,谁都不能进来,必要的时候,就动武。”

      “嗯!”,唐宁点头,“明白!”

      吴悠悠一笑,“去吧。”

      唐宁转身走了。

      吴悠悠来到伊和光羽身边,蹲下来看了看,伸手整理了一下她的头发,起身走到沙发前坐下,耐心的等着了。

      约莫十几分钟后。

      伊和凛拿着长刀,从卧室出来了。

      她又变成了那个样子,披头散发,嘴唇青黑,眼睛翻过去,只剩下了眼白。

      吴悠悠瞬间隐住了身形。

      伊和凛仰起头,深深地吸了口气,喃喃自语,“好冷啊……”

      这一句,吴悠悠听懂了。

      但接下来她的话,他是一句也听不懂了。

      因为伊和凛唱起来了。

      她唱的非常凄凉,透着一股哀怨,声音仿佛幽灵一般,在空荡的别墅内飘荡,听的人身上发紧,心里发凉。

      吴悠悠听的心里阵阵发冷,不由得皱起了眉。

      这歌声,堪比海妖。

      唱了一会之后,伊和凛停了下来。

      别墅内顿时安静了。

      她沉默了一会,缓缓的转过身,走向楼梯。

      一边走,一边又开口唱了起来。

      哀怨的歌声再次响起,这一次,比刚才更加哀怨,更加令人不寒而栗。随着歌声,阴气宛如幽灵,慢慢充斥了整个别墅,一时间冰冷刺骨,宛如进入了寒冬。

      伊和凛不慌不忙的走下楼梯,来到了客厅。

      吴悠悠看着她,站了起来。

      伊和凛继续唱着,缓缓的走到客厅中央,来到了棉被前,缓缓的跪下,放下了刀。

      这一放,她不可避免的碰到了伊和光羽。

      伊和凛一愣,不唱了。

      “这是……这是……”,她顺着伊和光羽的小腹往上摸,一边摸一边喃喃自语,“身体……我的……衣服……我的衣服……这身体……”

      吴悠悠听不懂她的话,也没必要听懂,反正该知道的都已经知道了。

      伊和凛摸到了伊和光羽的脸,她的手颤抖了,声音也颤抖了起来,“这……这是……”

      她说不出来是笑,还是哭,神情特别的复杂。

      “我的孩子……孩子……我的孩子啊……”

      她眼中流出了血,激动抱起伊和光羽,愤怒的嘶吼着,“凛!你害死了我的孩子!你害死了我的孩子!我绝不宽恕你!我绝不宽恕你!啊!~”

      她仰天长嚎,抱着伊和光羽的身体,泪如雨下。

      唐宁在别墅外,听到了她的哭声。

      她心里一紧,回头看了看别墅。

      这时,远处有两个人影走过来了。

      唐宁听到脚步声,赶紧转过来,看向了那两个人。

      这是一男一女。

      男的五十多岁,穿着一身白色西装,打着领带,穿着皮鞋,手里拿着一根讲究的手杖。女的二十出头,头发雪白,穿着和服,提着一个包跟在男人身后,走着小碎步,态度十分的谦卑。

      唐宁不是风水师,但她有眼力,一眼就看出来了,这两位,都是阴阳师。

      屋里又传来了一声长号。

      这一次,男人和少女也听到了。

      男人吃了一惊,顿时加快了脚步。

      少女也是一惊,快步跟了上来。

      唐宁前行几步,伸手拦住了他们,“不好意思!”

      男人疑惑的看看她,问道,“你是什么人?”

      “我是伊和小姐的朋友”,唐宁说。

      “朋友?!”,男人皱眉,“你不是伊和家的人!你也不是阴阳师!你到底是什么人?”

      他一指别墅,厉声问,“里面是谁在哭?!”

      “父亲,是阴阳藏的声音!”,少女急切的说。

      男人怒了,问唐宁,“你到底是什么人?里面在做什么?!”

    《少年风水师》来源: